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锦绣嫡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王爷缺母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雪莹望着南宫止。

    南宫止鼓励地望着她,说吧,说出来,本王就成全你。

    安雪莹咬咬唇,摇头。

    “你不说?”南宫止蹙起眉间,似乎是有点不耐烦了。

    安雪莹睁大纯澈的眼睛,“那,那我说了,王爷不怪我?”

    怎么会怪,心里不知道多高兴。

    南宫止点头。

    安雪莹犹豫了一下,“我觉得,王爷缺,缺母爱。”

    她想了好久,才在辰王妃这个答案外,想到另外一个答案,就是这答案说出来,好像有点对不住南宫止。于是偷偷地瞟了一眼南宫止,顿时吓了一跳。

    满心以为会得到辰王妃这个答案的南宫止,听到“母爱”两个字,心情哪里好的起来,整张脸如同乌云密布,沉得能挤出水来。

    这是有多缺心眼,才能想到这么个答案。

    南宫止扫了一眼安雪莹,安雪莹往床里头缩了缩,这动作让南宫止想到自己肯定吓到他了,他这一身杀伐之气,对于小兔子来说太恐怖。

    可是真不甘心。

    南宫止稍微克制了一下怒气,语气还是冰冷,“你想当本王的娘?”

    “啊。没有。”安雪莹摇头,她才多大,十九岁,怎么能当辰王的娘呢。

    “那本王缺母爱,你也给不了。”

    安雪莹低头,难道非要说出那个答案吗?

    “算了,你说的当牛当马,也不过是一句戏言。”南宫止站起来,朝外走去。

    “王爷!”安雪莹急了,连忙伸出小手拉住他的衣角,“我知道王爷缺什么,可,可我现在已经嫁给叶鹏飞了。”

    南宫止本就不是真的要走,安雪莹一拉,就顺势转过身来,看着她急巴巴的小脸。

    不错。

    她说的是已经嫁给叶鹏飞,代表她心内并不排斥辰王妃这个位置,而是因为已经嫁人,没有办法,才没有选择。

    这说明小兔子心里,有他一丁点的位置。

    南宫止是什么人,连最狡猾凶猛的海匪听到他的名字都望风而逃,面对个单纯的小兔子,拿下自然不在话下。

    现在虽然心里高兴,可是还是不开口,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小兔子。

    安雪莹揪着他的衣角揉了揉,见他不说话,心里没底,低声道:“王爷、王爷若是不嫌弃,待我与叶鹏飞和离之后,我做、做您的妾。”

    已经嫁过一次的女子,想做王妃,那是不可能了的。

    安雪莹不敢想辰王妃的位置,若是南宫止想要的人是她,那她,就做个妾室吧。

    虽然会难看了点,但是辰王这么厉害,于嬷嬷和碧玉她们,应该都可以被救出来。

    “做妾?”南宫止皱紧眉头,望着她那细细的白脖子,很想掐上去。

    听他口气不好,安雪莹更紧张了,妾,妾也做不得吗?

    丫鬟他又不要,他的意思是,她只能做外室?

    外室这个叫法,是说的好听的。

    其实就是在外面养的野女人,在常人心中的地位,连个通房丫鬟都不如。

    纵使安雪莹做好了准备,想到自己要做外室,眼睛一酸,大眼睛里一下被水浸,可是想着刚才的梦,还是忍住没让泪水掉下来,

    “王爷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南宫止不知道她怎么看起来要哭了,大概是觉得做妾太委屈,自己什么时候想要她做妾了。

    看她这模样,南宫止心都软了,抱着她在怀中,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声音带着一丝温柔,

    “不会让你做妾的。”

    听到这话,安雪莹更是心死如灰,果然只能做个外室了,她泪水涌得更厉害,呜咽着声音闷闷的。

    南宫止不知道她怎么哭了起来?难道是高兴的喜极而泣,这还没到那一日呢。

    经历过最近这些事,安雪莹哭了一会儿,就忍住了,抬起红红的眼睛,

    “我现在与王爷一起去。”

    南宫止摸摸她的头,“你刚醒,身体还不好,先睡一觉,等你醒来的时候,我保证于嬷嬷和碧玉他们已经出来了。”

    安雪莹望着他。

    虽然心底有点怕,可是她知道,他说出的话,一定会做到,乖巧地点头。

    看她睡下,南宫止才出来,唤了赵富,吩咐了一声,早就整装待发的侍卫们,直接冲向叶府。

    叶家现在一团乱。

    叶鹏飞回来后,小厮跑过来,说守着的侍卫昏倒了,安雪莹逃了出去。

    “就是你说柔弱单纯,你看,就这么单纯的人,还有**!”叶老夫人指着叶鹏飞道。

    叶菲菲附和,“我就说她那柔柔弱弱的样子是装的!”

    叶鹏飞惊讶之余,更是恼怒,走到柴房里,看到里面的人没有少,这才稍微放心些,她那样子,自己能跑出去就已经是天大的本事。

    “把于嬷嬷拉出来!”

    叶鹏飞吩咐下去,立即有人把于嬷嬷拖了出来,虽然吃的不好,睡得也不好,看到叶鹏飞,于嬷嬷还是狠狠地朝着他呸了一声,“不要脸的东西!”

    叶鹏飞皱眉,“说,安雪莹去哪儿了?”

    小姐不是被他关着的么,这么问,小姐难道逃走了?那太好了。

    “我一直被你关在这儿,如何知道!”

    “她在辰州,还有哪儿能去?”叶鹏飞问。

    于嬷嬷惊,小姐不会跑到夫人那个表姐妹家去。

    她不是安雪莹,见出事这么久,那边都没人派人通知她们,就知道那边肯定是急着撇清关系。否则以叶鹏飞目前的地位,还阻止不了那边的势力。

    小姐如果去了那边,肯定会被赶出去,或者送回叶府。

    她心中只期盼小姐千万别被那边绑着送回来。

    “叶大人不是好本事吗?自己去查小姐到哪儿吧!”

    于嬷嬷性子硬,做了阶下囚,也不会说软话,锐利的老眼射出来的鄙视,刺得叶鹏飞眼疼。

    平日里这老货就没拿这样的眼神少瞧他,他忌惮国公府才不敢做。

    如今,哼,安雪莹后面还有个谨王妃,动她还要考虑,你一个老奴才,难道谨王妃会保你!

    叶鹏飞甩袖,“身为奴才连自己主子都看不出,还要这眼睛做什么,给我挖了它们!”

    碧玉隔着柴房窗户,听见此话,连忙求饶,

    “姑爷,姑爷,小姐不是于嬷嬷看着跑了的,求求你,不要挖于嬷嬷的眼!”

    虽然于嬷嬷做事很严厉,可从不会给丫鬟下人使小绊子,暗地里克扣他们。好几个丫鬟和小厮也跟着一起求饶。

    叶鹏飞指挥着府里头的保卫,看谁叫,就拿棍子打谁。

    保卫捉住于嬷嬷,拿着刀比划着。

    于嬷嬷一声不吭,嘴角冷笑不断。

    “先刺瞎她左眼!”叶鹏飞吩咐。

    下面的人一刀戳下,鲜血飞溅流出,碧玉趴在窗户上,“啊……”的一声嘶叫出来,不顾保卫劈头砸下的棍打,大声哭喊,

    “嬷嬷,嬷嬷!姑爷,求求你,求求你,别弄瞎于嬷嬷的眼睛,别弄她的眼睛!碧玉给你磕头了,求求你,看在你和小姐的情分上,别弄瞎于嬷嬷的眼睛,求求你,求求你!”

    碧玉隔着柴房的磕头声,砰砰砰地,隔着一面墙都听的清清楚楚,保卫都有点动容。

    虽说是各为各家,平日里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碧玉长得不错,嘴巴甜,会做人,府里头大部分的人对她印象都好。

    可是叶鹏飞的脸色却没半丝转好,听到碧玉说和安雪莹的情分上,心中更是气怒,只觉得碧玉也是在讽刺他吃软饭,

    “把那个丫鬟,也给我拖出来!”

    柴房打开,碧玉满头血的爬出来,几步跑到于嬷嬷的身边,“嬷嬷,嬷嬷……”

    于嬷嬷一个眼珠子被戳烂,吃痛倒在地上,一看她被拉出来,一手拍在她的头上,“我用你求什么情!他若是和小姐还有一丝情分,你还会在柴房吗?”

    “嬷嬷,别这么说了!”碧玉哭道。

    “好个嘴硬的老不死!还有另外一只眼,刺瞎她!”叶鹏飞一声吩咐,保卫不得已,只能再次把于嬷嬷扶起来。

    于嬷嬷一句求饶的话不说,用她那只独眼望着叶鹏飞,

    “告诉你,人在做,天在看,你这等恶毒心肠,怪不得老天爷都让你无后!”

    叶鹏飞脸色一白,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给我马上,立即刺瞎她的眼!”

    正在此时,一个小厮跑了过来,“少爷。”

    “少什么爷!没有大事,不要来打扰我!”叶鹏飞一脸狰狞,今天非把这老货整治了不成,最好是可以拔了她的舌头,免得把他的事情到处宣扬!

    小厮被他的表情吓了一跳,硬着头皮道:“是辰王府的人。”

    辰王府的人?

    难道辰王过来有事找他?

    想到这儿,叶鹏飞整了整衣裳,“还不快带我去迎接。”

    “少爷,这边……”保卫指着于嬷嬷和碧玉。

    “等我回来再说!”这老货的眼睛,他得亲眼看着挖掉才甘心。

    “是。”保卫应下,碧玉赶紧上去抱住于嬷嬷,望着叶鹏飞急急而去的背影,心底有一丝儿期望。

    此时辰王府的人来,会不会是小姐向辰王求救去了?

    如果是,那就太好了,小姐应该没事。

    ------题外话------

    多谢大家的支持。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