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锦绣嫡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004 最可怕的亲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马夫人闻言一愣,这云卿什么时候来的,刚才的对话她听去了多少,正疑惑着要如何开口。

    云卿身后的流翠提着食盒跟了进来,开始谢氏让出去守着的翡翠也赶紧进来,给谢氏到了杯茶水润气。

    云卿走上前去,十指纤纤,在桌上放金条的方盒上一过,一双凤眸如月灿烂,笑道:“百两黄金的确是不少了,一般人只怕是金子都没见过呢。”

    本来心里还有着点忐忑的马夫人,顿时松了口气,半掩着绢扇,暗道,瞧着这沈府大小姐长得跟仙女似的,到底还是个商贾之女,沾着满身的铜臭味,看到钱物就丢了魂,面上笑道:“是啊,就算是我啊,也少看到这么多金子呢。”

    “是吗?”云卿浓密卷长的睫毛轻轻的动了动,唇角漾开一丝讽刺的笑容,抬起头时候,脸上的笑容温婉和气:“原来马夫人是这个意思啊,在齐大人的眼底,一纸订婚书不过值个百两黄金,是一份可以随意买卖的契书而已,今儿个云卿算是长了见识了,想必以后这天下的婚约只要出的起价钱,那就可以随意的取消,什么媒妁之言,金口之约,那都没有意义,简单的以金银论之好了。相信到了九月的政绩考评里,提刑按察司一定会给齐大人记上一份大功的。”

    这话棉里带针,听得马夫人心肝儿一颤一颤的,大雍自开国以来,双帝制定了一条官员考核之法,每年三月,九月提刑按察司将省、府、州、县各级官员政绩和名望都会做一个统计考察,呈上御台,这上面记录的一切关系了官员升迁。

    大雍的官员不仅仅需要能力出众,还需要品德好,若品德不好,也难以得到重用。

    “沈小姐真是开什么玩笑呢,提刑按察司哪有空管这些家事呢!”马夫人脸上笑容一僵,勉强的吐出一句话来。

    “提刑按察司有空没空我当然不知道,不过他们从不开玩笑就是。我娘下午还有事情要处理,就不陪马夫人在这里嗑牙了。”云卿明媚的一笑,转身坐在了紫锻塌上,端起茶杯来。

    端茶,送客。

    手指紧紧的拽住扇柄,马夫人看着云卿幽黑深邃的凤眸,里面闪现的光芒点点如碎金,透着几分摄人的犀利,莫名的就有点心惊,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使劲的摇了几下扇子,转头望着谢氏,“沈夫人,今日这事……”

    “我也乏了,不再招待你了,翡翠,送马夫人出去吧。”谢氏早就想送客了,此时更是一会儿都不想看到马夫人这张脸,硬生生的对着翡翠摆手。

    “那好,等下次再说。”马夫人欢快的应了,瞟了一眼桌面,就要走出门,谢氏开口叫住她,“慢着,这个还请马夫人你拿回去,我沈家虽不是什么高门深府,但是廉义寡耻还是知道的,沈家不曾做错什么,齐家也不要做的太过分了!”

    说罢,将方盒一推,翡翠立即拿了往马夫人手中一放。

    “哼!”眼见这游说之事失败,马夫人的胖脸也拉了下来,两颊的肉一抖,捧着方盒冷笑,“真是给脸不要脸,现在还给你们几分面子,到时候闹出什么来,莫说不顾老一辈的情意!”

    待马夫人的身影消失在竹帘后,谢氏才泄了口气一般,琥珀连忙拿了个靠垫放在她身后,这才舒服了一点,转头看着云卿坐在一旁,皱眉道:“你怎么不好好呆在屋中休息,跑到这来干什么!”

    这退婚的事她知道便好了,让女儿也听到了,做娘的心里实在是不好受。

    “娘,云卿已经好了,总闷在屋子里也不是回事,刚才吃了碟点心,觉得味道不错,特意拿来给娘试试的。”流翠走上前来,将提着的填漆描金食盒放在桌子上,打开盒子,将里面的几碟点心一一摆在桌面上。

    谢氏望了一眼,实在是提不起兴致,叹了口气道:“方才你蹦出来做什么,娘不是说过这亲事无论如何也不会让齐家退了的么,你这么一说,指不定那个马夫人到齐家怎么添油加醋的说上一通,到时候你进了齐家的门,他们还不得怀恨在心,借机磨搓你。”

    “娘,你莫说女儿了,刚才她怎么损贱咱们沈家的,就算女儿今日不出来,嫁过去难怪就有好果子吃吗。”云卿绕过去,坐到谢氏的旁边,握着她的手道,“他们是下了决心要退咱们的亲。”

    谢氏何尝不知道齐家的心思,若不是为了自家女儿,她何必忍气吞声的,这女儿家被退婚了,就算是两家自愿退婚的,在别人眼底,肯定是女方做了什么丑事,否则,怎么会同意退婚。

    她叹了口气,悠悠道:“偏偏你爹又出门做生意去了,一时半会也回不来,不然可以让你爹去和齐大人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算爹回来了也一样,齐家是巴上另外的高门,无论如何也要退了这个婚的。云卿在心内道,伸手拿了一个绿豆糕给谢氏,“娘,你吃一个试试,这个可是厨房赵大娘新做出来的,加了桂花蜜在里头,吃起来特别的香呢。”

    瞧见女儿眼底的那一份期盼,又想起刚才马夫人说的那些话,女儿心底肯定是不好受的,谢氏接了过来,咬了一口,入口即化,甜香软糯,味道的确不错,云卿见她吃了,又端了茶给她。

    “齐家仗着自己是官宦人家,以势欺人。”谢氏接过茶,眉尖微蹙,思索对策,看着桌上的绿豆糕,忽然间神情舒展开来,“对了,娘差点忘了,你姑姥姥家在扬州也是名门望族。明儿个娘带你去,让她给你主持公道,看齐家还如何说。”

    若不是女儿拿了这个绿豆糕过来,她还想不起来,这赵大娘就是她嫁过来后,姑母知道她爱吃点心,特意送过来的。

    谢氏口中的姑母,是谢氏父亲的嫡亲妹妹,嫁给了原扬州长乐伯柳老太爷,这长乐伯的爵位原本是柳老太爷兄长的,因兄长早逝,膝下无子,乞嗣后陛下将长乐伯位给了柳老太爷,但是五年前柳老太爷死后,此爵位就被收回,没有再世袭下去。现在柳太老爷的大儿子在府衙任同知,二儿子乃下属州县的知县,三女儿嫁给成武伯做了填房。在扬州一方影响力还是颇大的。

    云卿低头,目光落下,像是在看着锦榻上的花纹,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所以齐家为了以后的前途,要赶紧甩了沈家的亲事,好报上柳家的腿,若不是前世的她后来得知了齐家娶的是柳家的长孙女,她也没想到,在后面捅刀子的人,还有自己的亲姑姥姥,亲舅母。

    ------题外话------

    求收藏啊,╭(╯3╰)╮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