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林肯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部 人性的光辉 暗杀行动(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暗杀行动(2)

    布斯的预谋再度失败,他简直气疯了,他发出最恶毒的诅咒,恶狠狠地拽脸上的黑胡子,用马鞭在皮靴抽打。他可受够了,再不想遭到失败了。既然他没法逮到林肯,他为什么不把他杀掉呢?

    又过了几个星期,李将军带军投降了,战争宣告结束。这时候,布斯明白绑架总统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因此他决心杀死林肯。

    这一回,布斯没有等多长时间。就在战争结束后的下一个周五,布斯在理发店剪了头发,就到福特剧场去拿他的邮件,这时候他听说总统今天晚上要来看演出,已经给他预备了一个包厢。

    布斯听后,激动地大声叫道:“什么!今晚那个老无赖要到这儿来吗?”

    此时舞台的工作人员正在做演出前的准备。在左侧的一个包厢,有人正用一面旗帜做背景修饰,并且挂上华盛顿的画像;同时,为了扩大空间,工人还把隔间层拆掉;墙上贴了红纸;为了总统能够伸直那条长腿,在包厢里还安放了一张特别长的胡桃木摇椅。

    有一个舞台工人接受了布斯的贿赂,将包厢里的椅子按照布斯所要求的位置摆放。因为,为了保证进场的时候不被人看到,必须将摇椅摆在最靠近观众的一角。在摇椅后面的门上,布斯悄悄地钻了一个小洞;然后又在特等座通往包厢的门后面的灰泥上挖出一个缺口,以便他进来以后可以用木板把通路拦住。干完这些准备工作后,布斯才心满意足地回旅馆,他在那里给《国民通讯报》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说明策划暗杀的原因,他认为自己的爱国之举一定会受到子孙后代的尊崇。他写完后签上名字,把它交给一位演员,要他第二天寄出。

    办完这事之后,他到马车行租了一匹栗色小母马。他跨上马,跑去把他手下的刺客们召集起来,吩咐他们马上行动,他给阿策罗特一支枪,命令他去枪杀副总统;又递给包威尔一把匕首和一只手枪,吩咐他前去暗杀国务卿西华。

    这一天恰是复活节前的一个星期五。这样的夜晚在一年中最不适宜看戏,可是城内却挤满了军官和士兵,他们都希望能够看到总司令的风采,市民还热烈地庆祝战争结束。宾州大道上的凯旋门也还没有拆,总统乘车去戏院的路途上、街上到处都是举着火炬的舞蹈行列,群众兴高采烈地向总统高声欢呼。福特剧场更客满为患,数百人只能失望地挤在剧场外面。

    第一幕戏开始不久,总统和他的随行人员才进场,当时的时间是8点40分。舞台上的演员停下来,向总统鞠躬致意。穿着节日盛装的观众齐声高呼表示欢迎。管弦乐团适时地奏起“领袖万岁”。林肯向人群鞠躬答礼,然后拨开外套后襟,在铺着红布的胡桃木摇椅上坐了下来。

    与总统夫妇坐在同一个包厢的,是宪兵司令部的拉斯彭少校和他的未婚妻克拉拉·H·哈里斯小姐,她是纽约参议员伊拉·哈里斯的女儿。她们坐在林肯太太右边,因为这是她请来的客人。这位小姐在华盛顿社交界还算新人,还算适合挑剔的林肯夫人的要求。

    这天晚上,萝拉·基恩演出的是著名喜剧《我们的美国表亲》,也是他最后一次演这个剧目。观众席上发出一阵阵笑声,整个剧院热闹非凡。

    在那一天的下午,林肯与他的太太长时间在外兜风,后来,她说林肯多年来没有像这一天那样快乐。想想吧,他能不快乐吗?现在什么都有了:胜利,和平,团结和自由。就在这天,他还跟夫人谈起他在任满后离开白宫的打算。首先,他们将要去欧洲或到加利福尼亚州去休息一些时间;然后,他考虑在芝加哥开律师事务所,或者回春田镇继续当律师,到他老了,就回到草原上去过他所喜爱的巡回办案生活。也是在那天下午,从伊利诺斯州来了几位老朋友,他们在一起很开心,他十分得意地讲着笑话,林肯太太简直没法让他去吃饭。

    不过,在前一天晚上,林肯曾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早上,他对他的内阁成员说道:“我似乎在一艘极为古怪的船上,向黑暗模糊的岸边急速驶去。在每个大事发生之前我都会做这个奇怪的梦。在安蒂坦之战、石河之战、盖兹堡之战、维克斯堡之战前我都做过这个梦。”

    他认为这梦是个好兆头,表示会有好事发生。

    星期五晚上的10点10分,脸被威士忌灌得通红的布斯走进剧场,抬头看了看总统的位置。他穿着一身黑,黑色马裤、皮靴和马刺。

    布斯手上拿着一顶黑色礼帽,向通往贵宾座的楼梯走去。他从一条摆满椅子的过道间挤过去,进入包厢外面的走廊。在这里,他被一名卫兵拦住,布斯镇定自若地递过去一张身份卡,对士兵说总统现在要见他,他说完并没有等候答复,便推开走廊门走进去,再从里面将门关上,随手从乐谱架上拿了个木柱塞紧走廊门。

    他向总统身后那扇门走过去,从他上午挖的小孔往里窥视,计算好距离;于是,他静静地推开门,抬起手里的高口径小手枪,将枪口贴在林肯脑袋的后面,扣动了板机。随后,他飞身向下面的舞台跳下去。

    林肯的头猛然间向前垂下,接着歪到旁边,身体瘫进椅子里。

    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有发出丝微声音。

    这时候,没有人——包括舞台上演员——想到总统已经被暗杀。他们还以为剧院的枪击声和跳下舞台的动作是演出的一部分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