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情灯下的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情灯下的黑 第一部分 第9章 女人为什么(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9章 女人为什么(6)

    当失去巴特勒的斯佳丽昂首走向塔拉庄园,途遇西行取经的至尊宝时,两位爱情晚熟的失意人,有没有可能碰出爱情火花?他们真的懂得珍惜了吗?

    活着的时候不要盘点“真爱”

    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在我们离开这个世界之后,儿女们手捧鲜花来到墓前,深鞠一躬后说:“我们的父母曾经真心相爱。”

    似乎是为了延续一段未完的爱情佳话,20几年前,当朱琳走进《西游记》剧组扮演女儿国国王,对“御弟哥哥”徐少华(进剧组前三天刚结婚)一见钟情之后,便假戏真做,再也没能那场爱情梦幻中走出来,以至独身至今。不久前,《西游记》原班人马20年后重聚《艺术人生》时,朱军问朱琳拍戏时是不是留下了什么遗憾,她当着在场的徐少华动情地说,“我没有遗憾。因为我完全沉浸在和唐僧的一段儿女情长里。人的感情是很复杂的,人生也会有很多诱惑。像女儿国国王那样,识大体,明大义,把爱情作为一种追求,一种憧憬,这应该是一种境界。女儿国国王做到了,我希望我也能做到。”

    什么叫真爱?真爱到底有几回?这涉及到我们对“真爱”的定义。假如我们把一生中最巅峰、最忘我投入的那一段情感定义为真爱,那么真爱肯定只有一回。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真爱不是情。一个曾经让爱情切骨**的女人,无论后来遇到多么优秀的男人,也很难再动心。

    现在,不妨假设我们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以一种冷静从容的心态俯视从前的情感经历,那么,我们会看到:有人大起大落,波涛汹涌;有人一生平淡,波澜不惊;有人高开低走,抱憾终生;有人低开高走,渐入佳境;有人恍然大悟,峰回路转;有人执迷不悔,只爱一人。决定情感走向的,是性格,而后面隐藏的,却毫无例外的是命运。

    如此看来,女人一生有几回真爱,大需因人而异。比如“大起大落,波涛汹涌”的女人,属于典型的爱情战士,每一次都爱得火花四溅,**飞扬。虽然每次都无疾而终,黯然伤神,但她们很快就从过去的阴暗走出来,昂首挺胸走入下一幕爱情。哪一次是她的真爱?如果她回答“都是”,那就等于说“都不是”,或者说都是“相对真爱”,而没有“绝对真爱”。

    “高开低走,抱憾终生”这一种属于当事人被初恋过度陶醉或过度伤害的情形。比如《大宅门》里蒋雯丽饰演的白玉婷。有人会说,这才是“真爱”,因为后来的爱情再也无法越超。这就要看我们如何定义爱情了。事实上,如果女人只是陷入一种暗恋(或单恋)而无法自拔,一生活在自己虚构的爱情故事里,严格地说,还不能称之为“真爱”,因为她从没被她爱的人真正爱过。“高开低走”的最大问题在于,当事人一开始就透支了其全部感情,后面几乎不愿去尝试新的爱情,因而也就无真假可言。比如说朱琳,虽然她对爱的执着精神可嘉,但其做法未必值得模仿,因为一个人不仅要自己的爱情负责,也对要自己的人生负责。或许与徐少华二十年后的重逢,有助于她走出那个虚幻的梦境。

    这里我们重点要说的,就是“执迷不悔,只爱一人”这一种。一个女人如果好不容易找到了她生命中的真命天子,而最终又不得不与他擦肩而过,这种伤痛就将伴随她终生。现实中不少经历失败的“第三者”,常常感慨人生只能爱一次。盖人生最稀缺的事情就是“缘分”,一个女人甘冒道德和良心的谴责、不惜浪费自己的大好青春年华去爱一个有妇之夫,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很少有人能坚持。婚外情的伤害之所以长期难以痊愈,并非因为偷情的**,相反,是因为爱情的纯粹和真诚。哪一个经历婚外情的女人,不是无数次向底线投降之后,才痛下决心与过去决裂的?撇开道德层面,这不是唯一的真爱又是什么?

    如果说爱是一种精神层面的付出,那么真爱就是一种灵魂出窍。对女人而言,绝对的真爱就是,当她告别那段爱情之后,她不再有持续付出爱情的能力,她的灵魂已经不在了,已经永远永远地被那个男人给勾走了。

    这样看来,真爱有几次,既取决于女人当时遇到一个怎样的男人,也取决于她当时的爱情成熟度和爱情支付能力。如果女人在她情爱状态最佳时爱上了布拉德?皮特,如果她的爱情支付能力有限,不管他们最后有没有成为眷属,真爱的确只能有一次。但是,如果当时她不够成熟,或者她后续的爱情支付能力仍然非常强,在经历一段时间的疗伤后,那么她仍然有可能爱上汤姆?克鲁斯。所以,一个心态尚不成熟的18岁女孩在失恋后说“我这辈子不会再爱别的男人”,未必可信,至少不如一个心态成熟的28岁女人可信。当然,重要的不是一个人的生理年龄,而是她的心理年龄和爱情成熟度,一个28岁的女孩决定情场金盆洗手,也许比一个38岁的女人更可信。

    从现实生活而不是纯粹的精神生活角度出发,最值得推崇的,或许就是“一生平淡,波澜不惊”和“低开高走,渐入佳境”式的爱情。虽然它少了许多精彩,却因平淡而幸福。因此,重要的不是一生有几次真爱,而是真爱能否伴随你走到人生终点。一个女人在最需要、最懂得爱情的时候,以一种“总结陈辞”的方式谈论真爱,并不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因为它意味着爱情从此一去不复返,永远地带走她的灵魂,剥夺了她再次陷入爱情的能力。真爱再精彩,也只是一种回忆,很大程度上,它预示着未来爱情的苍白。这是女人的大幸,也是女人的悲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