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世界是部金融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世界是部金融史》 第一部分 第1章 钱之初,性本善(希腊—罗马)(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章 钱之初,性本善(希腊—罗马)(1)

    在优雅的希腊文明中,我们已经看到了金融的原型:你有,给你更多;你没有,把现在的也拿走。经过梭伦改革,雅典在公民间建立了一个纺锤型社会,在相对公平的体制下,人类社会开始了金融之旅。然而,嗜血的罗马只是“手中有钱,心中无剑”,在声色犬马中贵族开始无视社会规则甚至法律,当所有公民都无法谨守俭朴和忠诚,在一次大通胀中,罗马的辉煌戛然而止。

    雅典辉煌的秘密是什么?

    罗马共和国真的死于大通胀吗?

    神坛上的雅典

    在梭伦翻开木板的前一刻,他未必知道“六一农”的惨境,甚至没有想到自己的法令会缔造古希腊最辉煌的古代民主。梭伦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如果任“六一农”持续沦为奴隶,雅典要不了多久就不存在了。

    有人告诉我们,古雅典很辉煌,是西方文明的发源地,是一个梦幻之城。古雅典的辉煌,正值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古雅典当然比几百万年前的猿猴辉煌很多。

    这句话的另外一个意思就是雅典当时生产力仍然很低下,单个人或者单个家庭除了维持生存,剩余产品并不多。一件很小的事情,比如摔断了腿,人们就可能混不下去。

    一个人混不下去的时候,就得借债。

    于是,雅典城邦出现了亚里士多德笔下的特殊公民——“六一农”:借债者收成的六分之五要给债主作为利息,自己只有六分之一。如果收成的六分之五还是不够缴纳利息,债主有权一年后把欠债的农民及其妻子变卖为奴。

    六分之五高吗?

    如果六分之五的收入都不能抵偿利息,那就更别指望另外的六分之一能还本金了。说白了,“六一农”债务根本没有偿还的可能,本来就没积蓄,还要交出六分之五的收获,还能指望还钱?

    唯一的还款方式就是自己。

    货币只眷顾有生产能力的人,也只向一个方向集中,那就是最有效率的地方。这也是金融最残酷的地方:你有,给你更多;你没有,把你剩余的也拿走。这就是金融的本质,昨天这样,今天这样,明天也会这样,关于这一点我确定以及肯定。

    于是,雅典的很多人——很多公民,变为奴隶。

    比“六一农”沦为奴隶更可怕的是,这种债务体制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贫者愈贫而富者愈富,雅典公民丧失了获取财富的公平起点。

    这个起点是社会的希望。

    尽管标准不同,任何一个社会小康之家的沦落都是社会动荡的开始,贫困固然是不稳定的开始,小康的沦落则会使社会彻底失去自纠能力。这是一个没有支撑的社会,如果就连社会精英(当时的雅典公民)都失去了希望,社会也就真失去了未来。

    问题是,雅典城不能让自由民变为奴隶,他们是雅典公民,没有这些人,雅典就没有军队、没有税收、没有……指望贵族关键时刻出钱出枪,那是相当不靠谱的。

    幸好,雅典有梭伦(公元前638年~公元前558(559)年)。

    公元前594年的一个清晨,梭伦来到市中心广场上,他将架在木框中的木板翻转过来,木板上的新法律条文呈现在人们面前,这就是著名的梭伦“解负令”。由于欠债而**为奴的公民,一律释放;所有债契全部废除,被抵掉的土地归还原主,因欠债而被卖到外邦做奴隶的公民,由城邦拨款赎回。

    在梭伦翻开木板的前一刻,他未必知道“六一农”的惨境,甚至没有想到自己的法令会缔造古希腊最辉煌的古代民主。梭伦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如果任“六一农”持续沦为奴隶,雅典要不了多久就不存在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