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杉杉来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杉杉吃饱——婚后生活撷趣 五、N场由网名引发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杉杉的网名叫什么已经不可考,但是自从加入风腾,杉杉的QQ名、网游ID、网站注册名等等等等,统一改成了威风凛凛的——打完boss好睡觉。

    这个名字本身没什么问题,甚至在某段时期,为杉杉的身心健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然而结婚后,杉杉居然还是一点也没危机意识的把名字改回来。

    于是……

    蜜月归来的第一天晚上,杉杉洗完澡,捧着笔电在床上和双宜聊QQ。

    宜家宜室宜调戏:多传点照片过来啦,要纯风景没人的,这样比较好yy,我要当素材材材……

    打完boss好睡觉:哦,大部分还没整理出来,先传几张给你。

    宜家宜室宜调戏:好,对了,照片不要你拍的,你摄影技术太烂。

    打完boss好睡觉:……可是你不是要没人的吗?

    宜家宜室宜调戏:嗯,纯景色的。

    打完boss好睡觉:他拍的都有我==

    ……

    ……

    打完boss好睡觉:人呢?走了?

    宜家宜室宜调戏:还在……刚刚我忽然全身发麻,手指抽筋,没法打字。

    打完boss好睡觉:……没谈过恋爱就是抵抗力差。

    宜家宜室宜调戏:你你你,你跟你家boss负距离接触后,果然变黑了。

    杉杉被双宜“负距离”三个字雷到了,脑中不免浮起一些深入浅出的画面,恰在此时,浴室的门打开了,氤氲迷离的水汽中,Boss大人只着寸缕的步出,手中拿着白色的浴巾边擦头发边向她走来,劲瘦精壮的躯干上犹有几颗水珠,又有一滴水珠顺着发梢滴落,极暧昧极缓慢的滑过喉结,胸膛,腹部,最终没入那个着寸缕的地方。

    杉杉只瞥了一眼,便心跳与血压齐飙,脸与落霞共一色。虽然boss大人**衣服的样子也已经参观过几回,但是但是……

    杉杉连忙收回视线,更加认真的跟双宜聊天ing

    才不知所云的敲了几个字,另一边的床铺就塌陷了下去,下一刻她便被搂了过去。被强劲有力的手圈着,脸颊贴坚硬的胸膛,杉杉只觉得浑身霎时一烫,好像身体里有一个点忽然被点燃了一样,脑子顿时有点眩晕起来。

    “帮我吹头发?”

    低低的仿佛带着水汽的声音,有着惑人神智的功能,然而杉杉一听,却绮思全消,立刻从他怀里挣扎出来,严肃的声明:“我不要帮你吹头发!!!”

    封腾扬眉。

    杉杉红着脸重复:“反正不要!”

    杉杉对吹头发一事如此反应过度,纯粹是度蜜月时吃了一堑,如今长了一智。

    蜜月里杉杉曾一时兴起主动要求帮boss吹头发,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嘛,男主角or女主角站在对方身后,满怀爱意的吹啊吹,衬着酒店窗外的蓝天碧海,那画面看着多浪漫多有爱啊。

    然而真正自己也来做一遍,才会发现,在这个河蟹的时代,电视剧是多么的纯洁不可靠==

    电视里的男主不会趁着女主帮他吹头发解她扣子啃她肩膀,也不会最终演变成那种姿势——她面对面的被抱坐在他的腿上。

    “你这样我不方便帮你吹啊,手举得老高,很累的。”

    杉杉自觉是抗议,哪里知道听到男人耳里却形同撒娇,封腾低笑说:“那我低点。”

    他低下头,原本揉弄着底下的手顺势托住将她抬高,他含上了仿佛送到他嘴边似的美食,最后还不忘体贴的问:“这样方便了吗?”

    ……

    ……

    ……

    神啊!

    杉杉觉得,搞不好这辈子她看到boss潮湿的头发,都会想到那一幕了。想到这里,杉杉忽然想起自己和双宜正说到“负距离”,呃,万一被boss看到……

    杉杉连忙匆匆的跟双宜说了声88,心虚的把电脑合上,接着说声“我睡了”便迅速的钻入了被窝中睡觉ing……

    反正她头发干了可以睡觉了,至于没干的某人怎么睡,她才不管呢。

    话说,boss大人应该没看到吧,不然他不会一点反应都没啊,杉杉自我催眠着,渐渐进入了梦乡。迷糊间好像听到纸张翻动的声音,嗯,boss应该在看文件,回来了他就要开始忙啦……

    不自觉的去注意纸张翻动的声音,一页,两页……

    “睡了?”

    咦?杉杉紧紧的闭着眼睛平稳呼吸假装熟睡。

    又翻过一页。

    “刚刚我看到了。”

    啊啊啊,他果然还是看到负距离那三个字了吗?杉杉破功了,翻身正对着他:“那不是我说的。”

    所以她脑子里没想着那些事,所以他不要误会她想干嘛干嘛。

    “是吗?”封腾轻飘飘的反问,然后用极其柔和的语调念:“打完boss好睡觉,这个不是你?”

    糟了,她怎么忘了还有这个问题,杉杉急忙坦白从宽,讷讷的说:“是我,我取着玩的,你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封腾目光从文件中抬起,极其无害的落在她身上,然后动作优雅的把手里的文件合上放在一边,正正经经的发问:“只是杉杉今天还没打,怎么就睡觉了?”

    啊?杉杉还没理解他话中的含义,便被他侧身猛的抱起,下一秒她已经坐在了他的身上,呆呆的看着他捉住她的手指放入口中舔咬,望着她的眸中暗光流转:“杉杉打算用什么打我?这个?”

    ——我是上夜班的分割线——

    ——我是被资本家压迫整个晚上都上夜班的分割线——

    一夜打了好几次架,而且被迫当了主打手,第二天,杉杉含羞带愤的改了网名——Boss大人耍流氓!可不幸的是,几天后,这个网名又一次被boss大人看到了。

    Boss大人不愧是统帅众多高精人才的BT级boss,迅速理解了这个网名后面“深藏的含义”,恍然微笑说:“原来杉杉喜欢我主动。”

    喜欢他主动?

    他他他究竟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啊!

    耍流氓……主动……

    耍流氓……主动……

    接下来的时间,杉杉不停的在这两者之间寻找逻辑关系,同时、顺便,深深的被主动了。

    杉杉只好继续改网名,为了表达自己的愤怒,这次的网名改成了——“boss大人不是人!”

    因为有前一个网名“boss大人耍流氓”的基础,新网名一出现,双宜就联想很丰富的惊叹了:“哇塞,是小说里那种一夜七次郎的不是人吗?”

    杉杉宽面条泪了,双宜都想得这么变态,boss大人只会更变态,说不定真会拉着她挑战“非人”极限。还是改掉吧,她不要再来一次“日以继夜,坚忍不拔”了啊。

    要改要改一定要改,可是改什么呢?

    杉杉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安全第一,于是彻底消灭了boss大人在她网名中的存在。新网名叫“33得6”,简单好记又特别,杉杉心想,这次boss大人总抓不住什么来做文章了吧。

    改名当晚,杉杉特意当着boss的面和双宜聊起来,boss大人看到了,果然没什么反应,杉杉还不怎么放心,追问:“我的新网名不错吧?”

    Boss大人漫不经心的说:“没我了?”

    杉杉连忙点头:“这次boss你没在了!”

    封腾“嗯”了一声,就埋首在自己的事情中了。杉杉彻底松了一口气,过关了过关了,哈哈哈。

    然而事实证明,在与资本家的斗争中,杉杉还是经验不足。

    夜还没过,何谈过关。

    又是入睡前,boss大人一句“我们研究下存在问题”,让杉杉花了一整晚的时间,筋疲力尽的体会到了什么叫——

    “存在”。

    杉杉痛定思痛,认输投降。不是早就知道了嘛,跟boss斗那是其傻无比的,狗腿拍马才是王道。

    于是终极网名新鲜出炉,“boss大人真伟大”,既存在又伟大,这次总行了吧。晚上呈Boss大人御览,boss大人果然很满意。杉杉对boss的满意也很满意,只是对之后发生的情节有点接受不能……

    Boss大人居然问:“那么,杉杉觉得是哪里伟大?”

    好吧,如此问话也算正常,只要他不抓住她的手,强迫的带向某个地方啊啊啊!!!

    于是……

    不免又是一场口口过后。

    杉杉气若游丝的说:“我再也不改网名了。”

    封腾扬眉:“真的不改了?”

    语气颇为惋惜。

    “不改了!”杉杉趴在他身上,气若游丝但斩钉截铁。她已经深深的认识到,对boss来说,改网名就是改某位啊……

    “也好。”手指状似随意的抚过刚刚承受过他的地方,封腾悠悠然说:“你一改,我就条件反射,你改来改去,我也很辛苦。”

    杉杉快哭了:“……你可以不辛苦的。”

    吃饱餍足的某人笑了,轻轻在她快要泪光闪闪的眼睛上印了一个吻。“我心甘情愿。”

    咦?杉杉愣愣的看着他。自从结婚以来,boss大人每个吻都充满了强烈的□气息,刚刚这个却好像不是,那么轻盈表面,却比之前任何一个都深刻震动……好像带着他从不轻泄的某种情绪……

    看到她傻乎乎望着他的样子,封腾又是一笑:“杉杉,以后帮我吹头发,不要拒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