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别笑,这是大清正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别笑,这是大清正史》 第一部分 第九章:三皇之战的盛世(1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三皇之战的盛世(13)

    邢夫人感激不尽,就说:那啥,史阁部,你真是个好人,求求你好人做到底吧。你看我这个儿子,年龄这么小,也没个人照顾他,你就收了他当干儿子吧,儿子,快点过来给你干爹磕头。

    别别别,史可法连声拒绝:这个不合适。

    为啥不合适?邢夫人不明白。

    不为啥,反正就是不合适。史可法回答。

    邢夫人的脸顿时沉了下来:明白了,史阁部,你可是认为高杰是流寇出身,不屑于与我们为伍?怕我们弄脏了你的名声吗?

    事实上,这是邢夫人将统兵的权柄送到了史可法的手中,只要他认高杰的儿子为义子,这支军队就完全由他掌握了。有了这支军队,如马士英那种小人,谅也不敢再欺负他为人老实。而此后南明的局势,也不会乱到如此不可收拾的程度。

    可是史可法,却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这个机会。

    如果说,史可法这一辈子真的做错过什么事情的话,那么这就是最错的一桩。

    眼见得史可法如此愚腐,邢夫人目露杀机,伸纤手去摸她的刀。

    这女人一辈子杀的人,多了去了,不差一个史可法。

    可是这时候,史可法却说道:我虽然不能够认你的儿子为义子,不过呢,我给你推荐一个人,保证让你满意。

    邢夫人问:是谁?

    史可法说出一个名字来:

    太监高起潜。

    天啊,这个家伙还活着呢。

    大太监高起潜,就是吴三桂的干爹,也是害死义士卢象升的凶手之一,此时这个家伙正负责江北兵马与粮饷,还是干他的老本行。

    这件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史可法带着邢夫人回来,撤回到江苏白洋口。当地老百姓嘲笑史可法为人愚腐,到了不可救药的程度,有民谣讥讽曰:

    谁唤翻天鹞子来?

    闯仔不和谐。

    平地起刀兵,

    夫人来压寨。

    亏杀老媒婆,

    走江又走淮,

    俺皇爷醉烧酒全不睬。

    民谣中的老媒婆,说的就是史可法。

    史可法终究是民族英雄,顾不上和老百姓们计较,他摆平了这件事,急着调度军队,迎战左良玉。

    而此时,李自成正在武昌城中,大阅兵马,要与清军决一死战。

    18. 大清国拒绝残酷

    清兵进入湖北。

    满打满算,这支异族兵马,也不过是十三万人,还不如南明随便一支小部队的人数多,与李自成更是无法相比。

    但这却是一支百战之军,尽皆骁勇之士。

    杀奔武昌,务须要搞掉李自成。一时间,沿途烽烟四起,旌旗蔽野,鼓角喧天,浩浩荡荡,头一站,是抵达襄阳。

    襄阳知府,是大顺宰相牛金星的儿子牛佺,牛佺为清兵打开城门,迎其入内。正在武昌的李自成闻报,勃然大怒,就要找牛金星批评几句,却不料这一找,才发现这老牛,端的精灵古怪,他早已携带了两名妙姬,趁人不备,溜回到宝丰老家,过起了富家翁的日子。此后这牛金星就食有鱼,衣朱紫,睡美女,与流寇共同战斗的这些日子,成为了他晚年的美好回忆。

    宰相牛金星逃了,李自成好生没趣,便召开军以上干部会议,商议如何对付清兵。

    会议上,大家踊跃发言,纷纷举手,一致通过了最正确的决议:

    逃!

    不是逃,正确的说法,是战略转移。

    现在的情形是,大家一见到清兵,两腿就不停地哆嗦,不转移还有什么办法?

    逃也不能瞎逃,按老规矩,由大将田见秀率兵两万,向咸宁、蒲圻一带转移。

    大将刘体纯率兵一万,向湖广、潜山等地南下。

    这两路人马,实际上是诱兵之计,大家希望清兵犯傻,穷追着田见秀和刘体纯不放,这样一来,大家就好办了。

    田见秀和刘体纯这哥俩,比较任劳任怨,大家希望他们去引诱追兵,那就干吧。于是两人引兵出征,向着清兵大营重力冲撞,想冲出一条血路来。

    却不料这二人一冲,就见清兵纷纷让开,两人大喜,飞也似地冲了过去,小部分清兵随后斩杀,砍下的脑袋堆成了一座小山,但田见秀和刘体纯终于平安脱险。

    当田见秀与刘体纯与清兵激战的时候,李自成突然出动,率刘宗敏、宋献策等人,乘战船顺水东下,正行之前,就见岸上一路军马缓缓行来:李自成,吴三桂在此久候了。

    王八蛋!一见吴三桂,李自成就没好气,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吴三桂哈哈大笑,不慌不忙地引弓搭箭,战船上站得密麻麻的士兵,如草垛子一样被射得吱哇惨叫,扑通扑通栽下水去。

    就这样李自成在水里走,吴三桂在岸上追,一路上不停地弓箭招呼,射得长江下游,尸体生生地堵塞了入海口。

    到达九江。

    见吴三桂还没有追来,刘宗敏急忙带人上岸,琢磨着上哪儿弄点吃的,正在东张西望之际,突听一声号炮,就见吴三桂率关宁铁骑,跃马冲来。当下刘宗敏掉头便走,疾奔到江边,恰见有一艘小船,跳上去划船疾走。眼见得自己的部将亲随,俱被吴三桂剁得七零八碎,可这时候真的顾不上了。

    沿江直下,整整划了一夜的船,天明时刘宗敏醒来,睁眼就看到了吴三桂那张关切的脸。

    吃了吗?吴三桂关心地问道。

    刘宗敏被俘。

    逮住刘宗敏,吴三桂就飞跑着去找阿济格,说:我请求把这个铁匠千刀万剐,以祭奠我父亲的亡魂。

    阿济格摇头:老吴,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你们明朝之所以弄到这个样子,就是心理太阴暗,杀人不过头点地,千刀万剐的酷刑,实在是太变态了。我们大清拒绝这种变态的刑罚。

    于是刘宗敏乐了。

    斩于军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