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世界是部金融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世界是部金融史》 第四部分 并非尾声(危机年代)(1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并非尾声(危机年代)(14)

    全球金融海啸源于次贷危机,全世界人民都跟着美国倒了大霉……,所以,有人说次贷危机是一场阴谋。

    这事,没有。

    搞垮自己,就为拖累别人?闹这么大动静,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终于过上穷人的日子?破产,顺带剥夺别人?大概只有为吸引眼球才提出这种思维,这是古龙《绝代双骄》里一个典型的恶人“损人不利己”——白开心。

    就算美国统治者有这个贼心,包括美国人在内的全世界广大人民也不会答应!

    说次贷危机不是阴谋,是因为金融根本没有这么大的魔力。次贷仅仅只是一种融资模式,一个融资模式就能搞垮全球经济,留你何用?

    万事万物,有因,才有果。全球金融海啸,也如此。全球金融海啸只是一个马甲,如同一个幽灵,它早就游荡于世界了。

    在国家战略中,只有白痴才这么干。

    说次贷危机是场阴谋,太高抬阴谋者了,也太高看金融了。

    说危机不是阴谋,是因为金融根本没有这么大的魔力,次贷只是一种融资模式,也只是诱因,如果金融的破坏力真的这么巨大,要它何用?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莫非,金融就为制造危机?

    现在,分析这场危机的文章铺天盖地:有人把格林斯潘拉下神坛,非难20世纪末期他的低利率货币政策为本次危机埋下祸根;有人痛斥美国居民的消费习惯,信用消费透支了美国的未来;有人将祸端寄存到华尔街,指责无良的投资银行家,唾弃毫无用处的金融工程模型……

    这些,都对;这些,又都不对。

    说对,是因为这些都是诱发危机的原因之一;说不对,是因为任何一个因素都不可能引爆危机,更不可能诱发全球金融海啸。与其他金融海啸职业写手相比,我并不深邃。在这里,我也只能本着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给出一个更宽泛的视角。

    去掉细枝末节,勾勒出一个危机的骨架,或许我们能有新的认识:

    ……→经济繁荣→流动性宽松→房价上涨→发放次贷→对冲风险(CDO等衍生债券)→房价下跌→次贷损失→对冲衍生金融工具损失→市场信心下降→金融机构倒闭→流动性紧缩→实体经济下滑→大型企业崩溃→全球经济危机→……

    这个流程在现有作品(文章)并不少见,大家都知道。细心的读者可能注意到,在我们勾勒的骨架之前之后都有“……”这个符号。加入“……”,是因为这段时间大家感觉正好,因此更少有人注意到。

    万事万物,有因,才有果。金融海啸,也如此。

    现在,让我们顺着这个逻辑回到工业革命之前,在第8章我们曾提到过一个名词“生存经济”,现在,让我们温习一下。

    生存经济中不存在金融或者经济危机,这个时候人们能吃饱饭就不错了,市场的激励作用可以完全忽略,活下去才是最大的激励。倒是组成集体抵抗自然(异族)的激励非常强,于是我们有了氏族,有了部落,最后有了领主乃至国家。

    如果用当代经济学语言来描述,可以说这个时代人类的需求具有无限弹性,因此,无论生产什么,人类都能消费掉。

    于是,在这个时代,我们的历史中有了集权式的秦汉和罗马帝国,蒙昧时代,集权是抗衡自然的最佳途径。

    东亚始终在一个“集权-崩溃-集权”的圈子中循环,国家政权始终是最有力的主体,于是东亚人更相信力量(权力)是获得财富的主要途径。确实,东亚自古不存在经济危机,那是因为在西方殖民者到来之前我们始终没有跳出生存经济的限制,没有市场,何来危机?因为没有创新引导投资,获得财富的唯一渠道就是诈骗或者掠夺,所以我们有了“无商不奸”, 所以我们说“窃国者为诸侯”。当被掠夺者进入绝境,那就是农民的反叛与战争,这种经济循环的表现形式更为残酷,残酷到是战争,要死人,甚至灭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