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锦绣嫡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两人的关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叶鹏飞急急忙忙的出来,辰王府的侍卫长西林站在门前,两人的品级相当,但是“宰相门前七品官”,侍卫长那更不一般。

    他忙行了一个礼,“不知道西林大人来,所为何事?”

    “宁国公府的事,你知道的!我奉王爷之命,来将宁国公之女及其身边伺候一干人等捉拿调查!”

    叶鹏飞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不能被牵扯到,他笑的更加殷勤,“西林大人,只是捉拿宁国公之女和她身边人,叶府的人……”

    他没说完,西林也懂了意思。看着眼前这个外表风度翩翩的男人,心内都是鄙视。

    自己来捉拿他的发妻,他一句好话不说,也不问来龙去脉,求求情,最关心的事情,就是他会不会被牵扯到。安小姐嫁给他,真的是瞎了眼!

    “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宁国公之女及其身边伺候一干人等!”

    西林的不耐烦,在叶鹏飞眼底却格外好,因为没他叶府人的事,在欢喜一瞬间过后,叶鹏飞又有点担心,

    “西林大人,不瞒你说,宁国公之女不见了!”

    “人不见了?”

    叶鹏飞低眉道:“是啊,自从发生宁国公谋反的事后,我就把她关了起来。可是她手段不简单,竟然用药粉迷晕了侍卫,偷偷跑了出去!”

    叶鹏飞说的是激动非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安雪莹是偷了他家的东西跑了。

    “一个女人都看不住,你让我怎么回去跟王爷交代!”西林不悦道。

    叶鹏飞急忙赔罪,“西林大人,虽然宁国公之女逃了,但是她的嬷嬷和贴身丫鬟,我都关着呢,她们知道的,也应该不少。”

    “她们都不是重要的!”西林瞥着叶鹏飞,“你该不是包庇你夫人吧?”

    叶鹏飞急了,“怎么可能,西林大人啊,她是谋反之人的女儿,我怎么会包庇她!她真的是跑了,这不,我刚才还在审问她的嬷嬷和贴身丫鬟呢!”

    在审问了?西林心内一急,该不出了什么事吧。

    王爷对安小姐很上心,她身边人出事那也不成。

    见西林不说话,叶鹏飞更加担忧,这不会把自己牵扯进去吧,“西林大人,宁国公之女,我会继续找的。你是知道我这个人的,最是公正,怎么会做包庇之事!”

    他做出恳求之态,西林假装动摇了,“可王爷那不好交代。”

    叶鹏飞看他一脸公事公办的表情,想了想,立即领会,从身上掏出一张银票,塞到他手中,“那就请西林大人多多美言!”

    西林低头扫了一眼,嘴角勾了勾,“怕是不好说。”

    这是嫌少呀!

    叶鹏飞把身上所有的银票都拿出来,“我知道西林大人不好说,这不是帮帮我嘛!”

    这一次,西林总算点头了,“行,那就把人带过来,宁国公之女,你要快点找回来!”

    “是,是。”叶鹏飞赶紧应下,挥手让人把安雪莹身边的人都押出来。

    西林看到前头一个老嬷嬷满脸血水,也不再说其他,命人带着,就赶紧朝着王府走去。

    一行人进了王府,原以为扽大概他们的,是冰冷的大牢,哪知道只是把他们带到了院子里。

    不多一会,还来大夫过来替于嬷嬷看眼睛。

    对于这一切,于嬷嬷皱紧她的老眉头,“辰王不是要问国公爷谋反之事吗?小姐和老奴对此事一概不知!”

    西林道:“嬷嬷先让大夫看看你的眼睛,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碧玉瞧着这样子不似抓她们,壮着胆子问道:“大哥,你们是不是来救我们的?”

    西林笑而不语。

    碧玉是半个人精,看出西林没有否认,急忙道:“小姐是不是在这儿?她是不是被辰王救了?是不是她让辰王来救我们的?”

    这小丫鬟很聪明嘛。

    但是西林还是没说什么,只让他们好好让大夫看伤,转身到书房,将今天的事情,禀报给南宫止。

    “王爷,这是他给卑职的银票。”西林将银票拿出,辰王府的侍卫不缺钱,每个月都有丰厚的俸禄,年底王爷还会给他们大红包,所以没人对受贿感兴趣。

    这个钱,是南宫止示意他拿的。

    扫了一眼那一叠银票,南宫止冷酷的面容露出一抹嘲笑,“一个侍卫长,他就拿了两千两银子,叶鹏飞挺大方嘛。”

    “看上面的印章,是京城里存入的。”西林道。

    南宫止冷笑了一声,拿着小兔子的钱,还害了小兔子的人,他站起来,走到西林的面前,把银票递到他面前,

    “等我进去之后,你再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西林接过银票,再说一遍?王爷又是在弄什么战术。

    南宫止坐在床头,安雪莹已经醒了,看到他第一眼后,便问道:“人呢?”

    自己这么大个人在这儿,她什么都不问,南宫止感叹自己在她心中的份量还不如个嬷嬷呢。

    这时西林走进来,装作刚刚回来的样子,把刚才的事儿都说了。

    当听到叶鹏飞从头到尾,都是用宁国公女儿来形容自己的时候,她的心还是难免痛起来。

    虽对他形容不耻,可到底都是快一年的结发夫妻,从头到尾,他对她一点儿感情都没有。

    看着她灰白的面色,西林知道王爷要他重复一遍的原因。

    这样才能让安小姐对叶鹏飞死心,最好是死的透透的!

    西林他们心中的偶像就是南宫止,对于南宫止这么大年纪没有找女人,没事的时候也会说两句。

    如今看到他真的找了一个,虽然是结过婚的,但是他调查的时候知道,叶鹏飞可是个废物,没办法和女人**。

    而且辰州这边吧,结过婚的女子再嫁也是正常的。不过是清白之身,那就更好。

    西林又趁着这个机会,把那个银票送了上去。

    南宫止拿着银票,故意道:“叶府还挺有钱的嘛。”

    安雪莹看一眼那银票,心中就更凉了,这明明是她的嫁妆呀,不过眼下她没心情追究这事,

    “嬷嬷他们呢?”

    “卑职赶到的时候,叶鹏飞正在为安小姐失踪一事,审问于嬷嬷与碧玉。于嬷嬷,一只眼睛受伤,现在大夫正在看。”

    一听到于嬷嬷受伤,安雪莹紧张的询问,“受伤?受什么伤?”

    西林不敢直接说,只说,“具体还得问大夫。”

    安雪莹转头望着南宫止,“我能不能去看看嬷嬷?”

    “可以。”

    安雪莹掀被下床,南宫止拉住她,“但是要亲我一个才行。”

    西林心中立即吐槽,王爷这可太不要脸了。他很识时务的退下去,免得遭王爷嫌弃。

    安雪莹脸一红,眼角扫了下西林,看他走了,坐起来,在南宫止的脸颊上亲了亲,“可以去了吗?王爷。”

    她实在太想去看于嬷嬷,所以也顾不得什么矜持不矜持。

    享受了香吻的南宫止带着她去看于嬷嬷。

    大夫已经给于嬷嬷看好了伤势,“你的眼球已经被刀柄破坏,想要恢复,几乎没有可能。在下只能开些药,防止伤口恶化。”

    于嬷嬷是有见识的老宫人,刀戳下去的时候,她就知道恢复不了,此时虽然觉得伤心,但并没有太意外。

    碧玉道:“那就谢谢大夫了。”

    大夫开了药方出去,正碰上南宫止和安雪莹前来,立即行礼,

    “卑职见过王爷。”

    “怎样?”

    简单的两个字,大夫明白是在问里面那个老嬷嬷的事,“除了眼睛难以复明之外,其他只是受惊挨饿,并无大伤。”

    于嬷嬷眼睛看不见了?

    安雪莹一惊,拎起裙摆,大步的走进去,就看到坐在床上,左眼被爆包扎的于嬷嬷。

    “小姐!”碧玉扶着于嬷嬷坐好,转过身看到安雪莹,激动的大喊。

    于嬷嬷转过头,看到安雪莹,眼睛了露出一抹欣喜,小姐没事。

    “于嬷嬷!”安雪莹握着于嬷嬷的手,眼泪流了下来,“都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

    “小姐说这种话,不是折辱老奴吗?”于嬷嬷心中是高兴的,小姐真的是心太善良了,对她一个奴才都如此关心。

    而后,视线落在跟着安雪莹走进来的高大男子身上。

    辰王曾出现在筵席上,于嬷嬷见过他,一眼认出,这位是辰王殿下。

    “老奴(碧玉)见过辰王。”于嬷嬷下床,与碧玉一起行礼。

    “起来吧。”南宫止看着这两人,忠心护着小兔子的人,他爱屋及乌,一样喜欢。

    “王爷,我能和于嬷嬷聊聊吗?”安雪莹想问于嬷嬷一些事,转头朝着南宫止道。

    南宫止点头,走出门外。

    于嬷嬷早就看出,辰王派来的人,根本就不想是捉拿谋反罪同伙。

    刚才就想问碧玉,为何南宫止会帮安雪莹,现在看两人走进来,眉眼里似乎有一些与常人不同的关系。

    现在南宫止出去了,她便直接问道,“小姐,辰王为何会帮我们?”

    安雪莹猜测以于嬷嬷精明的眼睛,肯定已经猜出两人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可是让她直接说出两人之间的关系,对于她来说,还是十分困难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