返回 细说三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十一 孙家的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曹操去世之时,虚岁六十六,死于头风;刘备去世之时,虚岁六十三,死于痢疾与并发症;孙权去世之时,虚岁七十一,也是死于“风疾”。所谓风疾,是血压过高所引起的各种毛病(头风是其中的一种)。

    责任大、事情多,而性情又急的人,很容易把自己的血压弄得过高,倘若又有不良习惯,例如喝酒,那就更麻烦了。

    孙权是历史上一位有名的好酒之人,而且喜欢“闹酒”。他生平好客,常常举行宴会,总想叫所有的参加宴会之人都喝得七歪八倒,甚至烂醉如泥。

    孙权兄弟四人,加上一个姐姐,都是母亲“吴国太”一人所生。吴国太的弟弟,孙权的舅舅,叫做吴景。吴景追随孙坚,参加了若干战役。孙坚死后,在袁术下面当过丹阳郡太守与广陵郡太守,帮助过孙策,孙策对袁术绝交以后,吴景就和孙策在一起,孙策打仗顺利,把丹阳郡又交给了吴景。再其后,孙权当家,吴景又做了孙权的辅佐。

    曹操与刘备均不曾有这样的一个好舅舅。他们也没有兄弟辈,像孙权所有的孙策,及孙翊、孙匡(比父亲,曹、刘二人也是比不过孙权的)。

    曹操不是没有兄弟,见于陈寿“武文世王公传”的有曹绍、曹彬、曹玉。这三人都死得很早,不曾留下子嗣。曹操把自己的儿子曹整、曹均、曹徽分别过继给这三个弟弟。

    刘备有没有哥哥弟弟,在史料上找不到记载。陈寿的《先主传》说他的父亲叫做刘弘,是涿郡的孝廉,当过范县县令,去世之时,刘备的年纪很小,和母亲相依为命,“贩履织席为业”,很像是不仅没有弟弟,连一个成年的、能谋生的哥哥也没有。

    再进一步来说,曹操虽没有亲兄弟在左右,究竟还有堂兄弟曹仁、曹洪之流,与似乎是表兄弟的夏侯惇、夏侯渊。刘备呢,简直是“六亲无靠”,只有倚仗那两位虽未必正式结拜,而感情上却是有如骨肉的关羽、张飞了。

    孙权有一个好哥哥孙策,与两个颇为能干的弟弟,孙翊、孙匡。可惜,孙翊于建安八年,官居丹阳太守之时,被左右杀害,未能展其长才。他死时,虚岁仅有二十岁,孙匡,一向为孙权所钟爱,很年轻的时候便被本郡举为孝廉,本州举为茂才。可惜,他也只活到了二十岁便死了,不是被人杀害,而是病死。

    孙权的堂兄弟很多,伯父孙羌有五个儿子,叔父孙静也有五个儿子,一共十位。其中,以孙羌的儿子孙贲与孙辅最为重要,分别做了豫章太守及庐陵大守。

    孙权自己有过七个儿子:登、虑、和、霸、奋、休、亮。在这七个儿子里面,孙和先被立为太子,其后被废。孙亮在孙权死后,继位为皇帝,他年纪最小,也最受宠爱。孙亮被孙綝废掉,孙休继位。到了孙休去世,皇冠便落到孙和的儿子孙皓的头上。

    如此的皇位继承次序,反映出孙家的事不比曹家单纯。

    孙权的“夫人”很多,而王后与皇后的名义,他一直拖延着不肯颁赐给其中的一人,直至自己快死之时,在死前的一年,太元元年(公元251年)才立了潘氏夫人为皇后。连带地,太子孙和不曾犯罪也竟然被他废了,改立了乳臭未干的孙亮。

    君主时代的太子,号称“国本”。有了好的太子,国家便有了好的前途。孙权不曾懂得这个道理。

    孙权的“糟糠之妻”,是历史家谢承的姐姐、徐县县令谢褒的女儿,谢夫人。谢家是会稽郡山阴县世家,和孙家门当户对,谢承写过一部《后汉书》,也做过武陵郡太守。主持这婚事的,是孙权的母亲,吴太夫人(吴国太)。

    谢夫人死得早,不曾留下儿女。

    第二位夫人,是吴郡富春县的徐夫人,和孙权是小同乡,而且是极近的血亲,徐夫人的祖母,是孙权的姑母,孙坚的妹妹(徐夫人的祖父,是徐真,孙坚的好朋友;徐夫人的父亲,单名一个琨字,官居偏将军,跟随孙坚、孙策打过很多次仗,于讨伐黄祖之时阵亡)。

    徐夫人原为吴郡的一位陆尚之妻;陆尚死后,被孙权聘来为妃(辈分很不合适)。过了不久,孙权嫌她太喜欢吃醋,便把她搁置在吴郡郡治(苏州),一搁就搁了十几年。

    孙权做了“吴王”之时,理应立一位夫人做“王后”。徐夫人在现有的夫人之中进宫最早,而且一直抚养了被立为王太子的孙登,群臣很主张立她为王后。

    当时,孙权心中所想立的,却是原籍临淮郡、寄居在庐江郡的步夫人。步夫人有很多优点:她极美,又极不喜欢吃醋,常常推荐别的女人给孙权。她又是丞相步骘的同族;并且也是孙权的两个女儿的母亲。

    孙权倘若有决断,索性立了步夫人为王后,以后于称帝之时再升她为皇后,则宫廷之内倒也简单化了。然而孙权一拖再拖,拖了十几年,拖到步夫人去世以后,才在赤乌元年(公元238年)追赠步夫人以皇后之号。

    孙权的真正皇后,是会稽郡句章县的女子潘氏。潘氏得宠,似乎是在步夫人死了以后,她的父亲犯了罪,被杀。她和一个姐姐,都被罚为女奴,押进宫里的“织室”,织布制衣。孙权不知怎地,兴致高,到织室来巡视,便看中了这位潘氏,和她生了儿子孙亮,不仅立她为夫人,又终于在立了孙亮为太子以后,立她为皇后。

    潘夫人性情很“妒”。妒本是人类的天性,也是一种权利。然而在清朝及其以前的中国,由于一夫多妻是合法的,女人便丧失了妒的权利。善妒,成为一种罪名。

    当年,徐夫人善妒,孙权把她打入冷宫。现在潘皇后善妒,孙权一切依她的意思办理:把她的姐姐嫁走,也把来自琅邪郡的王夫人冷落了,忧闷而死。

    这位来自琅邪郡的王夫人,生过一个儿子,名叫孙和,一度做了太子,被废。另有一位王夫人,是南阳郡人,也生了一个儿子,叫做孙休,其后于孙亮被废之时,继孙亮做了皇帝。

    孙权七个儿子,最小的两个当了皇帝,其余的五个落空。

    最年长的一个孙登,不知是哪一位夫人所生,由徐夫人抚养长大,在黄武元年(公元222年)被立为吴王太子。到了黄龙元年(公元229年),孙权自称皇帝,这位孙登,又被升立为皇太子。

    孙权很花了一番心思,选择了大臣的子弟给孙登作为辅佐:诸葛瑾的儿子诸葛恪,张昭的儿子张休,顾雍的儿子顾谭,陈武的儿子陈表,以诸葛恪作为“左辅”,张休作为“右弼”,顾谭作为“经正都尉”,陈表做“翼正都尉”。

    关于诸葛瑾、张昭、顾雍,我在前文已经说过不少。陈武是孙策的爱将,“所向无前”,其后做了孙权的五校尉的督(司令),相当于汉朝制度中的“北军中侯”,统率五个营的守卫宫殿的禁军。孙权和他最有感情,也对他最为信任,升他为偏将军。他在建安二十年跟随孙权去攻合肥,不幸阵亡。陈表颇有父风,做了太子孙登的翼正都尉以后,也带兵作战,统率孙权的一支称为“无难士”的劲旅,做“无难右部督”,其后也升到偏将军。

    孙权交给孙登的四位辅佐,个个都了不起。诸葛恪气魄大。张休喜欢读书,孙权叫他向父亲张昭学《汉书》,然后转教给孙登。顾谭判断力强,办事敏捷。

    除了这诸葛恪、张休、顾谭、陈表四位辅佐以外,孙权又给了孙登以四位“宾客”:谢景、范慎、刁玄、羊衜(道)。这四人,都是名士。

    孙权而且用实际的工作训练孙登,派他镇守武昌,叫“上大将军”陆逊,做他的帮手。

    孙登的为人,也确是很理想。他对辅佐他的人,都极有礼貌,对人民知道爱护;对父亲与抚养他的徐夫人又十分孝顺。

    可惜,他当了二十一年的太子,活到三十三岁便死(死前,他上疏给孙权,保荐了许多人才,也力劝孙权改定法律,化严为宽)。当时,是赤乌四年(公元241年)。孙权自己的年龄,是虚岁六十岁。

    孙登之死,是孙权的不幸,也是吴国的不幸。

    孙权的第二个儿子孙虑,死于孙登之前。死时,年二十岁,做过“镇军大将军”,开府于今日九江之西的“半洲”;虽则时间很短,却也表现得不错。

    孙权的第三个儿子孙和,于赤乌五年被立为太子。他是琅邪人王夫人所生,跟中书令阚泽念过书。陆逊以下的大臣都很拥护他。

    可惜,他的母亲王夫人与孙权的大女儿、徐夫人所生的鲁班公主处得不好。鲁班公主在孙权面前说孙和的坏话,孙权竟然把孙和的太子名义废了,流放到今日浙江长兴县西南的故鄣县。这时候,是赤乌十三年(公元250年),孙权的虚岁是六十九岁。

    有两位军官,无难督陈正与五营督陈象,上书给孙权,引用晋献公废掉太子申生的故事,劝孙权收回成命。孙权太怒,把这两位姓陈的全族都杀了。

    另有两位大臣,骠骑将军朱据和尚书仆射屈晃,率领很多文武官吏,都自己捆绑了来到宫门口磕头苦谏。孙权叫人把朱据、屈晃牵进大殿,每人打了一百棍子。

    孙权的大女儿鲁班公主,与潘夫人勾结在一起。鲁班公主而且已经把婆家全氏的一个小姐,嫁给了这位小小皇子。

    孙亮被立为太子不到一年,潘夫人就被孙权升为皇后。孙权一生,只立了这么一个皇后。

    又过了不到一年,孙权去世,孙亮继位,这时候,已经是神凤元年(公元252年)的四月了。

    孙权七个儿子,除了孙登、孙虑、孙和、孙亮,其余的三个是孙霸、孙奋、孙休。

    孙霸是一位姓谢的姬(姨太太)所生。这个谢姬与谢夫人不是一人。孙霸在赤乌五年孙和被立为太子之时,受封为鲁王。他是当时几位皇子之中,唯一获得王爵的人。因此,就有一些无聊分子,想攀未来之龙,附未来之凤,施展出挑拨离间的鬼蜮伎俩,使得这位鲁王与太子孙和形成两个壁垒。

    无聊分子的首领,是全琮的第二个儿子全寄。

    全琮娶了孙权的大女儿鲁班公主。这个全寄,却不是鲁班公主所生(鲁班公主所生的,是全琮的第三个儿子全吴)。

    然而,鲁班公主倒是很支持全寄与鲁王孙霸的。原因是,她与孙和的母亲王夫人是死对头。

    孙权很厌烦自己的两个儿子形同敌国,终于最后把双方都惩罚了;废掉了孙和的太子名义,把孙和关起了;同时,把孙霸的鲁王名义也废掉了,面且“赐死”。自古以来,舍得杀亲生儿子的皇帝不多,汉武帝是一个。孙权也是这么一个。

    孙权把全寄,以及与全寄一伙儿做出破坏孙家内部团结的人,都抓来砍头。

    孙权的第五个儿子,叫做孙奋,与鲁王孙霸同母;也是谢夫人所生。

    孙奋在太元二年,亦即孙权死前不久,受封为齐王,住在武昌;孙权派了一位老臣,大司马吕岱,负责辅导他。孙奋在武昌不肯听吕岱的辅导,而且大胆妄为,调拨国家的军队给自己建筑宫殿。

    孙亮即位以后,诸葛恪执政,用孙亮的名义,把孙奋迁到豫章郡的郡治南昌。孙奋竟然抗命。这分明是向诸葛恪所主持的吴国朝廷挑战。

    诸葛恪有的是兵,吃得消这位孙奋的挑战。他写了一封长信给孙奋,劝他“深以鲁王为戒”;警告他,倘若“弃忘先帝(孙权)法教,怀轻慢之心”,那末,“臣下宁负大王,不敢负先帝遗诏;宁为大王所怨疾,岂敢忘尊主(孙亮)之威,而令诏敕不行于藩臣邪?”

    孙奋念懂了这封长信的意思,不敢继续抗命,乖乖地迁往南昌。

    不久,诸葛恪被孙峻杀害,孙奋听到消息,以为有了他浑水摸鱼的机会,就故态复萌,擅自离开南昌,想到建业(南京)去活动一番。他走到芜湖,被朝廷的军队挡住、逮捕。朝廷的新执政者孙峻,以皇帝孙亮的名义,把他废为庶人,安置在章安县(今日浙江黄岩县的章安镇)。

    到了建衡二年(公元270年),皇帝孙皓由于死了心爱的左夫人,哀伤过度,有几个月不曾出来上朝。很多人以为孙皓已死,并且谣传继位的皇帝可能是孙奋。

    孙奋这时候还在章安,已经于太平三年(公元258年)被封为章安侯。他的母亲谢夫人的坟墓留在南昌。当时的豫章太守张俊竟然动了投机之心,把孙奋母亲的墓大加“扫除”,向孙奋讨好。

    孙皓接到报告,叫人把张俊处以“车裂”之刑,杀掉张俊的三族(父族、母族、妻族)。孙奋本人与五个儿子,也被孙皓叫人杀了。

    孙皓是废太子孙和的儿子,也是吴目的第四个皇帝。第一个皇帝是孙权,第二个皇帝是孙亮,第三个皇帝是孙亮的异母兄孙休。

    孙休于太平三年(公元258年)九月,孙亮被权臣孙綝废掉之时,被迎立为皇帝。当皇帝当了六个年头,在永安七年(公元264年)七月去世。去世的时候,虚岁三十。

    写到这里,关于孙权的七个儿子,可说是都有了交代。我把这七个人的一生,再简述一次:

    (一)孙登,于公元229年被立为太子,死于公元241年。

    (二)孙虑,早死。

    (三)孙和,公元242年被立为太子,公元250年被废,安置在“故鄣”;次年,徙封为南阳王,住在长沙。

    (四)孙霸,于公元242年被封为鲁王,公元251年被废,赐死。

    (五)孙奋,公元252年被封为齐王,公元267年,被杀,五个儿子同时处死。

    (六)孙休,在公元258年即位,公元264年去世。

    (七)孙亮,公元252年即位为帝,公元258年被废。

    把孙权的儿子说完以后,也要说说他的女儿。他的女儿有三个:大女儿名字叫做鲁班,称为鲁班公主,又称全公主;乳名却是“大虎”。中间的一个女儿,不知道叫做什么名字。小女儿叫做鲁育,称为鲁育公主,又称朱公主,乳名是“小虎”。大虎与小虎,均为步夫人所生。中间的一个女儿,是谁所生.我们不知道。

    我们所知道的,关于中间的那个女儿的事,只有这么一点:她嫁给了一位书法家刘纂,死在刘纂以前。刘纂以小虎为续弦夫人。当时,小虎已经嫁过一次;她的第一任丈夫,是建义校尉朱据(朱据积功升至骠骑将军,于赤乌十三年(公元250年)被奸臣孙弘,用伪造的孙权诏书赐死)。

    大虎的第一任丈夫,是周瑜的儿子骑都尉周循。周循死得早。大虎的第二任丈夫,是卫将军全琮。全琮后来升官升到“右大司马、左军师”,在赤乌十年正月去世。

    大虎的为人很不好。她不喜欢来自琅邪郡的王夫人,连带地也不喜欢王夫人的儿子、被立为太子的孙和。她不断地在孙权面前,说王夫人与孙和的坏话,弄得孙和的太子名义被废,王夫人失宠,愁闷而死。

    大虎而且与权臣孙峻私通,叫孙峻杀死了小虎(小虎是她的同父同母的妹妹)。小虎的丈夫朱据,被奸臣孙弘害死;朱据的两个儿子朱熊、朱损,被皇帝孙亮下令叫老将丁奉捕杀——都是这狼心狗肺的大虎(鲁班公主)搞的鬼!

    权臣孙峻,其实也是孙家的人,在辈分上是大虎的本家侄子。孙峻的曾祖孙静,是孙坚的胞弟。孙峻所做的一件最该死的事,是在建兴二年(公元253年)杀害诸葛瑾的儿子、大将军诸葛恪。

    孙权的哥哥孙策,留下一个儿子,叫做孙绍,袭封吴侯,其后改封为上虞侯。有人批评孙权,说他情薄。他的江山,本是哥哥打下来的。他虽不必于侄儿成年以后,把江山双手转让,却至少该给侄儿多一点实惠,例如封为王爵。我倒以为封王也大可不必。多送“几千户”年俸,实在是应该的。

    孙绍的儿子,死于孙皓之手。这个,我以后再为细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