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林肯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部 人性的光辉 总统夫人(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总统夫人(2)

    就在这一天的晚上,总统夫妇在他所乘坐的轮船上宴请格兰特将军夫妇,同时也邀请将军的幕僚一同进餐。在大家用餐的时候,林肯太太在总统面前大骂奥德将军,坚持要求总统撤换他。她说奥德将军没有能力,他的太太就更加不值一提了。当时,格兰特将军就坐在旁边,他尽力为自己手下的军官说好话。当然,奥德将军并没有因此而被撤换。

    就在这次访问过程中,一再发生类似这样的事情。因为葛里芬太太和奥德太太的原因,林肯太太在军官们面前反复攻击她们的丈夫,看到在这样的危机时期,担负着国家重任的元首,竟然遭受这样的屈辱,我为他感到难过和心痛。可是,林肯却像基督一样忍耐着,他脸上所流露出来的痛苦和悲哀叫人看了心碎,但是他又保持着安详和庄重。他像平常一样称呼她“大妈”,用他的眼光和语气无声地向她哀求,同时尽可能替他人辩解。而他的太太对他非常凶狠,简直就像一只母老虎,林肯只得默不作声地走开,把他那张丑陋而高贵的脸掩藏起来,免得他悲惨的表情被我们看见。

    薛尔曼将军亲眼看见垢次类似的场面,并且在他的回忆录中做了记录。

    《玛丽·陶德·林肯传》一书中,作者荷诺·威尔西·莫罗这样写到:“无论你去问哪个美国人,‘林肯夫人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这样回答,她是一个泼妇、祸水、无耻的傻瓜、一个神经病。”

    遭到暗杀,并非林肯的最大不幸,他的最大悲剧是娶了玛丽。布斯在背后向他开枪之时,林肯并不知道击中的是什么;可是,在23年的生活中,他差不多天天都要经受这种“不幸婚姻带来的苦果”。

    巴铎将军不无感慨地说:“在惨苦的政党仇恨和无情的反叛斗争中,经受十字架一般的痛苦中……林肯还不得不忍受不幸的家庭生活带来的辛酸。他曾经说过:‘主啊,请你宽恕他们吧,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是什么。’”

    奥维尔·H·布朗宁是伊利诺州的参议员,也是是林肯担任总统时的好友之一。他们俩相识达20年之久。布朗宁经常到白宫参加宴会,有时候还在那里过夜。他对这一段生活有详细的记录,不过他到底是怎样描写林肯太太的呢?对此人们只能瞎猜了。因为任何看他日记的人,都必须按照他的要求发誓,绝不向他人透露任何有损玛丽·林肯人格的内容。最近,他的日记已经被人发表,但是有一个附带的条款,就是必须把一切与林肯太太有关的资料都删掉。

    依照惯例,在白宫进行的公开接待会上,总统应该与他的妻子以外的一位女士一起绕场开舞。

    可是,到了林肯太太这里就不管什么惯阑惯例了,她就是不容许这种方式。为什么呢?在她前面,竟然让另外一个女人挽起总统的手臂?休想!

    她这样固执地独断专行,成为当时华盛顿社交界的笑柄。

    不仅如此,甚至总统跟别的女人讲几句话,她都会用严厉的目光盯着他,有时是厉声地呵责。

    每次在参加公开接待会前,林肯都要先去向他这个善妒的妻子请示,他可以跟谁讲话,不可以跟谁接触。当林肯太太提到华盛顿的妇女的时候,她总是气愤愤地说自己憎恨那个,讨厌这个。林肯毫无办法,他只得对她说:“大妈,我总不能像个呆子似地不开口呀,我总得跟人讲话吧。要是你不能讲出我可以跟谁说话,就告诉我不能跟谁说话吧。”

    林肯太太说过的话都必须办到不可。有一回,她要求林肯提升一个军官,她威胁到如果不照办的话,她就在大家的面前倒在地上。

    另一次,在一个十分重要的访谈时间,她忽然冲进总统的办公室,旁若无人地说了一堆话。林肯一声不响,站起来抓住她,把她带出房间,他把她送回去之后,回来把门锁上,继续他们的工作,就像根本没有发生过这件事情一样。

    有一个无聊的招魂家对她说,所有内阁成员全都是林肯的敌人。她对此深信不疑,因为她对这些人没一个有好感。

    李将军投降之后,格兰特夫妇来到首都。华盛顿城内灯火辉煌!群众齐声唱歌,燃放烟火,尽情狂欢。林肯夫人给格兰特将军写了一封信,邀请将军和总统夫妇一同乘车观赏夜景。

    不过,她却没有邀请格兰特太太一同前往。

    可是,过了几天之后,她又安排了一次聚会,邀格兰特夫妇和史丹顿夫妇到福特剧院的总统包厢里去欣赏戏剧。

    史丹顿太太收到总统夫人的请帖,马上去找格兰特太太商量,问她去不去。史丹顿太太对她说:“要是你接受邀请的话,我就去;不然我就谢绝她。没有你在场,我可不愿意跟林肯太太坐在同一个包厢里。”

    格兰特太太哪里敢去呢!因为,她清楚当她和格兰特将军走进剧院的时候,观众一定向这位 “阿波马托克斯的英雄” 喝彩欢呼。 谁知道那时林肯太太又会怎么想呢?说不定又会闹出什么丢脸的事情。

    因此,格兰特太太谢绝了林肯太太的邀请,史丹顿太太也跟着谢绝了。也许正是她们的这一决定,救了自己丈夫的命。因为,布斯就是在那天晚上溜进总统的包厢,把林肯暗杀了。要是史丹顿和格兰特当时也在那里,很可能也遭到毒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