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锦绣嫡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辰王缺个辰王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赵富等一会儿,见南宫止还不说话,故意走到门口,大大的打开门,探出脑袋感叹,“哎哟,好大的雨,看样子一时半会是不会停哟。”

    稀里哗啦的下雨声,一下子扩大,砸的满屋子都有声。

    看到这么大的雨,但凡王爷对安小姐还有一丝儿感情,绝对忍不下心还让她站在那儿。

    南宫止的视线早落在那急切的雨帘之上,大掌不由自主的握紧扶手。她那么纤细,现在只怕已经被雨滴打碎了。

    可是想着她给的那巴掌,南宫止在心内拼命让自己不要心软。

    天空一声响雷,炸了半边天,连赵富都被那突如其来的轰雷声吓到。

    “让她进来!”

    急切的四个字,从南宫止的口中脱口而出。

    这雷声来的真好!

    赵富赶紧出去,让侍卫将安雪莹请进来。

    “安小姐,快进来。”吱嘎一声,大门打开,露出侍卫被雨淋湿的脸。

    安雪莹浑身已经被淋透,看到侍卫开门,“王爷见我了吗?”

    “是的,王爷肯见你了。”侍卫举着伞跑过去,给她挡在头上。

    安雪莹说了谢谢,这才走了进去。

    辰王府,她来过几次,没想到再来时,是如此情形。

    南宫止坐在屋中大椅上,脸色沉肃,双眸威严,雨水冲刷着她的眉眼,落在睫毛上,她甚至有点看不清他具体的模样,却隐隐觉得害怕。

    “王爷,安小姐到了。”侍卫恭敬地说着。

    南宫止目光在她粉白的薄裙上掠过,被雨水浸湿的布料,如同透明一般,映出她纤细的曲线。他突然皱了皱眉,朝着侍卫和赵富,

    “你们下去!”

    赵富先是一愣,视线飞快地扫了一眼安雪莹,连忙就退了出去。

    王爷护食也护的挺紧。

    屋子里的人退出去,安雪莹也没有那么紧张,至少她这么狼狈的模样,少了两个人观赏。

    她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南宫止耐心等了一会就耗尽,皱着眉头,“你深夜求见,是为了在本王面前展示你的站姿?”

    安雪莹来做什么的,南宫止心里头有数。

    即便在那一巴掌之后,他就没有再派人跟着她,掌握她的一举一动,可是有脑子的,都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

    安雪莹咬着唇,缓缓地走到南宫止的面前,双膝跪下,

    “求王爷救救我的嬷嬷和丫鬟!”

    她跪下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自尊都要没了,当初南宫止死缠烂打,她觉得烦。

    如今却不得不来求这个被自己赶走的男人,可是跪下来之后,她反而觉得淡然,这是她应该做的。

    南宫止垂眸,望着她因为跪下,越发显得小的身子,发出一声冷冷的笑,仿佛从九天之外落下来,砸到安雪莹的耳中,

    “你现在是已嫁人的叶夫人的身份,还是以打了本王一巴掌安小姐的身份,与本王说话?”

    “我……”安雪莹知道这个骄傲的男子还是在生气,她抿了抿发白的唇瓣,“王爷喜欢我是什么身份,就是什么身份。只求王爷能救出我身边的人。”

    她低着头,幽幽的声音有气无力,透着一股柔弱的心伤。

    为了叶鹏飞,她能打自己。

    为了于嬷嬷,她能给自己跪下。

    其他的人她都能护着,就是对他,没有一点儿心。

    南宫止望着水滴簌簌地从她发上滴落,她的身子微微地颤抖,拿起茶壶,把炭炉拨望点,提到手边放下,

    “你不是说叶鹏飞什么都好吗?你怎么不去求他!你有其他人的时候,就让本王离开你,再不来骚扰你,等你有事要求本王的时候,就来找本王出手,你当本王是什么?备用品?”

    “不是,不是的。”安雪莹的眼泪混合着雨水,凉的热的混在一起,滚落在地毯上。

    “不是的?那是什么?”

    安雪莹低垂着头,脸色白的有点煞人,“王爷说的对,是我瞎了眼,看错了人,也信错了人。这一切都是雪莹自己的错。但是于嬷嬷和碧玉他们是随着我嫁过来的人,我自己犯的错,不希望牵连他们。”

    她说着,缓缓地抬头,“只要王爷能救出她们,雪莹愿意为牛为马,报答……”

    答字还没音落,她整个人晕了晕,倒了下来。

    南宫止一个弯腰,快速将她捞起,搂在怀中,“赵富,快叫大夫!”

    候在门外的赵富立即推门进来,身后已然跟着一名大夫。

    他早就知道安小姐会出事,一出去就唤人把大夫叫了进来,只是王爷也是心高气傲,给气得狠了,还能忍着说了这么一会儿话。

    这可不是,人晕了,心疼折磨的还不是他自己?

    大夫看过,说的话与赵富之前说过的一样,长期忧心劳累,心有郁结,但导致晕倒的主要原因,还是冷风入体,外加雨寒交加,简单点说,就是发烧了。

    大夫开了药,南宫止问,“还有别的吗?她身子不好,越早恢复越好。”

    大夫想了想,“用热水泡澡,驱除寒气。”

    南宫止点头,大夫退下。

    侍卫拿了药方抓药,那边有人烧水,烧好了之后,南宫止不用其他人伺候,自己抱着安雪莹去洗澡。

    水温是早就试好的,微微有点烫,又不会对接受不了。

    安雪莹昏迷着,被南宫止剥了衣裳,本就细细的腰,比上次见面后更细,单手都能掐得住。

    南宫止薄唇不悦的抿紧,深蓝的眼底没有半丝欲念,把人放了进去,只给脖子以上的部位露在水面。

    又搬了个椅子,坐在旁边,防着她身子滑到水里,把自己给淹死。

    看着腾腾水汽中她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南宫止面上没有表情。

    热气从肌肤沁入,安雪莹迷迷糊糊,她站在墙头,看到叶鹏飞,连忙呼:“叶……”

    叶鹏飞没有回头,从柴房里把于嬷嬷和碧玉拖出来,令人拿着大板子,抓着她打,于嬷嬷咬牙不喊疼,脸都疼白了。碧**上血迹都打出来,嘶叫着喉咙都哑了。

    她好想去抓住叶鹏飞,将他拉开,让他不要打她们。

    可是好像没站稳,从墙头跌下,呼吸却不太顺畅,好似要被淹死了一样。

    “叶鹏飞……不要打于嬷嬷……”

    南宫止看着她喊着叶什么,头一歪,栽到水中,静了一秒,伸手将她拉了出来。

    出了水,她还在喊,梦里出现的,都是叶鹏飞和她那些下人。

    什么时候可以梦见他?

    罢了,不用梦到,日后小兔子就关在他身边,日日眼眉里,只能看到他。

    *

    安雪莹迷迷糊糊的醒来,周围的一切,还不算陌生,她记得,自己是在见到辰王的时候晕过去的。她撑着手爬起来,抬头看到坐在前面桌上,正低头批阅奏折的男子。

    深目朗眉,鼻梁高挺,光线的阴影,显得他五官愈发深邃。

    她喉咙发痛,忍不住咳了一声,南宫止批完一个奏折,抬头望着她,“起来了。”

    “嗯。”安雪莹低声。

    南宫止放下笔,走到她身边,抬起大掌摸了摸她的额头,她原想躲避,可一时也避不开,也就没动。

    “高热退了,应该没事。”

    “我,昏了多久?”安雪莹身子软软的,想着自己这一睡,也不会只半会。

    “一天半而已。”南宫止看着她,脸色虽然白,没有之前那股白青色。

    一天半了?

    他都坐在这儿看着的吗?

    她得病的时候,叶鹏飞都从没这么守过她。

    安雪莹低着头,“又给王爷添麻烦了。”

    南宫止坐在床边,高大的身影将她整个人都包围在其中,“你是要为本王做牛做马的人,本王关心你,不叫添麻烦。”

    闻言,她微微睁大眸子,像是有点不解。顿了一顿后,想起自己说的话,

    “那王爷,会将于嬷嬷和碧玉他们救出来吧。”

    “会。”南宫止很干脆的应了。

    “她们在哪儿?”安雪莹急忙问道。

    “先不说她们。”南宫止望着她,“你先说,如何为本王做牛做马?”

    安雪莹只想着尽最大可能的报答南宫止,具体如何,她没有想过。

    现在被南宫止一问,脑子里昏昏沉沉的,思考了一会儿,“可以做丫鬟,伺候王爷。”

    一个国公府的大小姐,为了救出自己的身边伺候的人,说出要给人做丫鬟,是要多大的勇气。

    除了蠢小兔子,只怕其他人都做不出这样的事。

    可是南宫止要的根本就不是这个,他的拒绝更直接,“本王不缺伺候的丫鬟。”

    “那……那……”安雪莹想了一会儿,“银子要吗?”

    “本王不缺钱。”南宫止看着她,“你想想,本王缺什么?”

    不缺钱。

    不缺丫鬟。

    地位权势,他已经是王爷,再往上,就是皇帝。不说他要不要,就算他要,她也给不了。

    安雪莹咬着唇瓣想了好久,若说辰王南宫止真的有什么缺的,那就只有——

    辰王妃!

    她怯怯地抬起头,望着南宫止,希望自己是想错了。

    南宫止好整以暇地望着她,嘴角似乎带着一丝儿淡淡的笑意,似乎他已经知道她想到的是什么,

    “说出本王缺什么,本王现在就去将于嬷嬷和碧玉救出来。”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