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引言) 引言 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引言 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

    很多年前,喜欢席慕容的诗。那时候总是会期待,在开满栀子花的山头,与某个有缘人,可以有一段清澈的相遇。也许后来真的有了,也许真的携手走过红尘陌上。直到某一天,我们又孤独到将彼此忘记。

    流年日深,许多事已经模糊不清了。我们总说,如果没有遇见你,或许日子过得有些平淡,但是却宁静安好。这人间的因果宿命,早有安排,而每个人,都有一本定制好的命册,不容得你我随意删改。

    我们都应该相信,世间万物,皆有情缘。哪怕顽石劣土,枯草朽木,只要给予阳光雨露,给予慈悲关爱,无不让人感受到自然造化的神奇,以及上苍赋予它们的使命。所以在西藏,我们都愿意认同那些信众的说法,相信每一只牛羊都有情感、每一株草木都有灵魂、每一片流云都有眼泪,而山川河流、飞禽虫蚁,都有其不可言说的佛性与尊严。

    仓央嘉措,亦是万物之中的一粒微尘,但他却是一粒让众生感动的微尘。捧读他的情诗,就像是与一场伤感的温柔相遇,我们被柔软的爱深深砸伤,却一往无悔。每一天,都有人跋山涉水将他寻找,只为一厢情愿的诺言。每一天,都有人为他点燃一盏酥油灯,在佛前长跪不起。仿佛必须要以这样痴情的方式,才可以换得一次擦肩,一个回眸。

    却不知,仓央嘉措这个人间活佛,早已幻化为尘,只为与众生,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而我们,再无须守在某个荒芜的渡口,或是日落的菩提树下,痴痴地将他等待。既是听信因果,当知人生缘起缘灭,来来去去,离离合合,不可强求。

    流水一梦,遍地春远。搁笔之时,写下一首小诗,不是为了淡淡送离,也不是为了刻意将谁记起。只是在浅色光年里,想要宽容地珍惜。世事苍茫浩荡,愿人世间万物生灵,都可以随遇而安。

    也许有过去

    也许只有

    在回忆里才能再见你

    红尘如泥

    而我在最深的红尘里

    与你相遇

    又在风轻云淡的光阴下

    匆匆别离

    也许我还是我

    也许你还是你

    也许有一天

    在乱世的红尘里

    还可以闻到彼此的呼吸

    那时候

    我答应你

    在最烟火的人间沉迷

    并且

    再也不轻易说分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