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第一人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三章 阎氏孤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两个时辰之后,阎府庭院正中央的一块青石圆椅上,一个人呆坐在那里,一双木讷的眼睛环视四周。正午的暖煦平铺在庭院的空地上,万物都显得是那般静谧和慵懒。

    阎蓉,阎晴,这的确是两个被深深刻在记忆深处的名字,即便自己占据了阎圃的身体,暂时失去了这个人大部分过往的记忆,却唯有这两个名字不曾被遗忘。

    看样子这姐妹二人在阎圃的心中占有极为重要的位置。

    “咕咕……”

    “咯咯……”

    不知什么时候,身边多了许多一大堆的鸡,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妪正在那里放养。

    这些鸡都是地地道道家养的土鸡,个个抬首挺胸,肉脯结实,一看就十分好吃。袁柏舔了舔舌头,眼睛里面流露出贪婪的目光。

    “大娘,今晚记得加菜!”老妪意识到袁柏在和自己说话,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摇头道:“公子,老身耳朵不好使,听不到!”

    袁柏干笑一声,略显无奈,摆手示意这里没她什么事。老妪前脚刚走,后面又紧跟着跑来一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家丁。袁柏认得他,自己醒来的时候他就站在门外守候。

    那家丁端来一盆水搁在袁柏的面前,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袁柏将他喊住,问她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家丁指着自己的嗓子,表示说不出话。

    袁柏心道这一大家子的人不是聋就是哑,不是断耳就是残腿,也不知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感慨之际,阎晴风尘仆仆冲着自己走来,手里还握着一把小刀。袁柏顿时警惕起来,难道是自己身份暴露了?

    阎晴将另一边的青石圆椅拖了过来,让袁柏平躺在上面。袁柏犹豫了片刻,还是照她说的做。他现在这副模样简直就像是一条砧板上待宰的鱼,更可怕的是自己居然没有一丝反抗的意思,仿佛这一切都是合情合理,顺理成章的事情。

    她将袁柏头上敷伤用的布条一点点拆除,用棉布蘸湿温水清理断耳处的污渍。五个月过去了,右耳的伤口已经愈合的差不多,只剩下豆大的伤疤,只不过少了一只耳朵看上去终究是有些古怪,仿佛现在的自己是不完整的,像一个活生生的怪胎。

    清理伤口后,阎晴开始用小刀修整耳鬓,清理乱发。古人对于身体发肤都极为重视,阎晴只是稍加修剪,大致上保留了袁柏的一头长发。

    虽然有些不习惯,但想着自己以后总不能顶个平头出去招摇过市,最终还是忍受住了。不过这满嘴的胡须袁柏就有些受不了,这年纪轻轻地整得跟关羽似得,那里还能看得出英姿勃发之气,即便古人习惯了,他可一丁点也不习惯。

    “晴……晴妹……晴儿……不,晴晴……麻烦顺道把我这胡须也给剪了吧!”袁柏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称呼阎晴,露出拙态。

    阎晴先是一愣,羞涩道:“是阿晴才对啦,哥你以前不都是这么叫我的么,不过我是倒是不介意啦!”

    袁柏是独生子女,平白无故多出这么这么一对姐妹,一时间难以适应。这阎晴和阎蓉虽说是仇人的姐妹,但看样子也不像与阎圃是一丘之貉,袁柏也不好迁怒于他们。

    所以究竟该以如何的态度和立场与她们二人相处,是现在摆在面前最大的难题之一。

    听说袁柏要把胡子剪掉,阎晴极力劝阻,说是耳朵没了已经够难看了,要是把胡子再剪了,走到大街上一定会被人笑话的。

    袁柏哪里会去在意这些事情,反正又不是自己的身体,随便怎么折腾都行。在他的强烈坚持下,阎晴只能照办。

    “话先说好哦,哥哥到时候千万别后悔!”阎晴将小刀放在热水里擦拭干净,然后一刀刀像割草一般在袁柏的下巴上摆弄。袁柏平躺在那里呆呆地仰望天空,趁着这个空闲时间向阎晴询问了许多事情,再结合脑海中残存的记忆,回想起了许多事情,也对这一家人遭遇有了大致的了解。

    想当年,阎氏一族原本是巴郡影响力极大的士族,其族中才俊分布五湖四海,稍有名气者如袁术谋士阎象,刘璋部将阎晏……

    黄巾之乱时,汉庭动荡,五斗米教趁此机会在汉中巴郡两地广泛发展,收获了大量教众,但也受到了当地士绅的抵制,为首者便是巴郡阎氏一族。

    阎氏一族与五斗米教连续发生冲突,期间甚至引发了大规模流血事件。最终冲突演变为民变,五斗米的教众在张修之父张道陵的引领下,在那一年的除夕夜举行起义,杀死了当时的巴郡太守,也就是阎圃的父亲阎基,自成政权,并大肆攻击阎氏阀门,致使阎氏族人死伤殆尽,阎圃的母亲也在冲突中丧生。

    阎氏一族不仅是巴郡的望族,也是当世赫赫有名的财阀,多年来靠把控褒斜道和米仓道商路,与川西、汉中通商积累的大量财富,自然引得四方觊觎。

    这些人中最为直接的自然是巴郡本地的地痞流氓,见到阎氏一族垮台,便趁火打劫,公然冲进阎府杀人掠夺。阎圃当时年幼,来不及逃走,和姐妹三人被围困在阎府的大宅。为了保护巴郡阎门这个仅剩的男丁,残存的门人和仆役与暴民之间发生惨烈厮杀,最终只有厨房烧饭的陆婶和家丁润宝活了下来。

    那些地痞流氓在冲突中亦是伤亡惨重,暴怒之下便将余火发泄在这些幸存者身上。他们敲碎了润宝的声带,往陆婶的耳朵里灌铅,致使他们现在一哑一聋。

    不仅如此,他们连当时阎圃三人也没有放过。

    那还是十一年前的事情,阎蓉只有十六岁,正值芳华,是巴郡出了名的美人胚子,自然没能逃出那些歹人的魔爪。在反抗施暴的过程中,阎蓉额头被剑削伤,胸口也被刺中,落下了至今也无法治愈的肺疾隐患。当时只有五岁的阎晴为了保护姐姐,冲上去与歹人纠缠,被硬生生地踩断脚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