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锦绣嫡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雨夜求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夜里,叶家的墙头,一道纤细的身影,费力的从墙头翻越,看的出她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

    好不容易从里面越过,慢慢悠悠地扳着墙头,脚尖悬空,在下面蹬了几蹬,咚的一下摔到了地上。

    那人影摔得有点狠,半天都没站起来,却没发出一声痛哼,撑起身子之后,就赶紧往前跑。

    月光照在她有些污脏的面容上,晶莹的皮肤在月色里,苍白的好似会发光。

    她是安雪莹。

    刚刚从叶家逃出来的安雪莹。

    自从半个月前,于嬷嬷,碧玉被叶家关了起来,她就被变相软禁起来,除了每日里有人送饭,没有任何机会与人接触。

    哭没用,跑没用,说好话也没用,总之叶家人是铁了心,要将她关死在屋中。

    最后她躺在床上,才突然想起出嫁的时候,云卿送了一根簪子,说危机时刻,能帮她。

    因此,她一直戴在头上。

    叶鹏飞关她,却没去取她身上的东西。

    他说,若是她敢寻死,就让于嬷嬷他们都去给她陪葬。

    现在就是危机时刻,她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有一小包白色的粉末,只要朝人一洒,那粉末就让人昏厥。

    她计划了好几天,终于找到了今晚这个机会。

    从送饭人的口中,知道叶鹏飞不在家,叶菲菲出去会友,叶家没有什么人,于是她就把粉末用起,一直跑到关押于嬷嬷的地方,可惜那儿好几人看守,她差点被发现,只有先逃出叶府,找人来帮忙。

    此时走在街上,安雪莹首先想到的是去找母亲的那个姐妹。

    “你知道不,宁国公府真的算是完了,证据越来越多,现在都说只等陛下处置了。”

    “还好咱们夫人早早就说与宁国公断了关系,不然的话,那就倒霉了。”

    “那是,你看咱们夫人多精明的人,出事之后,去都没去叶家通知宁国公的女儿。”

    “发生这种事,有多远,避多远……”

    两个门人的对话,传到她的耳朵里,安雪莹的心都凉了。

    她这些天一直都在等着姨母出现,原以为是被叶鹏飞拦了下来,如今才知道,姨母早就迫不及待的把他们的关系撇清了。

    到了危难时,才知道亲人未必亲。

    偌大的辰州,繁华热闹,安雪莹却从没觉得这么冷过。

    举目无亲。

    无人可靠。

    就连一个说话的人,都寻不着。

    她逃出来,又有什么用呢。

    她靠着墙角,漫无目的地走着,心里想着,她还能怎么办,要是叶鹏飞回来后,看见他没在,一定会把气儿撒到于嬷嬷和碧玉身上的。

    到现在,她已经知道,叶鹏飞是一个多么表里不一的人。

    她必须得想办法,看看有没有人能够帮她。

    能在辰州管得到叶鹏飞的人,必定是有几个的,可是安雪莹认识的,只有一个。

    辰王南宫止。

    想到他,安雪莹脑海里想到那一天他的眼神。

    她之前一直不知道,在愤怒和悲伤之中,他眼底还有一种情绪是什么,如今终于明白,那种情绪,叫做恨铁不成钢。

    他说的没错,自己是白瞎了这么一双眼。

    有那么多的事实摆在面前,她却一直视而不见,如果是云卿……她肯定早就看出,叶鹏飞的举动是那么的异常,那么的包藏祸心。

    其实安雪莹并不是不知道,只是她与云卿所处的环境不同。

    云卿经过上一世的背叛与伤害,对任何的异常都格外敏感。

    安雪莹是温室里的花朵,接触的,大部分是美好和温暖。

    她往最好的方向来估算人心,却不知道有些心,天生便坏透。

    如今她能找的,只有辰王一人。

    以他的地位,应该可以把于嬷嬷她们救出来。

    可是安雪莹还是犹豫,她上次打了他一巴掌,还是因为叶鹏飞,并且还说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不应该再去找他。

    但是于嬷嬷她们……

    安雪莹犹豫着,为难着,最后决定,和那么多人的安危来比,反悔自己说过的话,不算什么。

    根据记忆里辰王府的方向,安雪莹走了许久,到了辰王府的面前。

    夜色很深。

    敲了一会的门,就出来一个侍卫,看得出辰王府的纪律很好。

    望着眼前这个纤细的女子,侍卫有点儿眼熟,“请问有什么事?”

    安雪莹深吸了一口气,细细的嗓子在夜里声音很分明,“请问辰王在府中吗?”

    半夜三更的找辰王,看她纯真娇柔的模样,也不似那些个大胆的女子,

    “你找王爷什么事?”

    “你就说,叶夫人找他。”

    侍卫看了她一眼,“你稍等。”便关上门进去传话。

    安雪莹站在外头等。

    过了一会儿,侍卫出来,“王爷说,不认识叶夫人。”

    安雪莹呆了一呆,又慢慢地露出一抹为难,“那,能不能麻烦侍卫大哥,就说安小姐找他。”

    侍卫皱了下眉头。

    “拜托你了。我和王爷是认识的,现在有急事求见王爷。”

    美人哀求,总是能令人心软一些的,侍卫犹豫了一下,再次走了进去。

    过了一会儿,出来,朝着安雪莹道:“我们王爷说了,他也不认识叫安小姐的。若是安小姐有什么事,还是去找出身贫苦但是一直在努力的人。”

    侍卫感觉这句话有点不对头,但是王爷的原话就是这样。

    安雪莹虽然早就做好了他在生气的准备,但是听到他说不认识自己的时候,心还是不可抑制的颤抖了一下。

    而他后面那句话,完全就是她当时说过,还给她的。

    她也想找那个原来贫苦又努力的人,可是,那个人从来就没存在过。

    安雪莹没有太多的心思去想叶鹏飞,心里念着:果然,南宫止已不想见她了。

    可是除了他,别的人,她实在想不到,还有谁可以帮她。

    她咬了咬淡粉的唇瓣,扯出一个淡笑,“侍卫大哥,你和王爷说,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在外面等他。王爷什么时候消了气,随时可以出来喊我。”

    这柔柔弱弱的模样,侍卫赶人的话都说不出。

    最重要的是,王爷传的那句话,就不像不认识这位安小姐的。

    他点点头,转身进了府内。

    南宫止已经起来,披着外衣坐在椅上,闭着眼睛,脸色沉沉,看不出任何情绪。

    侍卫进来,将刚才的话报给他听。

    南宫止露出一抹冷笑,“那就让她慢慢等。”

    侍卫察觉到王爷身上那抹不悦的情绪,本来想替安雪莹多说两句的,只应下退了出去。

    安雪莹站在王府门前的镇门兽前。

    没看到侍卫再出来,她并没有太失望。当初既然伸手打了南宫止,现在再来求他,那就要做好心理准备。

    只是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于嬷嬷她们受的苦会越多。

    她抬头望着天上的星星。

    辰州的天空,因为靠海的原因,特别的明媚,星子也比京城看到的要亮许多。

    明明有这样漂亮的景色,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蒙了灰的心呢?

    夜风吹来,夹着白日没有的凉气,安雪莹急急忙忙地跑出来,还是那薄薄的裙子,抱着胳膊,搓了搓,却没有缩到避风的地方去。

    既然是诚心要来求南宫止的,那就不能图舒服,得显示出自己的诚意。

    侍卫从门缝里,看到那个柔弱的小夫人,一直都站的笔直,除了偶尔换换脚以外,就算冷的全身都打冷颤,还是连位置都没有挪过。

    真是可怜啊。

    也不知道怎么得罪王爷的。

    王爷可心狠,让小夫人站在府门前一个晚上。

    若不是辰王府前没有什么人敢捣乱,指不定早惹了什么歹人起了贼心。

    天色渐渐亮了,伴随着曦光一起的,还有天上绵绵的阴云。

    沿海地带的雨,说来就来,不需要太多的前奏,哗啦啦的就下了起来。

    辰王府里。

    有人一夜未眠,坐在椅上,一动不动,就如同石人一般。

    赵富在旁边守了一夜,眯着眼站着打了一个盹,听到雨打窗户发出的声音,醒了过来,上前把门窗关好。

    转过身瞧着南宫止睁开了眼睛,开口道:“王爷,外头下好大的雨,树叶子都给打落了。”

    南宫止静静地望着窗户。

    窗户被关的严实,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他的眼睛似乎能看到某个站在雨里,瑟瑟发抖的人。

    赵富在他身边多时,察觉到他情绪里面的那丝波动,紧着道:“这样的雨,落在人身上,只怕也承受不住多久。要是身体柔弱些的,指不定发一场高烧,就要病危。”

    南宫止薄唇抿了抿。

    他知道她身体不好,纤弱的就像根小棍子,随时可能被折断。

    可这小棍子在他心上抽的伤,没有一下是轻的。

    每一句话,都像是刀子似的,割得他心疼。她根本就不管他到底受不受的住。

    他也要让她疼一疼,让她知道,那天说的话,比这雨水要冰冷的多。

    看南宫止没有发话,赵富在心内叹了口气。

    一听到安小姐来,王爷就没再睡觉,明显心里放不下。

    现在却还不让她进来,安小姐那身子骨,是经得起风吹雨淋的吗?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