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卷 不负如来不负卿 附录一 仓央嘉措情歌全集(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附录一 仓央嘉措情歌全集(3)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辛苦作相思。

    于道全白话译本

    于道泉(1901~1992),藏学家、语言学家、教育家。字伯源,山东省临淄县人。1920年入齐鲁大学,主攻数学、社会学和欧美史。后到国立北平大学,任梵文教授钢和泰男爵的课堂翻译,并从其学习梵文、藏文、蒙文。1934年赴法国巴黎大学现代东方语言学院学习土耳其语、藏文文法、蒙文文法和民俗学。1938年赴英国伦敦大学东方与非洲学院讲授汉语、藏语和蒙语,将100多首藏族民歌译成德文。1949年回国后任北京大学文学院藏文教授,后随专业一起并入中央民族学院语文系,从事藏学人才的培养。著有《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情歌》。这是世界上第一部用藏文以外的文字介绍藏族文学的专著,受到当时国际藏学界的广泛关注。

    其一

    从东边的山尖上,

    白亮的月儿出来了。

    “未生娘”*的脸儿,

    在心中已渐渐地显现。

    【注】“未生娘”系直译藏文之ma-skyes-a-ma一词,为“少女”之意。

    其二

    去年种下的幼苗,

    今岁已成禾束,

    青年老后的体躯,

    比南方的弓*还要弯。

    【注】制弓所用之竹,乃来自南方不丹等地。

    其三

    自己的意中人儿,

    若能成终身的伴侣,

    犹如从大海底中,

    得到一件珍宝。

    其四

    邂逅相遇的情人,

    是肌肤皆香的女子,

    犹如拾了一块白光的松石*,

    却又随手抛弃了。

    【注】“松石”乃是藏族人民最喜欢的一种宝石,好的价值数千元。在西藏有好多人相信最好的松石有避邪护身的功用。

    其五

    伟人大官的女儿,

    若打量伊美丽的面貌,

    就如同高树的尖儿,

    有一个熟透的果儿。

    其六

    自从看上了那人,

    夜间睡思断了。

    因日间未得到手,

    想得精神累了吧!

    其七

    花开的时节已过,

    “松石蜂儿”*并未伤心,

    同爱人的因缘尽时,

    我也不必伤心。

    【注】据藏族人民说西藏有两种蜜蜂,一种黄色的叫作黄金蜂gser-sbrang,一种蓝色的叫作松石蜂gyu-sbrang。

    其八

    草头上严霜的任务*,

    是作寒风的使者。

    鲜花和蜂儿拆散的,

    一定就是“它”啊。

    【注】这一句意义不甚明了,原文中rtsi-thog一字乃达斯氏《藏英字典》中所无。在库伦印行的一本《藏蒙字典》中有rtstog一字,译作蒙文tuemuesue(禾)。按thog与tos本可通用,故rtsi-tog或即rtsi-thog的另一拼法。但是将rtsi-thog解作 (禾)字,这一行的意义还是不明。最后我将rtsi字当作rtswahi字的误写,将kha字当作khag字的误写,乃勉强译出。这样办好像有点过于大胆,不过我还没有别的办法能使这一行讲得通。

    其九

    野鹅同芦苇发生了感情,

    虽想少住一会儿。

    湖面被冰层盖了以后,

    自己的心中乃失望。

    其十

    渡船*虽没有心,

    马头却向后看我;

    没有信义的爱人,

    已不回头看我。

    【注】在西藏的船普通有两种:一种叫作ko-ba的皮作的,只顺流下行时用。因为船身很轻,到了下游后撑船的可以走上岸去,将船背在背上走到上游再载着客或货往下游航行。另一种叫作gru-shan是木头作的,专作摆渡用。这样的摆渡船普通都在船头上安一个木刻的马头,马头都是安作向后看的样子。

    其十一

    我和市上的女子,

    用三字作的同心结儿,

    没用解锥去解,

    在地上自己开了。

    其十二

    从小爱人的“福幡”* ,

    竖在柳树的一边,

    看柳树的阿哥自己,

    请不要“向上”抛石头。

    【注】在西藏各处的屋顶和树梢上边都竖着许多印有梵、藏文咒语的布幡,叫作rlung-bskyed或dar-lcog。藏族人民以为可以借此祈福。

    其十三

    写成的黑色字迹,

    已被水和雨滴消灭;

    未曾写出的心迹,

    虽要拭去也无从。

    其十四

    嵌的黑色的印章,

    话是不会说的。

    请将信义的印儿,

    嵌在各人的心上。

    其十五(一)

    有力的蜀葵花儿,

    你若去作供佛的物品,

    也将我年幼的松石峰儿,

    带到佛堂里去。

    其十五(二)

    我的意中人儿,*

    若是要去学佛,

    我少年也不留在这里,

    要到山洞中去了。

    【注】达斯本作“意中的女子”。

    其十六

    我往有道的喇嘛面前,

    求他指我一条明路。

    只因不能回心转意,

    又失足到爱人那里去了。

    其十七(一)

    我默想喇嘛的脸儿,

    心中却不能显现;

    我不想爱人的脸儿,

    心中却清楚地看见。

    其十七(二)

    若以这样的“精诚”,

    用在无上的佛法,

    即在今生今世,

    便可肉身成佛。

    其十八

    洁净的水晶山上的雪水,

    铃荡子*上的露水,

    加上甘露药的酵“所酿成的美酒”,

    智慧天女*当垆。

    若用圣洁的誓约去喝,

    即可不遭灾难。

    【注1】“铃荡子”藏文为klu-bdud-rde-rje,因为还未能找到它的学名,或英文名,所以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种植物。

    【注2】“智慧天女”原文为Ye-shes-mkhah-hgro。乃Ye-shes-kyi-mkhah-hgro-ma之略。

    Ye-shes意为“智慧”。mkhah-hgro-ma直译为“空行女”。此处为迁就语气,故译作“智慧天女”。按mkhah-hgro-ma一词在藏文书中都用它译梵文之dakini一字,而dakini在汉文佛经中译音作“厂茶吉泥”,乃是能盗食人心的夜叉鬼(参看丁氏《佛学大辞典》1892页中),而在西藏传说中“空行女”即多半是绝世美人。在西藏故事中常有“空行女”同世人结婚的事,和汉族故事中的狐仙颇有点相似。

    普通藏族人民常将“空行女”与“救度母”(sgrol-ma)相混。

    其十九

    当时来运转的际会,

    我竖上了祈福的宝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