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卷 不负如来不负卿 附录一 仓央嘉措情歌全集(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附录一 仓央嘉措情歌全集(5)

    【注】菩萨修行时所经的境界有十地:(1)喜欢地,(2)离垢地,(3)发光地,(4)焰慧地,(5)极难胜地,(158)现前地,(7)远行地,(8)不动地,(9)善慧地,(10)法云地。见丁氏《佛学大辞典》225页中。护法亦系菩萨化身,故亦在十地界中。

    其四十四

    杜鹃从寞地来时,

    适时的地气也来了;

    我同爱人相会后,

    身心都舒畅了。

    其四十五

    若不常想到无常和死。

    虽有绝顶的聪明,

    照理说也和呆子一样。

    其四十六

    不论虎狗豹狗,

    用香美的食物喂它就熟了;

    家中多毛的母老虎* ,

    熟了以后却变得更要凶恶。

    【注】指家中悍妇。

    其四十七

    虽软玉似的身儿已抱惯,

    却不能测知爱人心情的深浅。

    只在地上画几个图形,

    天上的星度却已算准。

    其四十八

    我同爱人相会的地方,

    是在南方山峡黑林中,

    除去会说话的鹦鹉以外,

    不论谁都不知道。

    会说话的鹦鹉请了,

    请不要到十字路上去多话!*

    【注】这一句在达斯本中作“不要泄露秘密”。

    其四十九

    在拉萨拥挤的人群中,

    琼结*人的模样俊秀。

    要来我这里的爱人,

    是一位琼结人哪!

    【注】据贝尔氏说西藏人都以为若是这位**喇嘛娶了他那从琼结来的爱人,他的子孙一定要强大起来,使中国不能统治,所以中国政府乃早把他去掉了。(《西藏之过去及现在》39页。按:贝尔著作中有很错误的言论,读者要注意。)

    据贝尔氏说琼结Chung-rgyai乃第五代**生地,但是他却没有说是在什么地方。据藏族学者说是在拉萨东南,约有两天的路程。我以为它或者就是hphyong-rgyas(达斯氏字典852页),因为这两字在拉萨方言中读音是相似的。

    其五十(一)

    有腮胡的老黄狗,

    心比人都伶俐。

    不要告诉人我薄暮出去,

    不要告诉人我破晓回来。

    其五十(二)

    薄暮出去寻找爱人,

    破晓下了雪了。

    住在布达拉时,

    是瑞晋仓央嘉措*。

    【注】此处仓央嘉措的人名译法同标题不同,原文如此。

    其五十(三)

    在拉萨下面住时,

    是浪子宕桑旺波,

    秘密也无用了,

    足迹已印在了雪上。*

    【注】当仓央嘉措为第六代**时在布达拉官正门旁边又开了一个旁门,将旁门的钥匙自己带。等到晚上守门的把正门锁了以后,他就戴上假发,扮作在家人的模样从旁出去,到拉萨民间,改名叫作宕桑旺波,去过他的花天酒地的生活。待破晓即回去将旁门锁好,将假发卸去,躺在床上装作老实人。这样好久,未被他人识破;有一次在破晓未回去以前下了大雪,回去时将足迹印在雪上。宫中的侍者早起后见有足迹从旁门直到仓央嘉措的卧室,疑有贼人进去。以后根究足迹的来源,直找到**的家中;又细看足迹乃是仓央嘉措自己的。乃恍然大悟。从此这件秘密被人知道了。

    其五十一

    被中软玉似的人儿,

    是我天真烂熳的情人。

    你是否用假情假意,

    要骗我少年财宝?

    其五十二

    将帽子戴在头上,

    将发辫抛在背后。

    他说:“请慢慢地走*!”

    他说:“请慢慢地住。”

    他问:“你心中是否悲伤?”

    他说:“不久就要相会!”*

    【注1】“慢慢地走”和“慢慢地住”乃藏族人民离别时一种通常套语,犹如汉人之“再见”。

    【注2】这一节据说是仓央嘉措预言他要被拉藏汗掳去的事。

    其五十三

    白色的野鹤啊,

    请将飞的本领借我一用。

    我不到远处去耽搁,

    到理塘去一遭就回来。*

    【注】据说这一节是仓央嘉措预言他要在理塘转生的话。藏族朋友还告诉了我一个故事,也是这位**要在理塘转生为第七代**的预言。现在写它出来。据说仓央嘉措去世以后,西藏人民急于要知道他到哪里去转生,先到箭头寺去向那里的护法神请示,不得要领。乃又到噶玛沙(skar-ma-shangi)去请示。那里的护法神附人身以后,只拿出了一面铜锣来敲一下。当时人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等到**在理塘转生的消息传来以后,乃都恍然大悟。原来作响锣的铜藏文作li(理),若把锣一敲就发thang(塘)的一声响,这不是明明白白地说**在要理塘转生吗!

    其五十四

    死后地狱界中的,

    法王* 有善恶业的镜子* ,

    在这里虽没有准则,

    在那里须要报应不爽,*

    让他们得胜啊!*

    【注1】“法王”有三义:(1)佛为法王;(2)护持佛法之国王为法王;(3)阎罗为法王(见达斯氏字典430页)。此处系指阎罗。

    【注2】“善恶业镜”乃冥界写取众生善恶业的镜子(可参看丁氏《佛学大辞典》2348页上) 。

    【注3】这一节是仓央嘉措向阎罗说的话。

    【注4】“让他们得胜啊”原文为dsa-yantu,乃是一个梵文字。藏文字在卷终常有此字。

    其五十五

    卦箭中鹄的以后* ,

    箭头钻到地里去了;

    我同爱人相会以后,

    心又跟着伊去了。

    【注】系用射的以占卜吉凶的箭(参看达斯氏《藏英字典》673页) 。

    其五十六

    印度东方的孔雀,

    工布谷底的鹦鹉,

    生地各各不同,

    聚处在法轮* 拉萨。

    【注】“法轮”乃拉萨别号,犹如以前的北京称为“首善之区”。

    其五十七

    人们说我的话,

    我心中承认是对的。

    我少年琐碎的脚步,

    曾到女店东家里去过。*

    【注】据说这一节是仓央嘉措的秘密被人晓得了以后,有许多人背地里议论他,他听到以后暗中承认的话。

    其五十八

    柳树爱上了小鸟,

    小鸟爱上了柳树。

    若两人爱情和谐,

    鹰即无隙可乘。

    其五十九

    在极短的今生之中,

    邀得了这些宠幸;

    在来生童年的时候,

    看是否能再相逢。

    其六十

    会说话的鹦鹉儿,

    请你不要做声。

    柳林里的画眉姐姐,

    要唱一曲好听的调儿。

    其六十一

    后面凶恶的龙魔*,

    不论怎样利害;

    前面树上的苹果,

    我必须摘一个吃 。*

    【注1】龙在西藏传说中有两种:一种叫作klu,读作“卢”,是有神通,能兴云作雨,也能害人的灵物。一种叫作hbrug,读作“朱”,是夏出冬伏,只能随同klu行雨,无甚本领,而也与人无害的一种动物。藏族人民通常都以为下雨时的雷声即系hbrug的鸣声,所以“雷”在藏文中叫作hbrug-skad。klu常住在水中或树上。若住在水中,他的附近就常有上半身作女子身等的怪鱼出现。若是有人误在他的住处捕鱼,或抛弃不干净的东西,他就使那人生病。他若在树上住时,永远是住在“女树(mo-Shing)上。依西藏传说,树也分男女,凡结鲜艳的果子的树是女树。因为他有神通,所以他住在树上时我们的肉眼看不见他。不过若是树上住着一个klu,人只可拾取落在地下的果子,若是摘树上的果子吃,就得风湿等病,所以风湿在藏文中叫klu病 (Klu-nad)。

    【注2】这一节是荡子的话。枝上的苹果是指荡子意中的女子。后面的毒龙是指女子家中的父亲或丈夫。

    其六十二

    第一最好是不相见,

    如此便可不至相恋。

    第二最好是不相识,

    如此便可不用相思。*

    【注】这一节据藏族学者说应该放在29节以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