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锦绣嫡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日后就只能靠她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雪莹猜测以于嬷嬷精明的眼睛,肯定已经猜出两人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可是让她直接承认两人之间的关系,对于她来说,还是十分困难的。

    嘴唇动了动,她还是没能说出来。

    不止是于嬷嬷那层过不去,自己想起要做辰王的外室,也觉得羞愧。既然自己都觉得羞愧的事,对于她来说,那便是难以启齿的。

    于嬷嬷看了她一会,瞧着她的神情,心底的猜测知道是十有**了。

    于嬷嬷虽然平日里是讲规矩,但是宫里出来的人,也很现实。贞洁名声这些东西,是重要,可是比不过性命重要。眼下若不是自家小姐豁出去求助了辰王,她们一干人等,还不知道被那姓叶的畜生弄成什么模样。

    于嬷嬷仅剩的一只眼底露出一抹难过和自责,终究没有继续沉默着,让安雪莹觉得难堪,开口说了另一件事,“小姐,不知道辰王这儿,有没有国公爷他们的新消息?”

    这件事发生了许久,于嬷嬷知道的时候已经过了一段时间,接着她们又被关了起来,和外界没了联系,更别说得到京城里的消息了。除了安雪莹以外,于嬷嬷心里惦记着就是京城那边国公府的情况。

    说到父母亲的事情,安雪莹自己的事情就没被放在后头了,她从昨天到今日,脑子里都是于嬷嬷他们的事,还真没问辰王京城那边的情况,心下觉得自己难免不孝,就在她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南宫止走了进来,“宁国公府的家眷,现今都押在天牢中。”

    “天牢里?”碧玉小呼了一声,于嬷嬷看了她一眼,现在也没像往常一般训斥她失礼。

    南宫止并不拘泥这些,“现在并无大碍,谨王如今接手此事,天牢的人大刑是不会用的。”剩下的话就没说了,虽然是不会用刑,但天牢里那环境,也说不上什么舒畅的。

    “陛下的意思是怎样?”安雪莹问。

    “陛下如今的态度也只是让谨王去查此事真伪,待查清之后,再处置。”南宫止虽不在京城,京城里的情况还是很清楚的。

    五皇子登基一年时间,总有一些人不安分,想要做点什么。

    但宁国公的事,他也不好说什么。至少如今手头得到的信息,现在很多不利的证据都指向他。

    和于嬷嬷聊了一会儿,她受了重伤,年纪也大了,不多一会就有点疲累,安雪莹嘱咐着,“嬷嬷,你先好好养着身体,我这儿你别担心。”

    于嬷嬷望着她,“小姐,老奴如今这样,也不说什么话了,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身子。”

    安雪莹点头,让她好好休息,出了门外。

    碧玉给于嬷嬷盖好了被褥,疾步追了出来,看了看站在安雪莹身边的南宫止,欲言又止。

    安雪莹看了下南宫止,南宫止望着她,眼神深黑,似是在等待她说什么,安雪莹想了想,朝着碧玉道:“辰王是我们的救命恩人,碧玉,你有什么事,可以当他面说。”

    救命恩人也不能听别人的家事,更多的是,安雪莹心里已经觉得,自己迟早要做南宫止的外室,如今这么抵触,到时候还不是要习惯的,不如就先这么着。

    碧玉也没多犹豫,她看出辰王和安雪莹之间那点不寻常的气息,只不过有辰王在旁边,她有些紧张,“小姐,你的嫁妆,还在叶家。”

    碧玉想的远,不管宁国公到底有没有参与当初龙二的谋反之事,自家小姐和叶家的缘分也是到了尽头。

    假设国公爷最后这事查出来,他是清白的,知道叶家这样对待小姐,那肯定容不得。

    退一万步说,国公爷这事没法洗干净了,那叶家也不愿意和小姐有关系了。

    既然小姐怎么和叶家都不会有关系,那起码得把嫁妆拿回来。

    在辰州呆了一年,碧玉觉得,即便小姐日后不跟着辰王,有那么大笔的嫁妆,在辰州也能过的好好的。

    嫁妆的事安雪莹是记得的,西林拿着银票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就记得自己的嫁妆,只是这一会儿,她没想到办法,怎么去要回自己的嫁妆。

    碧玉本来也没想到的,可是看到辰王,她就耍了点心眼,急急忙忙追上来说,有点儿让辰王知道的意思。眼瞧着安雪莹没有向南宫止这边儿想的意思,有点急。

    她是知道叶家人那德行的,嫁妆多在叶府放一天,也许就要少很多东西。叶菲菲当着安雪莹的面都能恬不知耻的拿东西,更何况现在他们宁国公府的人,一个都不在呢?

    南宫止看了眼碧玉,再看低头在想着什么的安雪莹,心里感叹幸亏小兔子身边的嬷嬷丫鬟是个忠心的。

    他朝着碧玉道:“我知道了。”

    碧玉赶紧行了个大礼,“多谢王爷。”

    安雪莹听他两人对话,略有些不明,想了一会儿,神色带着点紧张,“王爷,你已经帮了我许多,嫁妆的事,我自己想办法。”

    南宫止并不直接拒绝,只问,“你有何办法?”

    安雪莹哑言。刚才她其实就是在想办法,自己去叶府拿的话,如今她和叶鹏飞之间的夫妻关系还存在,贸然去拿嫁妆,多半是拿不出来的。

    而且叶府如今也不是她随便能去的,叶鹏飞对嬷嬷这样,对她不定也能下得了手。

    自己去拿,只有和离,或者被叶鹏飞休妻,不是叶家人了,才能取回嫁妆。

    她瞧着南宫止那带着“我就知道你想不出来”的眼神,心底有点儿气,一大部分气自己没用,一小部分生气他就是那么笃定自己没用,闷闷地道:“这事我要想两天。”

    “你不怕叶家人把你的嫁妆都藏了卖了?”南宫止问。

    “我的嫁妆都是有单子登记的。”安雪莹抬起头来望着南宫止。

    不错,现在还知道嫁妆有单子登记,“那要是叶家怎么也不拿出来,对着你哭穷啊,已经都用掉了呢?”

    对,还有这种情况。安雪莹又犯难了。

    “那就让他们买了府邸也要补上。”南宫止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卖了房子,他们住哪儿?”安雪莹说了这句话后,就看到南宫止的嘴角一挑,露出一抹她都看得出来的讽刺笑容,顿时脸都红了,淡唇动了动,“我是觉得他娘年纪大了,没屋子住不大好……”

    说着,自己声音也小了。她并不是不知道叶老夫人,叶鹏飞,叶菲菲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平素做人,总觉得把人赶到街上,没有屋子住,是件很残忍的事情。

    南宫止知晓她心性,语气里没有责怪,边走边道:“假如我前日里没让你进辰王府,你在哪儿?”

    安雪莹瞟着两旁整齐的树木,她要是没进辰王府,现在……身无分文,还淋了大雨,病重昏倒在街上,定然是极惨的。

    她又沉默了。

    “宁国公府的事,你心底应该有个数。做最好的希望,做最坏的打算。”南宫止停了脚步,转了半身对着她,“若真发生最坏的情况,你得为你和你身边的人打算。”

    安雪莹抬头,阳光透过两边茂密的树叶,照在她瘦削的脸颊。

    对于家中发生的事情,她倒没有像一些女子整日里哭泣,难过却是当然的。这些天为宁国公府的事,为叶府的事,为各种事,她人一下消瘦了不少。

    如果发生最坏的情况,那就是父亲母亲都要被判死刑,那……

    “你是外嫁女,看陛下如今的态度,多半不会扯太多人,如果不牵扯进去,日后剩下的人,就只能指望你。”

    就像于嬷嬷,就像碧玉,还有那一竿子陪嫁的人,日后就只能靠她了。

    在宁国公府,母亲就把一些事务给她打理,到了叶府一年,她早就知道,在这世上活着,可不是绣花看书就能成的,样样事,都是靠银钱撑着的。她,从小就身居闺中,学的是如何做一名大家闺秀,其他的生存技能,一丁点都没有。

    就算有银钱,也没有多聪明的,能够钱生钱。就算能,宁国公府出了事,手头的铺子,定然也会受到很大的波及。

    如今她能傍身的,就是母亲给她准备的嫁妆了。

    南宫止话说的并不算多少,可让安雪莹察觉到自己有些想法是多愚蠢,她现在肩膀上的担子,比以前重了。不能光凭着善心去体谅一些不值得体谅的人,也要独当一面了。

    “谢谢王爷,嫁妆,我一定会都要回来的。”

    听到安雪莹这话,南宫止高兴又有点气,这小兔子想明白了,可怎么还不知道借他的力呢?有力可借的时候,当然是要用最便捷的方式,最快的速度,达到目的啊。

    可安雪莹真没想那么多,她现在想不到要回嫁妆的办法,和南宫止这么一聊,满脑子里又都是宁国公和国公夫人两人的情况。

    父亲母亲,还有哥哥都入了天牢,她心里满满地都是难过。

    安雪莹想到母亲,眼中有泪花,“王爷,我想去一趟京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