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朝那些事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明朝那些事儿1 第一部分 第十二章 没有选择(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 没有选择(2)

    所以这个字的意思,就是大明,要少一半。

    崇祯不信,不敢信,大明江山,自打朱重八起,二百多年,难道要毁在自己手上?

    个人认为,崇祯同志过于忧虑了,因为毁不毁,这事不由他。

    但这个梦实在比较准,我查了一下,他做梦的时间,大致就是那个毁他江山的人,出现的时间。

    崇祯十二年(1639),一个人从深山中走出。

    他的随从很少,很单薄,且很不起眼,无论是张献忠,还是皇太极,他都望尘莫及。但命中注定,他才是最终改变一切的人,五年之后。

    这人我不说,你也知道是李自成。

    李自成在山里蹲了一年多,干过什么,没人知道,只知道他出来之后,进步很快。

    一年多时间,他又有了几千人,占了几个县城。

    但就全国而言,他实在排不上,有时经济困难,还得找张献忠拉兄弟一把。

    鉴于生计困难,崇祯十三年(1640)初,他率军进入河南,新年新气象,他准备到那里碰碰运气。

    通常来讲,这个想法没啥搞头,因为之前他经常全国到处出差,河南也是出差地之一,跑来跑去,没什么意外惊喜。

    但这次不一样。

    崇祯十三年(1640),河南大旱。

    这场大旱,史料上说,是两百多年未遇之大旱,河南的景象,借用古人的话: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大旱也好,没有鸡叫也罢,没有牛,没有猪都罢。有一样东西,是终究不会罢的——征税。

    不征税,就没钱打张献忠,没钱防皇太极,必须征。

    这么个环境,让人不造反,真的很难。

    至于结局,不用想也知道,劳苦大众,固然劳苦,也是大众,劳苦久了,大众就要闹事,就要不交税,不纳粮,于是接下来,就是那句著名的口号:

    吃他娘,喝他娘,开了大门迎闯王,闯王来时不纳粮。

    之前我说什么来着?气数。

    没错,就是气数。

    其实气数这玩意儿,说穿了,就是个使用年限,好比饼干,只能保质三天,你偏三年后吃,就只能拉肚子。好比房子,只能住三十年,你偏要住四十年,就只能住危房,没准哪天上厕所的时候,被埋进去。

    什么东西,都有使用年限,比如大米,比如王朝,比如帝国。

    不同的是,大米的年限看得见,王朝的年限看不见。

    看不见,却依然存在。

    对于气数,崇祯是不信的,开始不信。

    等到崇祯十四年,怕什么来什么,后院起火,前院也起火,卢象昇死了,辽东败了,中原乱了,信了。

    在一次检讨会上,他紧绷了十四年的神经,终于崩溃了。

    他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说:

    “我登基十四年,饱经忧患,国家事情多,灾荒多,没有粮食,竟然人吃人,流寇四起,这都是我失德所致啊,这都是我的错啊。”

    他不停地哭,不停地哭。

    我同情他。

    大臣们似乎也很同情,纷纷发言,说这不是您的错。

    但不是皇帝的错,是谁的错呢?

    气数。

    几乎所有的人,众口一词,说出了这两字。

    崇祯终于认了,他承认这是气数。但他终究是不甘心的:

    “就算是气数,人力也可补救,这么多年了,补救何用?”

    然后接着大哭。

    崇祯大哭的时候,李自成正在前进,在属于他的气数上,大踏步地前进。

    在河南,他毫不费力地招募了十几万人,只用了两年时间,就占领了河南全境,所向披靡,先后杀死陕西总督傅宗龙、汪乔年,以及我们的老熟人福王朱常洵。

    鉴于崇祯同志的倒霉史,已经太长,鉴于他受的苦,实在太多,鉴于不想有人说我拿崇祯同志混事,还鉴于我比较乐观,不太喜欢落井下石,所以,我决定简单点,至少保证你不至于看得太过郁闷。

    李自成同志依然在前进,一年后,他进入陕西,击败了明朝的最后一位猛人孙传庭,占领西安。明军就此再无还手之力。

    崇祯十六年(1643),李自成在西安,集结所有兵力,准备向京城出发,他将终结这已延续二百七十多年的帝国。

    在出发前,他发出了一道檄文,文中有八个字:

    “嗟尔明朝,气数已尽。”

    对于上述八个字,崇祯应该是认账的,因为不认账不行。

    上台以前,憋足了劲要干掉那个死人妖,死人妖干掉了,又出来党争,后金入侵,看准了袁崇焕,要他出来上岗,一顿折腾,后金没能折腾回去,袁督师倒给折腾没了,本想着卧薪尝胆,忍几年,搞好国内经济建设,再去收复大好河山,结果出了天灾,又出来若干人等造反。

    调兵,干掉若干人等,若干人等**掉,又出来了若干更狠的人(比如张献忠、李自成),再调兵,把若干更狠的人,又打下去,投降的投降,跑的跑,正准备一鼓作气……

    清军打进来了。

    好吧,那就去打清军,全部主力调到辽东,打个一年半载,好不容易把人熬走,后院又起火了,投降的不投降,跑进去的又跑出来。

    很巧,又是灾荒,大荒,没法活,于是大家跟着一起造反。

    这种编剧思路,很类似于早些年的经典电视剧《渴望》,按照当时编剧的思路,就是找个弱女子,什么坏事、孬事、恶心人到死的事,都让她碰上,整体流程大致是,一棍子打过来,挺住,再一棍子打过来,继续挺住,挺到最后,就“好人一生平安”了。

    崇祯的故事就是这样,他挨棍子的数量,估计比《渴望》女主角要多得多,抗击打能力更强,但不同的是,他的故事没有一个好的结局。

    因为他的故事,是真实的,而真实的东西,往往都很残酷。

    崇祯并非一个温和的人,他很急躁,很用力,用今天的话说,叫用力过猛,但那个烂摊子,不用力过猛,只能收摊。

    崇祯很节俭,他的衣服、袜子,都打了补丁,请注意,打补丁的,并不一定很节俭,往往很浪费,比如后来清朝的道光同志,衣服破了,让人去打了个补丁,五十两白银,这哥们全然是败家的,还说特便宜。

    而崇祯的补丁,是他找老婆打的,免费。

    此外,崇祯还有个特点:走路慢,因为走得快,里面的破衣服就会飘出来——节俭是节俭,脸面还是要的。

    他工作很努力,每天白天上朝,晚上加班,据史料记载,大致要干七八个时辰(十四到十六个小时),累得半死不活,第二天接着干。

    简单地说,崇祯同志干的,是这样一份工作:没有工作范围,没有工作界限,什么都要管,每天上班,不是跟人吵架(言官),就是看人吵架(党争),穿得破烂,吃得也少,跟老婆困觉较少,只睡五六小时,时不时还有噩耗传来,什么北边打过来,西边打过去,祖坟被人烧了,部将被人杀了,东西被人抢了等等。

    这工作,谁干?

    最不幸的是,崇祯同志以上所有的不幸,都无法换来一个幸福的结局——他的努力,终究失败。

    但比最不幸更不幸的是(简称最最不幸),崇祯知道这点。

    知道结局(注:悲剧),也无法改变,却依然要继续,这就是人生的最大悲哀。

    史料告诉我们,崇祯同志应该知道自己的结局,他多次谈到命数,气数,经常对人哀叹:“大明天下,奈何亡于朕手!”

    然而他依然尽心尽力、全力以赴、日以继夜、夜以继日、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不到长城心不死、撞了南墙不回头,往死了干,直到最后结局到来,依然没有放弃,直到兵临城下的那一天,依然没有放弃。

    一个了不起的人。

    结局到来的具体过程,就没必要细说了,我说过,我是个有幽默感的人,很明显,至少对于崇祯而言,这段并不幽默。

    我还说过,我是个不喜欢写废话的人,同样,对崇祯而言,这段是废话。

    当然,对李自成同志而言,这段很幽默,也不是废话,他从陕西出发,只用了三个月时间,就到了北京。

    三月十七日,李自成的军队到达西直门(他从西边来),开始攻城。

    崇祯同志有句名言:“诸臣误我。”还有一句:“是文臣人人可杀。”三月十七日,事实证明,这两句话很正确。

    内阁大臣拿不出主意,连话都没几句,且不说了。守城的诸位亲信,什么兵部尚书、吏部侍郎,压根就没抵抗,全部打开城门投降。

    当天,外城失陷,第二天,内城失陷。

    崇祯住在紫禁城,就是今天的故宫,故宫有多大,去过的地球人都知道。

    这里,就是他的最后归宿。

    在这个夜晚,发生了很多事,都是后事。

    其实后事处理起来,也很简单,就几句话,后妃上吊,儿子跑掉(对于后患,大多数人都不留),料理完了,身边还有个女儿。

    这个女儿,叫做长平公主,关于她的前世今生,金庸同志已经说过了,虽然相关内容(包括后来跟韦小宝同志的际遇),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胡扯,但有一点是正确的,他确实砍断了女儿的手臂。

    这个举动在历史上非常有名,实际情况,却比许多人想象中复杂得多。但无论如何,原因很简单,他不希望这个女儿落入敌人的手中,遭受更大的侮辱。

    不是残忍,而是慈爱。

    我知道,许多人永远无法理解,那是因为,他们永远无需去理解。

    处理完一切后,崇祯决定,去做最后一件事——自尽。

    自尽,是一件比较有勇气的事,按照某位哲学家的说法,你敢死,还不敢活吗?没种。

    但现实是残酷的,而今这个世界,要活下去,比死需要更大的勇气。

    但崇祯的死,并非懦弱,而是一种态度,负责任的态度。

    我说过,所谓王朝,跟公司单位差不多,单位出了事,领导要负责任,降级、扣工资、辞退,当然,也包括自尽。

    崇祯决定自尽,他打算用这种方式,表达他的如下观点:

    一、绝不妥协。

    二、绝不当俘虏。

    三、尊严。

    于是,在那天夜里,崇祯登上了煤山(今天叫做景山),陪在他身边的,还有一个叫做王承恩的太监。

    就这样吗?

    就这样吧。

    他留下了最后的遗言:

    “诸臣误朕,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尸,勿伤百姓一人。”

    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

    他走向了那棵树。

    应该结束了。

    按照惯例,每个人的讲述结束时,会有一句结束语,而当这个王朝结束的时候,也会有一句话,最后一句话。

    是的,这句话我已经写过了,不是昨天,也不是前天,而是几年以前,在我的第一本书里,朱元璋登基那一段的最后,有一句话,就是那句,几年前,我就写好了。

    还记得吗?

    所有的王朝,他的开始,正如他的结束,所以才有了这句结束语,没错,就是下面这句:

    走上了这条路,就不能再回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