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别笑,这是大清正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别笑,这是大清正史》 第一部分 第九章:三皇之战的盛世(1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三皇之战的盛世(11)

    多铎说:老大,你现在是真的惨了,老二那厮丝毫情面也不讲,只怕会砍你的头的。

    阿济格急了:老唐,老唐,你没听见我会被砍头的吗?写信,赶紧写信。

    唐通说:老大,这回写信是真的不管用了,前面就是延安啊,高一功退到那里,与李过会合了,这两家伙加在一起,足够打上十年狠仗的,写信不起作用的。

    怎么就不起作用?你给我写,快写。

    唐通被逼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写:老高,老李,马上给老子滚一边去,再敢挡老子的路,打你个王八蛋。

    高一功和李过见信,立即撤出延安,绝尘而去。

    唐通呆呆地站在大路上,眼望着高一功和李过远去的影子,喃喃自语道:

    以后谁**的再敢说取天下难,老子跟他拼命!

    15. 人生要耐得住寂寞

    继续狂追李自成。

    追入河南,李自成逃向湖北。

    看得出来,这李自成是真的有点缺心眼,他明明是怕死了清兵,只要躲在西安别出声,让满清和南明打成一团,他再见缝插针,狠捞一票,也未必就没有他的机会。

    可他偏不,生怕人家忘了他,硬跑出来惹事,现在后悔了吧?

    人啊,失势的时候,千万要耐得住寂寞。耐不住寂寞,李自成的下场就是你的教训。

    李自成持续奔逃,逃到了武昌。

    这武昌,是南明宁南侯左良玉的驻地,可是当李自成匆忙跑来时,却见江面上一叶小舟,左良玉率领他那号称的八十万人马,杀奔南京了。

    那么左良玉为何要找南明的麻烦呢?

    这个事说起来,那可就啰嗦了。

    事情始发在浙江金华这个地方,此地以火腿闻名于世。有一天,一个翩翩美少年突然出现在街头,曰:我乃朱家三太子,崇祯皇帝便是咱的亲爹,你们快过来向我磕头。

    地方官大骇,这边福王朱由崧已经登基了,可是又冒出来一个太子,这可咋整啊?

    地方官一闭眼睛,这不关我事,把这个太子用重兵保护起来,护送到南京,让他自己跟福王争位去吧。于是太子便被送到了南京,福王亲切地接见了他,问曰:你为何冒充太子?对曰:我就是真太子,何谓冒充?福王笑曰: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必须剥去,你等我给你找几个证人来。

    找来三主证,也就是三个主要证人。

    所有的大臣,都是公证,主要是证明这次验证的有效性。

    第一主证,勋臣朱国弼,他上前仔细一瞧,曰:假的,这小子我认识,他是前驸马都尉的侄孙王之明,小王,你妈妈近来还好吗?

    第二主证,阁臣马士英。

    马士英上前一看,曰:假的,想当年,我在国防部任副处级调研员,跟在史可法**后面跑前跑后,多不容易,所以我知道你是假的。

    第三主证,翰林刘正宗。

    刘正宗上前仔细一看,曰:假的,这小子就是王之明,而且我还知道,这是鸿卢寺少卿高梦箕的家丁穆虎教他当假太子,这两人都应该逮起来。

    于是众大臣出列,齐声道:我证明,此次太子辨认结果,有效。

    鸿卢寺少卿高梦箕,家丁穆虎,并不知是真是假的太子,统统逮了起来,一股脑地塞进了大牢之中。

    南京城的老百姓,扒在皇宫门边上偷听这次辨认公证会的结果,都伤心地说:这个副处级调研员马士英,真是太坏太坏了,他在引诱皇上灭绝伦理,杀害太子啊。

    消息迅速传开,传到了左良玉的耳朵里,这时候左良玉年纪已是老迈,听到这个消息,就激动起来,马上写信给福王:陛下,不能杀太子啊,真的不能杀啊,你当你自己的皇上得了,杀人家太子干啥呢?

    福王在左良玉的来信上,批了七个鲜明的大字:净**瞎胡扯。

    然后福王把这封信转给马士英处理。

    马士英批奏,老左不要瞎掺和,扣除你以后的军饷,以儆效尤。

    得知这个结果,左良玉腾的就火大了,这个马士英,你欺君罔上,也太过分了,我这边有八十万人马,你说扣除军饷就扣除军饷,不怕大家去你家里吃啊。

    听说以后没得工资可发,左良玉旗下的诸将也全都急了:这是搞什么搞,马士英纯属活腻了,我们要去南京,找他要个说法。

    于是悲愤的左良玉带队,八十万人马浩浩荡荡,组成讨薪大军,出发去南京找马士英讨要说法去了。

    左良玉前脚刚走,李自成后脚就立马跑来了,探头往武昌城里一看,哇哈哈,城里竟然没有一个兵卒,赶紧,咱们进去,以后这里就是咱们的家了。

    16. 喝得烂醉,死得幸福

    李自成在前面跑,清兵在后面追,转眼工夫,主战场就从陕西转移到了江北。

    既然已经到了南明的地盘,那多铎就不客气,驱兵而下,连拔南明两座城池。史可法闻之,就写了一封好长好长的奏章,大意是说:当前的工作重点,就是要讨平李自成匪帮,责令臣及各镇总兵,均率精锐兵士,直趋秦关,庶海内忠臣义士,闻而感愤。

    在奏章的结尾,史可法忧心忡忡地道:至行兵讨贼,最苦无粮,搜括不可行,劝输亦难续。总之,就是要让福王朱由崧考虑一下运粮的事情。

    奏章报到朱由崧的案头,朱由崧面有忧色,人问陛下所忧者何,福王答曰:这天底下,才貌双全的女子,怎么就这么少啊,各位爱卿,你们就不能想想法子,帮朕弄几个玲珑美女来?

    拿起史可法的奏章,在上面批了“少扯淡”三个字,丢在一边。

    史可法好生没趣,再发急电:友好邻邦清兵,已经拿下了咱们两座城池,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