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恋恋不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把那个坏心眼的痞子狠狠揍了一顿,又跳下来跟她一起找。|经|典|小|说|更|新|最|快|()他那么英俊那么正义凛然,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王子。

    可她却又惊又怕,浑身颤抖。他没办法,只能将她狠狠地抱在怀里,抓紧她的手:“别怕,我的手在这儿。”

    泥水溅在他们的衣服上,染成斑驳的暗黄色,她伏在他的胸前哭得声堵气噎。

    她清楚地记得,那天空气里散发出的腐烂的酸臭气息,也清楚地记得,彼此胸膛间徐徐加速的心跳声。

    是的,谭惜清楚的记得,发生在这里的每一件事她都清楚记得。

    包括那一晚,爸爸被警察带走。

    谭惜坐下来,坐在洁白的床上,床单很白,城市很脏。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野蔓 作品,请支持正版阅读*****

    毕竟是春天,乍暖还寒的季节。

    昨天还热如暑,今日,风已清冷似刀。

    也许是今天天气不好,到玉兰广场上游玩的人寥寥无几,画像的生意就更难做了。

    长椅中,谭惜把速写画架放下来,搁在腿上,开始整理东西。

    自从半年前的那件事情,她不得不离开学校。由于出过重大事故加上没有学位证,她甚至连本专业的工作都无法从事。

    好在小时候爸爸很舍得花钱培养她,素描也算是她的一技之长,于是帮人画速写就理所当然成了她的**。她本身也是很乐意的,毕竟,这也曾是她的梦想之一。只是这件事来钱太慢,远远不能填平家里的债务,所以她才不得不去了以吻封缄。

    今天眼看是接不了什么活了,她决定打道回府。她每天都有太多的事情要做,绝对不能浪费时间。

    从座位上站起来,谭惜转过身来。

    棕榈的宽叶下,是穿着黑色开衫外套的周彦召。凉风将他的发丝吹得有些凌乱,但他的瞳却静得如同深夜的海面,那样静,那样远,那样的让人挪不开眼睛。

    “是你?”谭惜怔在那里。

    不是她故作惊讶,而是眼前的他似乎跟昨晚不太一样。

    昨夜,他就像是一个随时发号施令的帝王,虽沉默寡言,但字字带着压迫的力量,让人俯首称臣。

    而此刻的他,干净儒雅,站在谭惜的面前,倒真应了那八个字: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周彦召点头之后,谭惜愣了愣,才又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谈点事情。”

    周彦召指了指她身后的酒店,趁她回头的功夫,他又将她手中的画稿抽出来:“经常来这儿画画?”

    谭惜点点头,有一丝焦急:“还行,以前经常来这儿写生,有了感情,所以只要画画就来这儿。”

    周彦召的眼里闪过一丝微亮:“这么说,你是学画画的?”

    “曾经是,不过后来学了别的。”谭惜回答。

    她学了整整六年的美术,可后来,为了跟林斐扬考一个大学,她弃文投理,临时学了生物,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苦读,才考上海滨市最富盛名的x大。

    虽然……

    她缄默下来,不愿再想下去。

    周彦召却垂下长睫,淡淡地看着画稿:“你画的是谁?”

    画纸上大约是晴天,阳光细碎而温暖,有肥嘟嘟的白鸽子在广场上踱来踱去,而鸽群中却蹲着一个英俊的少年。他穿着套头的运动休闲衫,裂开嘴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像是在冲谁微笑,看起来异常的温暖。

    谭惜静静看了两秒,才咬咬唇说:“一个路人。”

    “画得很细致,能把这幅画送给我吗?”周彦召的声音平静无波,让人无法拒绝。

    “不行!”可谭惜却慌乱地抬起头。

    意识在自己的失态,她又垂下眼,手紧紧地掌心慢慢握成拳头:“对不起。”

    “君子不该夺人所爱,”周彦召倒没有生气,他彬彬有礼地把画放回到她的夹子上,又问,“可以请你吃顿饭吗?”

    广场中央,喷泉溅出三米高的水花,有大群大群的白鸽,呼啦啦地飞起,又呼啦啦地落下。

    谭惜的脸微微发红,想了好一阵子才说:“你们那种人吃饭太讲究,我怕我咽不下去。”

    说完她又暗骂自己,这个理由真是……

    好在周彦召只是弯了弯唇角:“那你们这种人吃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