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卷 不负如来不负卿 附录一 仓央嘉措情歌全集(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附录一 仓央嘉措情歌全集(2)

    【注】此盗亦复风雅,唯难乎其为失主耳。

    其三十四

    少年浪迹爱章台,性命唯堪寄酒怀。

    传语当垆诸女伴,卿如不死定常来。

    【注】一云:当垆女子未死日,杯中美酒无尽时,少年一身安所托,此间乐可常栖迟。此当垆女,当是仓央嘉措夜出便门私会之人。

    其三十五

    美人不是母胎生,应是桃花树长成。

    已恨桃花容易落,落花比汝尚多情。

    其三十六

    生小从来识彼姝,问渠家世是狼无。

    成堆血肉留难住,奔去荒山何所图。

    【注】此竟以狼况彼姝,恶其野性难驯。

    其三十七

    山头野马性难驯,机陷犹堪制彼身。

    自叹神通空具足,不能调伏枕边人。

    【注】此又以野马况之。

    其三十八

    羽毛零乱不成衣,深悔苍鹰一怒非。

    我为忧思自憔悴,哪能无损旧腰围。

    【注】鹰怒则损羽毛,人忧亦亏形容,此以比拟出之。

    其三十九

    浮云内黑外边黄,此是天寒欲雨霜。

    班弟貌僧心是俗,明明末法到沧桑。

    【注】班弟,教名,此藏中外道,故仓央嘉措斥之。

    其四十

    外虽解冻内偏凝,骑马还防踏暗冰。

    往诉不堪逢彼怒,美人心上有层冰。

    【注】谓彼美外柔内刚,惴惴然常恐不当其意。

    其四十一

    弦望相看各有期,本来一体异盈亏。

    腹中顾兔消磨尽,始是清光饱满时。

    【注】此与杜子美“所却月中桂,清光应更多”同意,藏中学者,谓此诗以月比君子,兔比小人,信然。原文甚晦,疑其上下句有颠倒,余以意通之,译如此。

    其四十二

    前月推移后月行,暂时分手不须衰。

    吉祥白月行看近,又到佳期第二回。

    【注】藏人依天竺俗,谓月满为吉祥白月。

    其四十三

    须弥不动住中央,日月游行绕四方。

    各驾轻车投熟路,未须却脚叹迷阳。

    【注】日月皆绕须弥,出佛经。

    其四十四

    新月才看一线明,气吞碧落便横行。

    初三自诩清光满,十五何来皓魄盈?

    【注】讥小人小得意便志得意满。

    其四十五

    十地庄严住法王,誓言诃护有金刚。

    神通大力知无敌,尽逐魔军去八荒。

    【注】此赞佛之词。

    其四十六

    杜宇新从漠地来,天边春色一时回。

    还如意外情人至,使我心花顷刻开。

    【注】藏地高寒,杜宇啼而后春至,此又以杜宇况其情人。

    其四十七

    不观生灭与无常,但逐轮回向死亡。

    绝顶聪明矜世智,叹他于此总茫茫。

    【注】谓人不知佛法,不能观死无常,虽智实愚。

    其四十八

    君看众犬吠狺狺,饲以雏豚亦易训。

    只有家中雌老虎,愈温存处愈生嗔。

    【注】此又斥之为虎,且抑虎而扬犬,读之可发一笑。

    其四十九

    抱惯娇躯识重轻,就中难测是深情。

    输他一种觇星术,星斗弥天认得清。

    【注】天上之繁星易测,而彼美之心难测,然既抱惯娇躯识重轻矣,而必欲知其情之深浅,何哉?我欲知之,而彼偏不令我知之,而我弥欲知之,如是立言,是真能勘破痴儿女心事者,此诗可谓妙文,嘉措可谓快人。

    其五十

    郁郁南山树草繁,还从幽处会婵娟。

    知情只有闲鹦鹉,莫向三叉路口言。

    【注】此野合之词。

    其五十一

    拉萨游女漫如云,琼结佳人独秀群。

    我向此中求伴侣,最先属意便为君。

    【注】琼结,地名,佳丽所自出。杜少陵诗云:“燕赵休矜出佳丽,后宫不拟选才人。”此适与之相反。

    其五十二

    龙钟黄犬老多髭,镇日司阍仗尔才。

    莫道夜深吾出去,莫言破晓我归来。

    【注】此黄犬当是为仓央嘉措看守便门者。

    其五十三

    为寻情侣去匆匆,破晓归来积雪中。

    就里机关谁识得,仓央嘉措布拉宫。

    【注】以上二诗原本为一首,而于本分之。

    其五十四

    夜走拉萨逐绮罗,有名荡子是汪波。

    而今秘密浑无用,一路琼瑶足迹多。

    其五十五

    玉软香温被裹身,动人怜处是天真。

    疑他别有机权在,巧为钱刀作笑颦。

    其五十六

    轻垂辫发结冠缨,临别叮咛缓缓行。

    不久与君须会合,暂时判诀莫伤情。

    【注】《仓央嘉措别传》言夜出,有假发为世俗人装,故有垂发结缨之事。当是与所欢相诀之词,而藏人则谓是被拉藏汗逼走之预言。

    其五十七

    跨鹤高飞意壮哉,云霄一羽雪皑皑。

    此行莫恨天涯远,咫尺理塘归去来。

    【注】七世**转生理塘,藏人谓是仓央嘉措再世,即据此诗。

    其五十八

    死后魂游地狱前,冥王业镜正高悬。

    一困阶下成禽日,万鬼同声唱凯旋。

    其五十九

    卦箭分明中鹄来,箭头颠倒落尘埃。

    情人一见还成鹄,心箭如何挽得回?

    【注】卦箭,卜巫之物,藏中喇嘛用以决疑者。此谓卦箭中鹄,有去无还,亦如此心驰逐情人,往而不返也。

    其六十

    孔雀多生印度东,娇鹦工布产偏丰。

    二禽相去当千里,同在拉萨一市中。

    其六十一

    行事曾叫众口哗,本来白璧有微瑕。

    少年琐碎零星步,曾到拉萨卖酒家。

    其六十二

    鸟对垂杨似有情,垂杨亦爱鸟轻盈。

    若叫树鸟长如此,伺隙苍鹰哪得撄?

    【注】虽两情缱绻,而事机不密,亦足致败,仓央嘉措于此似不无噬脐之悔。

    其六十三

    结尽同心缔尽缘,此生虽短意缠绵。

    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

    其六十四

    吩咐林中解语莺,辩才虽好且休鸣。

    画眉阿姊垂杨畔,我要听他唱一声。

    【注】时必有以不入耳之言,强聒于仓央嘉措之前者。

    其六十五

    纵使龙魔逐我来,张牙舞爪欲为灾。

    眼前苹果终须吃,大胆将他摘一枚。

    【注】龙魔谓**,苹果喻佳人,此大有见义不为无勇之慨。

    其六十六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