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锦绣嫡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005 一对狗男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大早,云卿就起床梳洗,穿着一件茄色的云绸半臂,下身月华色撒花马面裙,梳了个双垂发髻,翠色蝴蝶振翅簪子在两边,到了谢氏的院子,一起出了垂花门,坐上马车往柳府去了。

    到了柳府,谢氏和云卿一下马车,门上就有侯着的奴仆在前头带路,过了垂花门,到了铺陈绮席花厅。

    云卿一进门,就看见柳老夫人一身枣红色的妆花暗福字纹褙子,配着宝蓝色马面裙,脖上挂着一串碧玉珠子,本坐在鸭蛋青色的软榻上,一见谢氏和云卿,笑着站起身,喊道:“文娘啊,好些日子没见你了,可叫姑母想念啊。”

    一听这话,谢氏眼眶就湿润了,父母双亡后,在扬州也就剩下姑母这一个亲人了,当即往前几步,迎上去扶着柳老夫人坐下,行礼道:“劳姑母顾念,文娘早就想过来看看姑母,今儿个得空赶紧来了。”

    “表妹你可不知道啊,听说你要过来,老太太念叨了许久,今儿个一早就在这等着了,盼星星盼月亮一般呢。”坐在一旁的大太太连忙往上一步,瞧着站在谢氏身后的云卿,目光来回的打量了几眼,才开口道:“这是云卿吧,一眨眼,都这么大了。”

    柳老夫人的目光也落在了云卿身上,看着她抬着头,静静的站在原地,脸上挂着略微郝色的笑容,转头对着谢氏嗔怪道:“你看你,你忙你的,也不知道让云卿多来我这玩玩,如今看到我,她都觉得有些眼生了。”

    “哪里,是看到姑母太高兴了。”谢氏看云卿的表情有一丝异样,以为她还在想着退婚的事,连忙喊道:“云卿,来,给姑姥姥请安。”

    云卿这才抬起眼来,笑意盈盈的行礼道:“云卿给姑姥姥请安。”

    柳老夫人看着她行礼的姿势标准得体,脸上的笑容和大方自然,嘴角的笑不禁的柔和了些许,点头道:“来,来,给姑姥姥看看,生的真俊。”

    云卿低着头,一副羞涩害羞的模样,只有她自己知道,是怕一不小心瞳仁里面的恨意流露出来,让人察觉了。

    上一世,爹入狱了之后,她给已经恢复了永乐伯位的姑姥姥一家写信求助,一连写了七封,满怀希望得到的回应是:柳府和沈府彻底断绝关系,再不往来。

    这一切的原因她知道,她被齐家损坏了名声之后,柳家大太太曾经上门跟母亲说,看在亲戚的份上,愿意纳她做大表哥的贵妾,也是那一次,云卿说下那句惹来韦凝紫嫉恨的话语——宁为寒门妻,不为高门妾,当时就被大太太骂了商贾贱女,不知好歹,接二连三的打压沈家的生意,声名一度更差,直到后来遇上了永毅侯求娶云卿,柳家才收了手。

    眼前的人个个都笑的一脸慈祥和蔼,殊不知底下藏着什么样的黑心肠,他们口中说的和心中想的,完全不同。

    一番寒暄后,谢氏便开口道:“云卿,你不是一直说想见见几位表妹的么?”

    知道这是娘要和姑姥姥说齐家的事,把自己打发走,云卿起身应了,随着柳老夫人身边的大丫环银杏走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大太太和柳老夫人,谢氏这才开口道:“姑母,你可得帮帮文娘啊。”

    ……

    云卿出了花厅,银杏带着她往后院去,到了一处花园,云卿驻足道:“辛苦银杏姐姐了,这处茶花开得不错,我想在这里看一看。”

    园子里的确种了不少茶花,开的正是百媚千娇,银杏见此处是后院,也不担心,笑着道:“那表小姐就在此处看看,奴婢还有点事情,等会再到此处找表小姐。”

    此时正值春季,南方茶花春秋两季最为艳丽,叶浓绿而光泽,花形艳丽缤纷,是许多富贵人家都喜欢种植的品种,云卿边走边看,看那花色绽放层层叠叠,似百褶裙边妖娆,宛若女子最美的年华。

    上一世她才二十一岁,正似春来茶花刚刚绽放,已经夭折,这一世再重生到十三岁两天,心里感受截然不同,哪里有心思和那些表姐表妹寒暄客套。

    就在这时,前头似乎听到一个脚步声,她也不知怎么,只觉得不能让来人看见她,不由自主的拐到一处足人高的假山后头站住,透过一处鸡蛋大的石洞往前方看去。

    当云卿透过石洞看到前方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影,不由暗暗吃惊,这个人怎么可能进柳家后院?

    她看到的正是齐家长子,云卿现在的未婚夫齐守信,对于这个人,她印象不深,只记得前世他娶了柳家长孙女柳易青,其他的也没有心思再去关注。此时他一个男子,没有人带领,就这么大喇喇的闯进后院,是要做什么。

    云卿不禁的警觉了起来,接着,又一个身影闯入了她的视线,如果说开始云卿还不知道,在看到大表姐柳易青的时候,她也就明白了。

    “这个时候你怎么还敢闯进来?”柳易青手中捏着帕子,不安的看着周围,生怕有人会接近这里。

    齐守信轻轻笑了一声,一把抓住柳易青的小手,“你怕什么,若不是你母亲允许,我怎么可能进得了后院。”

    听到是大太太允许的,柳易青松了口气,半挑着水眸看着齐守信,娇嗔道:“人家到底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家,和你这么见面,给人看到总归是不好的。”

    “什么姑娘家,你都是我的人了,难道还念想着别的男人吗?”齐守信抓住柳易青的手放在嘴边一亲,手臂一捞,将柳易青搂在怀里,手掌开始不规矩的游动,“心肝宝贝,你可不知道,这些日子我可想死你了……”

    靠着男人发烫的胸膛,柳易青全身发软,半真半假的推着,“沈家的亲你什么时候退啊,我等得,肚子里的孩子可等不得……”

    假山后,云卿只觉得满脑子都是嗡嗡的响声,只听得到柳易青最后的那一句“肚子里的孩子还等不得……”,原来,上一世齐家不择手段毁了她的名声,也要立即退婚的原因不单单是巴结上了柳家,是因为柳易青早就和齐守信有了苟且之事,珠胎暗结,而无辜的她变成了牺牲品,用来保全他们两家的面子。

    手指紧紧的握成拳,连指甲掐在了肉里也没有察觉,云卿全身一阵冷,一阵热,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将这对狗男女的事情揭发出来,将这对毁了她一辈子幸福的狗男女活活掐死。

    ------题外话------

    求收藏嘛,大家的收藏和留言是给醉最好的鼓励……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