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富兰克林自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富兰克林自传 第一部分 致儿子的信(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致儿子的信(2)

    按照传统,长子汤姆斯跟他父亲学习打铁,但是他生来聪颖过人,得到当地一个尊贵的绅士伯麦老爷的赏识,他鼓励他们兄弟努力求学上进。后来,他终于获得了书记官的资格,成了地方上有名望的人,并且成为当地一切公益事业的猾倡导者,不论是他家所在的村子,还是有关诺桑普顿城镇或者他们那个州的事物。关于这一类事情我们听到了很多,他颇受当时爱克顿教区的哈利法克斯勋爵的奖励和赏识。他于旧历1702年1月6日死去,离我的出生恰巧4整年。记得当我们来到爱克顿教区,从一些老人那里听到有关他的生平事迹时感到很惊异,因为这很像是我的个性和为人。当时你说:“要是你出生在他死的那一天,人家还以为这是灵魂转世呢!”

    约翰成了染匠,大概是专染羊毛织品。本杰明是在伦敦学徒的,后来也成为一名丝织品染匠。他这个人非常聪明,我对他的印象很深。因为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他渡海到波士顿来,住在我父亲那里,跟我们在同一幢房子住了几年之久。他的寿龄很高,其孙塞缪尔·富兰克林如今住在波士顿。他死后留下了两卷四烤的诗稿,主要是一些赠给亲友的即兴之作,这样的诗他曾经送给我一首。他还发明了一种速记法,并教会我使用。可我从不练习,所以现在忘光了。我的名字就是随着这位伯伯取来的,因为他和我父亲之间有着非常亲密的兄弟友情。他还笃信宗教,只要是著名传教士的说教他从来不错过,并且用速记法将布道全部记录下来,已经有数卷之多。他还具有一种政治家的热忱,可从他的身份来讲,他也许过分关心政治了。后来,我在伦敦发现了他所搜集的从1641年到1717年间重要的政论手册,根据编号来看,已经缺失了许多卷,不过还保存了8卷对烤的、24卷四烤和八烤的。因为我经常去买书,我和一位旧书商结识了,他也是偶然见到这些集子,于是就拿给我看。看样子是我伯父在去美洲的时候把它们留在了伦敦。当然,这可是50年前的事情了。他还在书页的空白处写了很多批注。

    我们这个卑微的家族很早就加入了宗教改革运动,在女王玛丽统治时期,他们一直坚持新教信仰。当时,因为他们激烈地反对教皇制度,时常处于受迫害的危险之中。他们珍藏着一本英文版的《圣经》。为了能够将其安全地保存,他们把《圣经》打开,用细绳绑在一个折凳面底部。这样,当曾祖父向家人宣读《圣经》时,他把折凳翻过来放在膝盖上,在带子底下翻阅,还有一个孩子在门口站着,如果看见教会法庭的官吏过来,他会马上报信,于是板凳又重新翻了过来,凳脚朝下放好,圣经就像原先一样藏在凳子下面了。这是我从本杰明伯父那儿听说的。直到查理二世的末年,我们家族还是一直信奉国教。但是那时有几位部长因为不信奉国教遭到了驱逐,他们在北安普敦郡举行集会宣布了自己的信仰。本杰明、乔赛亚追随他们,并且一生坚信不渝。而家族的其他人仍然信奉国教。

    我父亲乔赛亚很早结了婚,大约是在1682年,他带着妻子和三个孩子移居到了新英格兰。因为他所信仰的秘密宗教不仅被法律禁止,而且还常常受到骚扰,因此父亲的许多熟人都移居到了新大陆。他们希望在那里可以享有宗教信仰的自由。我父亲也同意随他们前往美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