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别笑,这是大清正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别笑,这是大清正史》 第一部分 第一章:煞星临界(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煞星临界(4)

    艾老爷出来,看到李自成这副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立即下令家丁将李自成绑起来,暴打了一顿,然后锁在庭院的柱子上,不给李自成水喝。正当李自成饥渴难耐的时候,艾老爷的儿子手拿一块白馍走了过来,来到李自成身边,那孩子关切地问道:你饿吗?想不想吃馍?

    想!李自成心中充满了温暖,拼命地点头。

    想也白想,你就是吃不到!那孩子将白馍丢在李自成的面前,拿脚慢慢地碾:馋死你这个大懒虫,白馍就是拿来喂狗,也不给你这种懒人……

    那泼皮孩子,差点把李自成给活活气死,你说才这么大一点的小孩子,怎么心眼这么坏呢!

    李自成恨死了艾家的孩子,甫一出狱,就夜袭艾家,要宰了那个小免崽子。

    他带着李过翻墙进去,进入了内府。

    艾家是大户人家,内府里住的除了艾老爷和孩子,剩下来的就是丫鬟、保姆了。李自成和李过恰如猛虎入群羊,所向披靡,一路杀到了艾老爷的床前。

    却说艾老爷这个人,却是个举人,一生只爱三件事:烧香,礼佛,放高利贷。最是痛恨像李自成这种借钱的时候就没打算还的人。可还不了钱,又怎么怪得了李自成?看看他的时运,真是背到了极点,所以李自成也是怒不可遏,厉声质问道:姓艾的,我李自成欠你的钱,自然会有归还之日。我只是时运不济,所以央求你延缓几日,你答应便答应,不答应便不答应,凭什么要将我绑起来毒打,还让你的儿子戏弄我?你这样对待我,于心何忍?

    艾老爷两只眼睛死死盯着李自成,仿佛要喷出火来。

    李自成大怒,一刀砍在艾老爷的脑袋上,在一旁的李过也一刀割去了艾老爷的鼻子。

    艾老爷痛得全身颤抖,可是那双眼睛,却是更加愤怒。

    看到这情形,李自成明白了,要想说服艾老爷,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

    一刀搠喉,一了百了。

    然后李自成再找到艾家那缺德孩子,揪过来一刀捅在心口上,总算是报了大仇,尽洗心中之辱。

    4. 从武松到宋江

    杀了艾老爷一家之后,李自成和李过星夜逃往绥德。

    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

    米脂县的女人温柔美貌,绥德的男人最有担当。

    李自成此去,应该是投奔他在学武的时候结识的师兄弟,绥德一位姓钟的武生。这位钟老兄听了李自成的事情,连连表示佩服,就把李自成安置在了偏远的一个窑洞里,那里地方偏僻,没人注意。

    李自成和李过就到了那间冰冷的窑洞里,到地方就见天黑了,大片大片的雪花飘洒下来,那雪下得好大,眨眼工夫连窑洞的门都封了。李自成和李过两人冻得满地乱蹦,却是怎么也等不到姓钟的朋友送来吃的、喝的。

    等了大半夜,李自成顶不住了,就钻出窑洞四处搜索。忽见附近有一座文庙,庙中供奉的是至圣先师孔子。李自成进了庙,左看右看,顿时大喜,这文庙中,竟然有可以用来生火取暖的木头——孔圣人的牌位。

    当下李自成挟了牌位,急忙返回来,和李过两人生了火。逃亡途中,原本就是惊心不定,疲惫不堪,此时再被暖暖的火焰一烤,两人就昏昏睡了过去。

    天色将亮,就听见远方人声鼎沸,李自成叔侄二人却正睡得香甜,浑然不觉。忽听窑洞外边一声呐喊,数人冲了进来,将二人按倒,牢牢地捆了起来。

    完了,李自成面如死灰,和李过一起被扭送到县衙。

    到了县衙,就见知县升堂,惊堂木一拍,三班衙役齐声喝威。李自成二人被按得跪倒在地,就听知县声色俱厉、劈头盖脸、严厉地批评了他们竟然敢拿孔圣人的牌位烧火取暖的错误行为。批评过后,县太爷下令:将这两个狂徒枷在衙门口,以此教育广大群众,以儆效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