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朝那些事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明朝那些事儿1 第一部分 第十二章 没有选择(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 没有选择(1)

    杨嗣昌死了,崇祯很悲痛,连他爷爷辈的亲戚(襄王)死了,他都没这么悲痛,非但没追究责任,还追认了一品头衔,抚恤金养老金,一个都没少。知己死了,没法以死相报,以钱相报总是应该的。

    其实和崇祯比起来,杨嗣昌是幸运的,死人虽说告别社会,但毕竟就此解脱,彻底拉倒。

    而崇祯是不能拉倒的,因为他还要解决另一个问题,一个更麻烦的问题。

    崇祯十三年(1340),崇祯正忙着收拾张献忠的时候,皇太极出兵了。

    虽然此前他曾多次出兵,但这一次很不寻常。

    因为他的目标,是锦州。

    自打几次到关宁防线挖砖头未果,皇太极就再也没动过锦州的心思,估计是十几年前被袁崇焕打得太狠,打出了恐×症,到锦州城下就打哆嗦。

    所以每次他进攻的时候,都要不远万里,跑路、爬山、爬长城,实在太过辛苦,久而久之,搏命精神终于爆发,决定去打锦州。

    但实践证明,孙承宗确实举世无双,他设计的这条防线,历经近二十年,他本人都死了,依然在孜孜不倦地折腾皇太极。

    皇太极同志派兵打了几次,毫无结果,最后终于怒了,决定全军上阵。

    同年四月,他发动所部兵力,包括多尔衮、多铎、阿济格,甚至连尚可喜、孔有德的汉奸部队,都调了出来,同时,还专门造了上百门大炮,对锦州发动了总攻。

    守锦州的,是祖大寿。

    事情的发展告诉皇太极,当年他放走祖大寿,是比较不明智的。因为这位仁兄明显没有念他的旧情,还很能干,被围了近三个月,觉得势头危险,才向朝廷求援。

    而且据说祖大寿的求援书,相当地强悍,非但没喊救命,还说敌军围城,若援军前来,要小心敌人陷阱,不要轻敌冒进,我还撑得住,七八月没问题。

    但崇祯实在够意思,别说七八月,连七八天都没想让他等,他当即开会,商量对策。

    开会的问题主要是两个:一、要不要去,二、派谁去。

    第一个问题很快解决,一定要去。

    就军事实力而言,清军的战斗力,要强于明军,辽东能撑二十多年,全靠关宁防线,如果丢了,就没戏了。

    第二个问题,也没什么疑问,卢象昇死了,杨嗣昌也死了。

    只有洪承畴。

    问题解决了,办事。

    崇祯十三年(1640)五月,洪承畴出兵了。

    得知他出兵后,皇太极就懵了。

    打了这么多年,按说皇太极同志是不会懵的,但这次实在例外,因为他虽然料定对方会来,却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多。

    洪承畴的部队,总计人数,大致在十三万左右。属下将领,包括吴三桂、白广恩等,参与作战部队除本部洪兵外,还有关宁铁骑一部,总之,最能打的,他基本都调来了。

    本来是想玩玩,对方却来玩命,实在太敞亮了。

    考虑到对方的战斗能力和兵力,皇太极随即下令,继续围困锦州,不得主动出战,等待敌军进攻。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他很晕。

    因为洪承畴来后,看上去没有打仗的打算,安营、扎寨,每天按时吃饭,睡觉,再吃饭,再睡觉,再不就是朝城里(锦州)喊喊话,兄弟挺住等等。

    晕过之后,他才想明白,这是战术。

    洪承畴的打算很简单,他判定,如果真刀真枪拼命,要打败清军,是很困难的,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守在这里,慢慢地耗,把对方耗走了,完事大吉。

    这是个老谋深算的计划,也是最好的计划。对这一招,皇太极也没办法,要走吧,人都拉来了,路费都没着落,就这么回去,太丢人。

    但要留在这里,对方又不跟你开仗,只能耗着。

    耗着就耗着吧,总好过回家困觉。

    局势就此陷入僵持,清军在祖大寿外面,洪承畴在清军外面,双方就隔几十里地,就不打。

    当然,清军也没完全闲着,硬攻不行,就开始挖地道,据说里三层、外三层,赛过搞网络的,密密麻麻。

    但事实告诉我们,祖大寿,那真是非一般的顽强,而且他还打了埋伏,之前跟朝廷说,他可以守八个月,实际满打满算,他守了两年。

    就这样,从崇祯十三年(1640)五月到崇祯十四年(1641)五月,双方对峙一年。

    六月底,出事。

    洪承畴突然打破平静,出兵,向松山攻击挺进。

    这个举动大大出乎清军的意料,清军总指挥多尔衮(皇太极回家)没有提防,十万人突然扑过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战败。

    消息传来,皇太极晕了,一年都没动静,忽然来这么一下,你打鸡血了不成?

    多年的作战经验告诉他,决战的时刻即将到来,于是他立即上马,率领所有军队,前往松山。

    但是,有个问题。

    当时皇太极,正在流鼻血。

    一般说来,流鼻血,不算是个问题,拿张手纸塞着,也还凑合。

    但皇太极的这个鼻血,据说相当之诡异,流量大,还没个停,连续流了好几天,都没办法。

    但军情紧急,在家养着,估计是没辙了,于是皇太极不顾流鼻血,带病工作,骑着马,一边流鼻血,一边就这么去了。

    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他没有找东西塞鼻孔,却拿了个碗,就放在鼻子下面,一边骑马一边接着,连续两天两夜赶到松山,据说到地方时,接了几十碗。

    反正我是始终没想明白,拿这碗干什么用的。

    会战地点,松山,双方亮出底牌。

    清军,总兵力(包括孔有德等杂牌)共计十二万,洪承畴,总兵力共计十三万,双方大致相等。

    清军主将,包括多尔衮、多铎、济尔哈朗等精锐将领,除个把人外,都很能打。

    洪承畴方面,八部总兵主将,除吴三桂外,基本都不能打。

    至于战斗力,就不多说了,清军的战斗力,大致和关宁铁骑差不多,按照这个比率,自己去想。

    换句话说,要摊开了打,洪承畴必败无疑。

    但洪承畴,就是洪承畴。

    崇祯十四年(1641)七月二十八日,洪承畴突然发动攻击,率明军抢占制高点乳峰山,夺得先机。

    他十分得意,此时他的军中的一个武官对他说了一件事:

    占据高地固然有利,但我军粮少,要提防清军抄袭后路。

    然而洪承畴似乎兴奋过度,把那个人训了一顿,说:

    我干这行十几年,还需要你提醒?

    大多数历史学者认为,这句话,就是他失败的最终原因。

    因为就战略而言,固守是最好的方法,进攻是最差的选择,而更麻烦的是,当时的洪承畴,在进攻之前,只带了三天的粮食。

    无论如何,只带三天的粮食,是绝对不够的。

    所以结论是,一贯英明的洪承畴,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最终导致了战败。

    我原本认为,这个结论很对,洪承畴很蠢,起码这次很蠢。

    后来我想了想,才发现,洪承畴不蠢,起码这次不蠢。在他看似荒谬的行动背后,隐藏着一个极为精明的打算。

    其实洪承畴并不想进攻,他很清楚,进攻极为危险,但他没有办法。

    因为有个人一直在催他,这个人的名字叫陈新甲,时任兵部尚书,而这位陈尚书的外号,叫小杨嗣昌。

    杨嗣昌同志的特点,是风风火火,玩命了干,能得这个外号,可见陈大人也不白给。

    自打洪承畴打持久战,他就不断催促出战,要洪督师赶紧解决问题,是打是不打,多少给个交代。

    但洪承畴之所以出战,不仅因为陈尚书唠叨,像他这样的老油条,是不会怕唐僧的。

    他之所以决定出战,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两个字——没钱。

    我查过资料,明末时期的军饷,以十万人计,吃喝拉撒外加工资、奖金,至少在三十万两白银以上。

    要在平时,这也是个大数,赶巧李自成、张献忠都在闹腾,要是洪承畴再耗个几年,崇祯同志的裤子,估计都要当出去。

    所以不打不行。

    但洪承畴不愧为名将,所以在出发前,他想出了一个绝招:只带三天粮食。

    要还没明白,我就解释一遍:

    带上三天粮食出征,如果遇上好机会,就猛打一闷棍,打完就跑,也不怕对手断后路。

    如果没有机会,看情形不妙,立马就能跑,而且回来还能说,是粮食不够了,才跑回来的,对上面有了个交代,又不怕追究政治责任,真是比猴还精。

    精过头,就是蠢。

    如果换了别人,这个主意没准也就成了,可惜,他的对手是皇太极。

    皇太极不愧老牌军事家,刚到松山,还在擦鼻血,看了几眼,就发现了这个破绽。

    八月二十日,就在洪承畴出发的第二天,他派遣将领突袭洪军后路,占领锦州笔架山粮道。

    “欲战,则力不支;欲守,则粮已竭。”洪承畴彻底休息了。

    当然,当然,在彻底休息前,洪承畴还有一个选择——突围。

    毕竟他手里还有十几万人,要真玩命,还能试试。

    于是他找来了手下的八大总兵,告诉他们事态紧急,必须通力合作,然后,他细致分配了工作,从哪里出发,到哪里会合,一切安排妥当,散会。

    我忘了说,在这八个总兵里,有一个人,叫做王朴。

    第二天,突围开始。

    按照洪承畴的计划,突围应该是很有秩序的,包括谁进攻,谁佯攻,谁殿后,大家排好队,慢慢来。

    可还没等洪承畴同志喊一二三,两个人就先跑了。

    那两个先跑的人,一个是王朴。

    如果没有重名,这位王朴兄,应该就是八年前,在黄河边上收钱,放走诸位头领的总兵同志。

    照此看来,他还是有进步的,八年前,收钱让别人跑,现在撒腿就跑,也没想着找皇太极同志拿钱,实在难得。

    而另一位带头逃跑的,史料记载有点争议,但大多数人认为,是吴三桂。

    无论如何,反正是散了,彻底散了,全军溃败,无法收拾,十余万人土崩瓦解,被人杀的,被踩死的,不计其数,损失五万多人。

    洪承畴还算是镇定,关键时刻,找到了曹变蛟、丘民仰,还聚了上万人,占据松山城,准备伺机撤退。

    可是皇太极很不识相,非要解决洪承畴,开始围城,劝降。

    洪承畴拒不投降,派使者向京城求救。

    可他足足等了半年,也没有等来救兵,他很纳闷,为什么呢?

    因为他糊涂了,就算用脚趾头想,也能明白,援兵是绝不会到的。

    要知道,他老人家来,就是救援锦州的,能带的部队都带了,可现在他也被人围住,再去哪里找人救他?

    其实洪承畴同志不知道,皇帝陛下也在等,不过他等的,不是救兵,而是洪承畴的死亡通知书。

    按史料的说法,洪承畴同志被围之后不久,京城这边追悼会什么的都准备好了,家属慰问,发放抚恤,追认光荣,基本上程序都走了,就等着洪兄弟为国捐躯。

    其实洪承畴原本也这么盘算来着,死顶,没法顶了,就捐躯。做梦都没想到,他连捐躯都没捐成。

    崇祯十五年(1642)二月十八日,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松山副将夏承德与清军密约,打开了城门,二月十九日洪承畴被俘。

    几个月后,无计可施的祖大寿终于投降,这次,他是真的投降了。

    自崇祯十三年(1641)至崇祯十五年(1643),明朝和清朝在松山、锦州一带会战,以明军失利告终,史称“松锦大战”。

    除宁远外,辽东全境陷落,从此,明朝在关外,已无可战。

    消息传到北京,照例,崇祯很悲痛,虽然这几年他经常悲痛,但这次,他尤其激动,连续几天都泪流满面,因为他又失去了一位好同志——洪承畴。

    按目击者的说法,洪承畴同志被抓之后,非常坚强,表示啥也别说了,给我一刀就行,后来英勇就义,眼睛都没眨,很勇敢,很义气。

    所以崇祯很是感动,他亲自主持了洪承畴同志的追悼会,还给他修了坛(明朝最高规格葬礼),以表彰他英勇就义的精神。

    洪承畴没有就义,他投降了。

    当然,他刚被俘的时候,还是比较坚持原则的,没有投降,结果过了几天,由于平时没有注意批评和自我批评,关键时刻没能挺住,还是投降了。

    至于他投降后的种种传奇,就不说了,可以直接跳过,说说他的结局。

    清朝统一中原时,洪承畴由于立下大功,干了很多工作,有很大的贡献,被委以重任,担任要职。

    清朝统一中原后,洪承畴由于立下大功,干了很多工作,有很大的贡献,被剥夺一切官职,光荣退休。

    后来他死了,死后追封爵位,三等阿达哈哈番,这是满语,汉语翻译过来,是三等轻车都尉。

    如果你不清楚清朝爵位制度,我可以解释,高级爵位分为公、侯、伯、子、男五级,每个爵位,又分一到三等,一等为最高。

    男爵再往下一等,就是轻车都尉,三等轻车都尉,是轻车都尉中的最低等。我查了一下,大致是个从三品级别。

    我记得洪承畴活着给明朝打工时,就是从一品太子太保,死了变从三品,有性格。

    后来又过了几十年,乾隆发话,要编本书,叫做《贰臣传》。

    所谓贰臣,通俗点说,就是叛徒,洪承畴同志以其光辉业绩,入选叛徒甲等。

    在此之前,似乎就是乾隆同志,还曾发话,说抗清而死的黄道周,堪称圣人,说史可法是英雄,要给他立碑塑像。

    我又想起了陈佩斯那个经典小品里的台词:

    “叛徒,神气什么!”

    好像还是这个小品,另一句话是:

    “你说我当时要是咬咬牙,不就挺过来了吗?”

    絮絮叨叨说这几句,只是想说:

    一、历史证明,叛徒是没有好下场的。同志瞧不起的人,敌人也瞧不起。

    二、黄道周挺过来了,我敬佩,卢象昇挺过来了,我景仰,洪承畴没挺过来,我鄙视,但理解。

    咬牙挺过来,是不容易的。

    所以,我不接受,但我理解。

    现在的崇祯,基本已经焦了,里面打得一塌糊涂,外面打得糊涂一塌,没法混了。

    但他还是要撑下去,直到撑死,因为最能折腾他的那位仁兄还没出场。

    据说打崇祯十二年起,崇祯同志经常做梦,梦见有一个人,在他的手上,写了一个字——有。

    这是个很奇怪的梦,而且还不止一次,所以他把这个梦告诉文武大臣,让他们帮忙解释。

    大家听说,都说很好,说很吉利,我想了想,有道理,因为有,总比没有好。

    然而有一个人却大惊失色,这个人叫王承恩,是崇祯的贴身太监。

    散朝后,他找到了崇祯,对他说出了这个梦境的真实意义,可怕的寓意——大明将亡。

    按照王承恩的解释,这个有,实际上是两个字。上面,是大字少一撇,下面,是明字少半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