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别笑,这是大清正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别笑,这是大清正史》 第一部分 第九章:三皇之战的盛世(14)(大结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三皇之战的盛世(14)(大结局)

    他杀别人千刀万刀,别人杀他,只是一刀。最终还是他占尽了便宜。

    19. 一代枭雄南柯梦

    刘宗敏被斩,李自成仍然在逃亡的途中。

    考虑到田见秀和刘体纯少量兵力却逃出重围,于是李自成就琢磨,不行,清军紧盯着的,是大队人马。像我这么重要的人物,不能再跟着大队人马乱走了,目标太明显,分兵吧。

    让一只虎李过,带着老婆高夫人,统帅大队人马,走大路。自己只带了二十八骑,走小路。

    走过通山县九宫山,到达李家铺,李自成命令小分队暂停,下来饮马。刚刚从井里把水桶拎上来,突听喊杀声大震,就见伏兵四起,原来是遭遇到了清兵的一支百人小分队。只听戚里喀嚓,还没等李自成醒过神来,他的小分队已经被清兵砍光光。

    原来离开大部队也不安全。

    李自成孤身落荒而走,逃出七八里许,就见前面长约两里许,两边山势陡峭,中有一线之通。这个地方,有个名堂,唤作葫芦造。

    李自成穿越葫芦造,到达前面一座山岭,叫牛迹岭。

    这时候老天也不长眼睛,突然下起暴雨来,李自成心里说不尽的委屈,朕可是受命于天啊,奶奶的,还要一个人在荒山野岭遭这种罪。无可奈何,只好下马,牵着马,深一脚浅一脚地登上牛迹岭。再从牛迹岭上走下来,还要翻越一座小月山,山下便是朱家寨,朱家寨里,没有一个姓朱的,全都姓程。

    发现山岭上有一个形迹可疑的怪人出现,当地乡勇头目程九百立即率人追出来:喂,前面那个民工,站住,查暂住证的。

    李自成一听,撒腿就跑,程九百随后就追。因为到处都是崎岖的山路,无法骑马,程九百追上李自成,就和李自成徒手拼斗起来,两人都是走的野路子,抠眼珠抓头发,什么招术丢人现眼,那就用什么招术。激烈的缠斗中,两人情人一样紧紧地抱在一起,叽哩咕噜滚下了山坡,滚入了一个泥潭中。

    李自成运气不错,滚下来的时候,他恰好在上面,于是顺势压住程九百,拿**坐稳了他,然后去抽腰刀,要宰了程九百。

    可是那柄刀,往日里杀人太多,刀鞘中淤了太多的血锈,又因为灌进了雨水,李自成瞪圆了眼睛,发狠用力,也无法把刀刃抽出来。

    眼见得李自成咬牙瞪眼,用力拔刀,程九百吓坏了,就拼命地呼救,来人啊,快来人啊,杀人啦啦啦啦……程九百有个外甥,姓金,听到声音就飞也似地跑来了,他手中拎着支方便铲,到了跟前,不由分说,照李自成脑袋上就是一铲。李自成哼了一声:早知道,就跟着大队人马走了。一头栽倒在地。

    金外甥还怕李自成再爬起来,砰砰又是几铲。

    一代枭雄,杀人如麻,从此就趴在了荒山野岭,再也没能爬起来。

    可怜的李自成,他死就死在心眼太少上,人家清兵早就算计好了,开始时故意放田见秀和刘体纯逃走,存心让李自成产生一种错误的印象,好像清兵只追大队人马。

    而清兵早已知道,此后的李自成,铁定会撇开大队人马,率小分队跑路,所以清兵也遍布小分队,专一捕杀落了单的流寇。果不其然,李自成一步步地走进人家的圈套,最终丧命于九宫山。

    而他的侄子李过,和老婆高桂英,却带着大队人马稀里哗啦往前走,一路上也没人拦没人问。就这样一直没头没脑地往前走着,实在走不动了,停了下来。就见前面有个人过来问:你们这么多人,是干啥的?

    大哥,我们是大顺李自成的队伍。李过告诉对方。

    那李自成在哪里?对方问。

    给弄丢了,李过老老实实地回答: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

    找不到就算了。对方说:以后你们就跟着我干吧。

    李过问:你算是哪棵葱?

    对方大怒:老子乃大明湖广总督何腾蛟,怎么,委屈你们了?

    不委屈,不委屈,可我们好歹也是名人啊,李过解释说:我是大顺皇帝李自成的侄子,这是我婶,大顺朝的皇后啊,何大人就不说给弄个封号吗?

    原来是大顺朝的皇后,何腾蛟急忙立正:这样吧,就封高皇后为忠义夫人,你们这一部人马,归我领导,就号为忠贞营吧。

    听名字蛮好。李过说:就是有点怪怪的。

    你就凑合着吧。

    20. 烈焰焚天,屠刀临头

    一只虎李过遇到何腾蛟,却也不是无缘无故的。

    左良玉驱师过湖广,诚邀何腾蛟一块去攻打南京,讨要欠薪,以清君侧。何腾蛟拒绝。左良玉觉得自己好没面子,就驱兵入城,尽杀百姓。何腾蛟将官印交给家人,自己横剑自刎,刚刚刎到一半,就被左良玉的亲兵冲进来按倒,将他俘虏了。

    然后左良玉将何腾蛟关押在船上,以双方的名义发布公告,正告南明小朝廷悔过自新,赶快补发工资,否则就真的不客气了。

    福王朱由崧听了,笑曰:万事不如杯在手,人生几见月当头。

    喝!

    谁不喝谁就是瞧不起朕。

    左良玉对这个答复很不满意,于是继续进军。这工夫何腾蛟却趁人不备,扑通一声,跳水自杀了。负责看管他的四名守将,吓得呆了,害怕被追究责任,就都投水自尽了。

    可是水面上,却只浮出四具尸体,何腾蛟却顺流直下,爬上岸来,恰遇一人,抬头一看,嘿,竟然是他的家人,怀里还抱着他交给的印信。

    于是何腾蛟终于有机会和李自成的部队相遇,并从此两家合为一家。而左良玉则直杀到九江,四下里看看,嘿,这块地儿好像刚刚打过一场仗。

    可不是打过仗吗,清兵刚刚在这里将李自成击溃。

    再向前推进,逮到一个东流知县程九万。

    这个程九万,很可能就是杀死李自成的程九百的大哥,要不然这名字怎么会这么寸劲?可是左良玉不知道李自成的事情,也不理会那么多,一刀砍了程九万,继续前进。

    左良玉去了九江旧战场,再奔铜陵。

    这时候黄得功来了。

    就是江北四镇之下,惨遭翻天鹞子高杰暴打的黄得功。

    说起这黄得功,是一个真正的大老粗,斗大字不识得一箩筐,但神志还算是正常。福王朱由崧即位之后,不停地给他发诏书,让他去逮青蛙,制**,又或是逮**,送入宫中供福王幸御。这些诏书统统被黄得功撕得稀烂,连传旨的小太监,都被黄得功打得半死不活。

    黄得功每逢交战,铁定要喝得烂醉,清醒一点也不成,大醉大胜,小醉小胜,不醉就会吃败仗。他在战场上最常用的兵刃,是一柄铁鞭,交战时如果不用铁鞭将对方砸到稀烂,这事不算完。所以每逢战后,鞭上的人体汁液总是将他的手掌沾住,要浸在清水中小半个时辰,才能够脱手。

    虽然黄得功坚决不肯给福王朱由崧逮青蛙、制**,可说到底,福王也是皇帝,如今左良玉居然敢带兵来找皇帝索要拖欠的工资,要讨个说法,那却是万万不可以的。

    于是黄得功抢先赶到铜陵上游,弄来一百多条民船,往船上堆了桐油,硝磺等易燃危险品,点燃之后,顺流直下,就见一道迤逦的火龙,直奔着左良玉的讨薪大军冲了过去。

    战鼓隆隆,兵火如荼。左良玉那号称的八十万讨薪的农民工,被大火烧得吱哇惨叫。

    烧死你丫的,叫你丫再敢讨要工资。

    清兵这时候已经到达了泗州。

    泗州的明军烧毁桥梁而逃,清军修桥而过,逼近扬州。

    扬州城中,一片大乱,百姓们纷纷传言说,被邢夫人杀了全家的许定国,这次又带着清兵回来了,还说要杀尽翻天鹞子高杰的部下。于是城中的百姓全都夺门而逃,逃到江边,却发现舟楫已空,逃无可逃,史可法急忙安抚百姓,同时急报朝廷,请求援兵。

    南明小朝廷接到史可法的求援信,气得两眼发黑:这个老史,又犯浑了不是?这边左良玉兵打南京,国家危在旦夕,他还扯什么扬州,真是个不知道深浅轻重。

    传旨与史可法,速速起扬州之兵,往援京师。

    这时候多铎已经率军到了扬州城北,发现一百多条船,又去南岸,再搞来两百多条船,于是直逼扬州城下。

    伴随着南明朝廷如雪片般的催促回师之书信,扬州十日,由此开始。

    史可法孤立于扬州城楼上。

    这残酷的世界,他终究要独自面对。

    [en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