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别笑,这是大清正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别笑,这是大清正史》 第一部分 第九章:三皇之战的盛世(1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三皇之战的盛世(12)

    马士英接到这封书信,咯咯咯地怪笑了起来:你说你这个老史,一辈子稀里糊涂,活到今天非但没有一点长进不说,还添了个编瞎话的毛病,你说人家清兵好端端的,抢咱们城池干什么?

    把史可法的信传给诸官看,诸官无不摇头:这个史可法,早知道他脑子不正常,想不到疯成这么个模样,好可怜哦。

    这时候江北四镇之一的黄得功,有事前往高邮,单只率轻骑三百,行至土桥,大家停下来吃饭,锅里的水刚刚烧开,突听四野里一片激烈的喊杀之声,就见平地之间,突兀跃出无数伏兵,出其不意,杀向前来。

    那黄得功端的身手不凡,嗖的一声跳到马背上,只听滴嗒滴嗒滴嗒嗒,飞箭密如雨点,顷刻间将黄得功的坐骑射成了大号的刺猬。黄得功临危不惧,纵身跃起,跳到另一匹马上,挥舞着手中的铁鞭,咆哮如雷地杀出重围。

    这时候一骑手持长矛,大喊着迎面扑来,被黄得功闪身让开,挥起一鞭,将那骑者的脑袋打稀烂,犹自不解恨,只管抡着铁鞭狂砸不休,生生把对方连人带马都砸成了液态物。

    然后黄得功疯吼着扑向伏兵之间,连砸死数十人,每砸死一人,必定是将对方连人带马,砸得尽成粉末流汁。如此之凶悍,骇得伏兵不敢上前,只是远远地呐喊不休。

    黄得功悲愤地返回自己的驻地,却发现自己的驻地已经被翻天鹞子高杰攻破,己方人马死伤无数。

    黄得功怒不可遏,一边上书南明朝廷,一边调集兵力,要跟高杰那王八蛋拼了。

    这时候史可法急忙赶来劝架,黄得功不理,凑巧的是,黄得功的母亲死了,于是史可法趁机赶到丧礼现场,自己掏出银子来,替黄得功的母亲办理丧事,再好说歹说,才让黄得功稍微地消了火,不再坚持与高杰一决生死了。

    高杰白白揍了黄得功一顿,却没什么后患,感觉人生很幸福,就决定为国家做点实事,于是移兵徐州,联络总兵官许定国,共商守护河南大计。

    这个许定国,镇守在河南(即黄河以南)徐州,自从崇祯死后,他就成了位谁都不靠的人物,没有投降过李自成,也没有投降过清兵,老哥一个,孤独寂寞地蹲在徐州喝闷酒,这时候高杰来了,当然要倒屣相迎。

    于是许定国就请高杰过去喝酒,有什么事,大家边喝边聊。

    高杰兴冲冲地去了,与许定国把盏言欢,席间许定国一拍手,就见许多漂亮女孩子,穿得花枝招展,从花丛中钻出来,直扑到高杰的怀抱,让高杰幸福得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到了半夜,突然之间喊杀声四起,炮响不断,惊得高杰的亲兵们伸手去摸裤腰带,可是每个亲兵身边,都有两个女孩子,死命揪住他们的裤腰带不还给他们:再来一次吗,嗯呢,人家还要……拉扯之间,一排满脸杀气的士兵冲了进来,咔嚓咔嚓,一排刀切过来,高杰亲兵的脑袋都已经和身体分开。

    高杰被绑得像粽子一般,被拖到了许定国面前:高杰,你要死还是要活?

    高杰:嗯嗯,别闹,再来一杯……

    喝得烂醉,死得幸福。

    翻天鹞子高杰风云激昂的一生,至此落下帷幕。

    17. 不过是屠城而已

    却说黄得功得知高杰被杀,大喜,当即率军直逼扬州,要宰掉高杰的妻子邢夫人,还有邢夫人替高杰生下的一堆娃娃们。扬州百姓烦不胜烦,恐惧异常,于是史可法飞跑了来劝架。

    黄得功不服不忿地撤走了,可是邢夫人却不乐意。

    想那邢夫人,早年间原本是与闯王李自成并肩战斗,一个碗里吃,一个被窝里睡,只是因为追求美好的爱情,才和翻天鹞子高杰远走高飞。这些年来夫妻俩一会儿东奔,一会儿西走,本打算将来革命成功了,回老家弄几千亩地,做个幸福的大财主。却不料那该死的许定国,他竟然刀宰鸳鸯,让这对夫妻生离死散,是可忍孰不可忍,邢夫人悲愤之下,驱师大进,杀入了许定国大营。

    许定国不过是旧明时代的残余,部下的士兵,祸害老百姓本事奇大,却是最害怕上战场,邢夫人、杀来,顿时撒丫子狂奔,许定国也夹在乱兵中狂跑,一口气逃过黄河,冲进了清兵豪格的大营。

    从此以后,许定国就在清朝这边吃饭了。

    没有逮到杀夫仇人,邢夫人怒不可遏,杀入雎州城,下令将满城的百姓统统宰光。

    霎时间,雎州城里,血雨腥风,满城老幼,就这么莫名其妙地陪葬了,临死他们都弄不清楚是谁杀了他们。

    杀光了雎州城人,邢夫人还不解气,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雎州方园百里,凡是喘气的统统斩净杀绝。

    人杀光了,史可法匆匆赶到,邢夫人一见史可法,就号啕大哭,昏死过去。史可法束手无策,人家一个女人,都伤心成这个样子了,不过是杀了一城的老百姓而已,就不要批评她了吧。

    于是史可法就安慰邢夫人:不要伤心,忍住悲痛,擦干眼泪和血迹,掩埋掉亲人的遗体,向着人生的前行之路,前进,前进,前进进。

    可是邢夫人仍然哭个不休。

    史可法道:别哭了,虽然高杰死了,可是朝廷是不会忘记你们的,说起来这事也真是奇怪了,你家这个翻天鹞子,一辈子杀人放火,不干好事,就是这次想干点正事,结果还让人家把脑袋切掉了。合着你们这些人干坏事的本事奇大,一碰正事就没咒念了,真拿你们没办法。

    为了安慰伤心的邢夫人,史可法向马士英打报告,请求立高杰的幼子为兴平伯世子,这就等于在政治上肯定了高杰的杰出贡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