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亚偷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亚偷情 第一部分 情绪中的恋爱:《花样年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情绪中的恋爱:《花样年华》

    偷情偷心:精神出轨的终极解密

    001 偷情偷心:精神出轨的终极解密

    序章 情绪中的恋爱:《花样年华》

    昏黄缠绵的灯光,摇摆玲珑的身躯,这一切暧昧都源自于这里。

    “如果我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和我一起走?”

    “如果你有多一张船票,你会带我走吗?”

    那陈旧的收音机里传出的凄美而心酸的旋律,两个人呆呆坐着,隔着一条长长的电话线互诉衷肠。周围一切都变得如此安静,心里泛起浅浅的涟漪,似有波澜却不壮阔,就是那份割舍不下的情思,始终无法忘却。这是一段亚偷情的故事,一男一女,发乎情止乎礼,不敢越界半步,只是那样看着对方,眼神里有些许兴奋也有些许哀伤。

    那是20世纪60年代的香港,周慕云和苏丽珍从素不相识变成了仅有一墙之隔的邻居。他们有各自的家庭,有各自的爱人。也许这就是一种缘分,让一对原本相隔千里的人能相聚在一起。这样的邻居生活让周慕云和苏丽珍逐渐熟悉了起来,在楼道里,他们用一句简单的“这么巧”来回应彼此的孤独,然后缓缓转身,就这样擦肩而过。

    倘若,二人永远只是有这样一句简单的回应,那此后也不会有刻骨铭心的痛楚。不知道是上天怜悯,还是上天调皮,偏偏让本该平静的两个人因为伴侣的出轨而有了共同的遭遇。面对伴侣的背叛,周慕云和苏丽珍开始向彼此倾诉。谁知道这种倾诉是宿命的安排还是他们有意的报复,双方就像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一样紧攥着不放。也许,在彼此眼中,自己不过就是个倾诉对象而已,一切发生的那么自然,又那么简单。

    日子一久,周慕云和苏丽珍变成了好友,无话不谈。他们从此像极了一对恋人,一起吃饭,一起谈论文学,也一起在房间里吃糯米鸡。他们告诉对方,他们不会像自己的伴侣那样做出越轨的事情,然而,他们内心却渴望那样。

    有些事情,不知不觉就会发生。周慕云和苏丽珍终究是对对方产生了难以自拔的感情,这段揪心又伤感的感情就此开始。周慕云彷徨,苏丽珍挣扎,他们守着道德底线却想紧紧把对方拥在怀里。爱,还是不爱,这终究不是可以克制的事情,唯一可以克制的,就是那难以熄灭的情欲。他们最终守住了各自的底线,爱过,就这样放了,彼此都回到各自的生活里。

    心里是痛苦的,这一点毋庸置疑。苏丽珍坐在周慕云曾经住过的房间里泪如雨下,她还能做些什么,除了用眼泪来祭奠这段不该有的感情,似乎没有其它方法;周慕云对着吴哥窟的石洞,长长的一段倾诉,他把这段感情用土埋在了吴哥窟的石洞里,让它永远留在那里。

    花样的年华,花样的男女,花样的情感,却无法开出绚丽的花朵。这最终是个没有结果的结局,始终是在亚偷情的圈圈里,偷情的樊笼终究还是没有打开。

    苏丽珍也许会偶尔想起,那个坐在面摊,独自吃着云吞面,脸上无限寂寞的周慕云。周慕云也许会偶尔想起,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保温壶,摇曳而来,眼里处处忧郁的苏丽珍。那一个小小的面摊,那一条潮湿的旧路,两个同样伤感的人。他们坐在一起,吃自己的云吞面,想自己的心事,那种压抑而伤感的气氛用不起任何语言。两个人,两颗心,两份感情,两份痛苦,就这样交织在一起,令人伤怀。

    周慕云曾经很勇敢地对苏丽珍表达过自己的感情,他想就这样轰轰烈烈地爱一次,不再克制,不再犹豫。可是苏丽珍,面对他的表面却只有沉默。就是这种沉默让周慕云彻底绝望,他请求苏丽珍能亲口拒绝他,让他学会承受,也让他清醒。苏丽珍答应了,她拒绝了他。

    周慕云看似放下了心中巨石,缓缓说了一句:“以后你自己好好保重”。

    然后,放手,转身……

    望着周慕云的背影,苏丽珍内心的狂澜立即决堤,她用一只手紧紧抓住另一只手臂,不住颤抖,脸上的是无法遮掩的失落、不忍和凄凉。

    最终,苏丽珍靠在周慕云的肩头嚎啕痛哭,把那许久的压抑都释放出来。周慕云轻轻拍打苏丽珍的肩膀,温柔地说:“好了好了,只是演戏,只是演戏”。是的,只是演戏,不仅仅是刚才那段对白,他们从相识到相爱就是一场华丽而无果的戏。那句“我爱你”,在这个时候变得十分沉重,以至于周、苏二人无法从口中说出。

    或许,一句“我爱你”根本不足以表达这种情怀。只有眼泪,无法抑制的眼泪,才能证明他们曾经相爱。

    苏丽珍坐在空荡的房间里,点燃了一只雪茄。整个屋子都是周慕云的味道,清幽而熟悉。眼泪,就这样不由自主落了下来。感情,就在这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味道里画上了句号。也许有一天,他们会相遇;也许有一天,他们会想起。可谁又能知道,这一天有多么遥远。

    灯光消失了,一切变得那么昏暗。从哪里开始,从哪里结束。苏丽珍想用这种方式做个告别,但心里响起的却是那句:“如果我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和我一起走?”……

    故事就这样落幕了,失落了的爱情,流泪了的伤心,最后看看,那消失殆尽的花样年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