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多情村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第二百一十一章 春心酿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4章留传]

    第6节第二百一十一章春心酿酒

    玉莲听罢低头,手指不断在另外一只手心画圆圈,口中念念有词:“临时决定不为自己两个多月了到底是什么事让她临时决定呢?”

    她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眼晓华,她这表情看似在询问晓华,却似乎也没指望他能给出什么确切答案

    “小雨姐为什么要走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她出去,肯定比留在这里前途光明。”晓华说完端起酒杯,又灌自己一杯。

    “女人的心思,你懂个啥呀?婶告诉你!小雨肯定不是为了自己的前途,才决定走的。”

    玉莲虽一时想不明白,小雨为何会在两个月后,才临时决定出国,但她断定小雨定有了难言之隐。既然是晓华和美涵那么机灵的人都猜不出原因,那定是他们未知之事。

    一想到未知之事,玉莲灵光一闪,心中自问,莫非这丫头初次开花,便结硕果?是丫头发现自己身体有异,才临时想到出国避难。

    玉莲将前后经过反复思量,觉得以这丫头的个性,除此无它,不然绝对不会不告而别。难怪丫头特地要让美涵给自己传话,她出去不为她自己。

    此事除了她俩,无人能猜。原来那晚,晓华从后村回来,玉莲逼着小雨在墙洞中,与自己狸猫换了太子,本想着是帮小雨跨过女人身心界线,那知竟然会

    想通了此节,玉莲豁然开朗。心中却既有羡慕,又有无限的遗憾惋惜。羡慕丫头,后发先至、一发即中,能有机会做一个完整的女人。同时又替她惋惜,想这丫头初为女人,却不得不独自承担与家人天各一方。

    各种滋味一瞬间便都汇聚玉莲心头,一想到丫头,从此天涯相隔,更不知再见何日。一行清泪,便如串珠般夺眶而下。说不清是究竟喜悦还是伤怀,心想既然相见无日,又何必让晓华徒生烦恼。

    心念方定,她端起酒杯,送至晓华面前道:“晓华!既然你说你小雨姐出去,比在山里光明。那我们就祝她一路顺风,来!今晚婶陪你一醉到底。”

    晓华知道玉莲不会掩饰,此刻见她笑中带泪,心知她是欢欣与不舍交织。一时也不知如何宽慰,忙挪身将玉莲揽在怀里,顺嘴接道:“对!我们以一醉,遥祝小雨姐前程光明。”

    玉莲心说,你就是个十足的呆鸟,女人的光明,就是与可心之人斯守长伴。离了爱人,纵然身在天堂、拥有天下,女人心里又那会有半点光亮。

    待喝完杯中之酒,嘴上却是故意与晓华逗趣道:“咱们说喝酒,你将婶搂那么紧干嘛?就知道赚你婶的便宜,呵呵,老实说!你是不是故意将炕烧得那么火烫火烫的?想叫你婶穿不住衣服?”

    晓华酒急,此刻已有三分醉意,见他面带得意地嘿嘿笑道:“婶不穿衣服,本来就要比穿了衣服,要好看百倍,穿不住正好。”

    “哼!说得好听,好看有什么用?我就不信,关了灯你还能认出婶的身子。”玉莲低头一笑,明显是玩笑中带着试探,想看一看晓华听了此话的反应。

    晓华哪里又知其中机关,那日澡池里半途中,被后村牛家叫去,回来时已过午夜。上炕时摸到墙洞中的玉股,早就已经迫不及待,只觉得玉股底下的去处有些紧凑,哪里会想到是狸猫换了太子。折腾时,他还怕吵到那边的小雨,还有意尽量做得悄无声息。

    所以眼下自然也就听不出玉莲此话用意,低头见玉莲胸口一片雪白,忍不住伸手探入她怀中,道:“那我可得好好看看,免得一会关了灯,这山高水低的迷了路。”玉莲粉嫩的大胸脯,被他一番揉捏,春心便随之荡漾了起来,笑骂道:“小流氓!不许乱动,再动婶底下真酿出酒来了,呵呵。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