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锦绣嫡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001 正室变姨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沈云卿提着裙摆跑进院内,不管身后婆子仆妇的阻拦,冲进院内。

    这是侯府的主母院子,是侯府夫人居住的地方,也是她曾经居住了半年的地方,那时这院子里的人看见她只会叫“夫人”,不会像现在横眉竖眼,死死的拦住她,在她身上拉扯掐捏。

    从两个月前起,她不再是侯府的夫人,只是一个卑贱的姨娘,就算是府里体面的大丫环,都比她有身份多了。

    “沈姨娘,你不要让我们难做,夫人吩咐过,没有她的允许,姨娘不许进她的院子!”一个婆子狠狠的抱住沈云卿的腰,手指暗暗的在她腰间狠掐。

    一阵阵暗痛从腰间传来,沈云卿咬了咬牙根,对着里面大喊道:“夫人,夫人,求您见见我,我有要紧事找您。”

    “谁在这里大吵大闹的?”一个穿着簇新水红色绫袄,外面罩着浅绿色比甲,露出下身月牙白裙边,一头乌亮水光的墨发梳着单髻,无不显示她是个被男主人受用了的大丫环。

    婆子一见她,立即赔笑道:“雪兰姑娘,是沈姨娘要见夫人呢!”

    “一个姨娘也在夫人面前称我,侯府的规矩是摆设么!”

    “啪”的一声,一个耳光扇在了她的脸上,雪兰站在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沈云卿,就是这个女人,坚持不准侯爷纳了她做通房,断了她的富贵路,还好她另投了明主,才有了今日通房的地位。

    沈云卿紧紧的咬着牙根,吞下被扇的仇恨,在心内默念,她还要救父母出狱,不可动气,不可动怒,再委屈,也要吞下去。

    待心内平静后,抬眸深深看了一眼雪兰那妖娆的眉眼,便继续望着内室门口喊道:“夫人,夫人……求您了……奴婢知道您在……”

    “怎么了,这么冷的天,还有人不得安生?”带着股慵懒的声音穿了出来,在里面听够了戏的韦凝紫终于慢慢的走了出来,一身大红绣芙蓉妆花缎长裙,披着大红色的斗篷,手中抱着暖炉,仪态万方,贵气的很。

    看着台阶上的女人,沈云卿脑海里记起两个月前父亲因染料问题进了牢狱,她四处求情无法,只有去求韦紫凝,她的兄长步步高升,现在已经是新皇的近臣。

    那时候还是侯府侧室的表姐笑着对她说,她一个姨娘帮主母父母不太合适,若是主母帮助姨娘,那便顺理成章了。

    一句话,沈云卿犹豫了几天,终于敌不过那每日传来父亲受苦的消息,自愿由妻贬为妾,而原来的侧室韦凝紫,升为侯府夫人。

    为此,侯爷还不高兴,终究被她对父母孝意决心给磨软了,又说他身份敏感,本来不欲插手这件事,在沈云卿苦苦哀求下,拿了打点的银子也去朝中疏通。

    两个月下来,她在侯府被人欺辱,打骂,随意一个丫环都可以踩她到泥里,最后得到的消息却是连母亲都入狱了,顾不得脸上被打肿,她往前挣扎,婆子们放开手,她噗通跪在地上猛的磕头,一个个脆亮的磕头声在院子里十分清晰,一边磕头一边喊道:“夫人,求求你,救救奴婢爹娘吧,他们也是你的姨妈姨夫啊!是你娘的姐姐姐夫啊!”

    韦凝紫静静欣赏着她求情的姿态,看着苍白依然美丽的容颜上,因为用力磕着地面变得青紫破皮,心里一阵舒爽,脸上带着十分高贵的笑容,眉宇间带着点哀伤,叹了口气道:“沈姨娘,不是我不肯出手救你父母,只是他们早在三天前就被斩首了,沈府也被抄了个干净,死了的人,就算我是侯府夫人,那也是没办法帮你找得回来的。”

    三天前就被斩首了,沈府被抄了。

    沈云卿一下软了下来,刚才磕头的那股狠力一下不见,瘫坐在冰冷的地面。

    爹娘死了,沈府被抄了,以后她没有亲人,再没有娘家了,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上,像个孤魂野鬼一样。

    可是……她一下抬起头来,看着韦凝紫,泪染了的双眸里透着幽光,“那为什么三天前,我来求你的时候,你让我回去等着!”

    那目光清透,冷冽,仿若一下能将人心看透。

    “因为我就是要让你这个自小父母双全的千金大小姐,尝一尝父母双绝的滋味。”韦凝紫再不用伪装,看着沈云卿的目光恨不得将她生嚼。

    沈云卿神色一窒,抬头望着韦凝紫,那张记忆里总是温柔和她说话的面容仿若一下变得陌生了起来,沉吟半晌后,开口道:“是你陷害的爹娘?”

    韦凝紫冷笑一声,微微的伏下身子,轻轻的在沈云卿的头顶上方,一字一句,清晰无比的说道。“不然呢,染坊里怎么可能有人随便能进得去,将明令只有天子服可用的’乾坤黄’加在里面呢,再说了,你们家巨富之名名扬天下,陛下,早就想抄了你们家了,我不过是动了点手脚,将事情提早发生罢了。”

    “你就不怕侯爷知道这些吗?”沈云卿尽力的稳住自己的声音,双眸染上了死灰一样的色彩,紧紧的盯着面前打扮华丽的女人。

    她知道,韦紫凝在乎侯爷,宁愿做侧室,做妾,做妹妹下面的妾,也要嫁给侯爷。

    闻言,韦紫凝捂着嘴笑了起来,眼角都是笑意,看着沈云卿的眼神藏着深深的怜悯,“你也不想想,若是侯爷真是那么在乎你,怎么会让你从正室变成小妾,一个商贾之女,一个被退婚了的商贾之女,一个被退婚了已经失贞了的商贾之女,侯爷他为什么会喜欢这样一个人,我的好表妹,你就真的没有好好想过侯爷当年为什么要娶你吗?”

    “你的那些打点银两有多少,你的整个嫁妆有多少,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换回来的银两就算是砸都可以将天牢的门砸开了。有了这笔银两,侯爷以后的官路肯定更加亨通,指不定有天还可以晋升为国公呢,这一切可都有妹妹的功劳呢!”

    “你知道这几日侯爷为什么不在府中吗?因为他带兵去抄沈府了,作为沈府的女婿,他清楚知道每一处藏金的地方,一个都不会错漏的。”

    “只可惜啊,陛下抄了你的家,不然的话,等到姨夫姨母死了,那富甲一方的家业是落在侯爷手中的……”

    每一句话,就如同一把的刀子捅在她的心口,**,又捅进去,再**,将心脏搅得血肉模糊,喉咙如堵塞了一般,沈云卿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脸色由白到黑,由黑到青,终究又到了一片死白。

    终究是她太天真,以为遇见了良人,到头不过是引狼入室罢了。

    难怪,自从侯爷答应她打通关节后,每隔两三天就要到她这里拿钱去,满心思都在能将爹娘救出来的她,未曾想过,那么多的金银都不能打通的路,一开始便是死路。

    心内暗暗冷笑,沈云卿全身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苍凉,那种黄昏落幕的色彩仿若在她身上踱了一个圈,让瘦弱到可怜的身躯抖动了起来。

    好一个情深如海的姐妹,贴身耳语,亲密交谈,不过是一场戏。

    好一个非卿不娶的相公,温柔体贴,跪门求亲,不过是为了利。

    一个两个都是披着人皮的恶鬼,将沈家啃得干干净净。

    好一个识人不清的沈云卿,是你,是你将沈府推到如今的境地,你愧为沈家女,不配做沈家女!

    眉宇带上了深深的戾气,沈云卿缓缓的开口问道:“为什么恨我?”

    “你不是发誓绝不为妾么,现在跪在这里,还不是自甘为妾,叫我一声主母!”韦凝紫低头像看着一只蝼蚁一般,眼底光芒闪烁,“只可惜,侯爷让我在他回来之前将你处理了,否则的话,我还想再多看看你跪在我面前,像狗一样祈求我的样子!”

    宁为寒门妻,不做高门妾。

    沈云卿垂下眼,睫毛控制不住的轻颤,仅仅因为这么一句话,让一个人能如此疯狂,将自己的亲姨夫姨母陷害入牢。府门被抄,全家皆斩,从此以后,沈府一门等于绝户,再无后人,再无后人。

    仅仅一瞬间,她面沉如水,只余一汪死寂,一双水眸深邃如同暗夜,墨一样的漆黑。

    “想必你们也不会放过我吧?”沈云卿苦笑道,一声长叹,面沉如水,只剩一片死寂,“罢了!只是,表姐,我有一件事想求你,能不能为我父母买两口棺材下葬,云卿必有重谢。”

    韦凝紫疑惑的看着沈云卿,她的嫁妆都没了,还有东西可以重谢的。

    “表姐还记得我娘有一套翡翠首饰么,那是我外婆家传至宝,我没放在嫁妆中,藏到了一个地方。”沈云卿轻轻的说着,眼中带着期待。

    那套首饰,韦凝紫是记得,她只看沈云卿在一次宴会上戴过,当得上称为价值倾国,那样的好的水色就是皇家也难得见到,不禁的动了心。

    “表姐,你只要答应将我父母埋了,这首饰的藏身地方我就告诉你。”

    一口棺材而已,让个下人去买了收尸就好了,沈云卿孝顺,韦紫凝是知道的,一口棺材换一套绝品翡翠首饰,根本就不需要对比,她笑了起来,“即便是表妹不说,姨母姨夫的后事我也会办了的,何苦说这样的客气话,那套首饰是传家宝,若是消失了也太可惜了,表妹将地方告诉我,我好好收藏起来,一定珍惜。”一番话,说的倒是漂亮,可惜糊不住底下那肮脏的心思。

    沈云卿左右顾盼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道:“表姐,你靠拢点,别让其他人听了去。”

    院子里还有些丫环和下人,韦凝紫也不愿意她们听到,小心的凑过去一点。

    低下头,凑拢了过去,沈云卿轻声道:“表姐,你可记住了,那地方就是……”

    “到底在哪?”韦凝紫根本就没听清楚后面的话,皱眉问道。

    “你靠近点,太大声给其他人听到,我不想这传家宝落到其他人手中,到底表姐你还是外公的外孙,也不算外落。”

    一句话,说的相当的有理,韦凝紫也觉得是这样,自己到底是沾了血亲的,再加上一句老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于是她又靠近了一点。

    “这个地点就是……”

    声音还是很小,韦凝紫不自觉的往沈云卿的地方靠了过去,纤细的脖子暴露在了一双深含愤怒的目光之中。

    只听一声院子里发出一声惨叫,韦凝紫猛的往后一栽,瞳仁放到最大,手指捂在脖子,那里插了一根黑色钗子,鲜血不断的从手指缝中涌出,像是河水决堤,完全拦不住。

    满院的婆子被这突然的一幕吓得一跳,没有人能想到,这个素日里温婉秀丽的夫人能做出这样激烈的行为。

    院中沈云卿长发披散在背后,头上的簪子已然不见,看着韦凝紫的眼内都是嗜血的癫狂,仰头狂笑,笑声中透着无尽的凄凉和酸楚。

    “给我打,打死这个**!”随着血液的流失,脸色变得苍白,韦凝紫用最后一口力大声喝道。

    乱棍如雨,噼里啪啦的对着沈云卿打了下来,如同对着一头死猪在拍,背上皮开肉绽,烂成肉浆,鲜血不停的流在地上,汇成一滩滩的红色小河。

    嘴角有血丝流下,她愤恨地转头,望着主院的方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那个男人,只可恨她没有机会手刃此獠,为父母报仇!

    若有来世,就算坠入十八层地狱,她也不会放过这个人面兽心的禽兽!

    ------题外话------

    新文开张,希望亲们多多支持。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