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第一人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深邃王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无际的记忆深渊里,一切都变得虚无缥缈。袁柏缓缓睁开眼睛,自己置身在一片黑暗的世界之中,只有借住穹顶缝隙射进来的那一缕浅浅月光才能看清周围的事物。

    这是一座空旷雄伟的宫殿,自己身处议事朝堂的内部,厅内凉风涌动,形成一股回旋气流。

    自己不是已经死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这儿是阴曹地府?

    倏地,四周火光乍现,所有的油盏在瞬间被点燃,将大厅内部照得火红透亮,一切尽揽眼中。

    朝堂大厅的两边,近百人正襟危坐,目光正视着正前方一言不发。

    这些人衣着鲜华,头束方冠,仪表高贵,透出不凡气度。但更引起他注意的是这些人头上都戴着各种各样的奇形面具,在昏黄的灯光的笼罩下更添诡异。

    一条狭长的走廊穿过大厅中部的清水池,延伸到另一侧的平台上。在深邃幽黑的平台尽头,隐约能够看到六点星光在闪耀。

    袁柏强定心神,一边四周寻望,一边小心谨慎地通过池中走廊。

    他能够清楚得感受到上百双眼睛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形成的灼热感,这股压迫窒息透不过气的感觉他生平还是第一次体验到。

    脚下步子越走越沉重,明明只有百步之长的走廊却宛如走了百十里。终于,在一处长方形的平台前,六张一丈高的王榻赫然出现在眼前。

    这些华贵的王塌整齐排成一列,上面分别坐着姿势各不相同的六人。这六人背对他而坐,袁柏根本看不清楚他们的模样。他们静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好似在冥思,又好似在休憩。

    乍然,一阵惨叫声打破沉寂,袁柏猛然醒过神来。

    在他环顾四周,追循声音来源的的同时,第二、三、四、五、六声惨叫接连而至的。悲怆痛苦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大殿里犹如一阵阵敲响的丧钟。

    六人姿势各异地垂躺在王榻上,鲜血从身体里源源不断流出,顺着地板上的纹路汇聚成一条猩红色的小溪。

    袁柏被眼前异象震撼,警戒地看着四周。这时他的耳旁突然传来“吱吱”的物体撕裂声。

    这些声音一阵叠一阵,嘈杂密集,令人毛骨悚然。

    袁柏蓦然回首,只见身后文武百官脸上的面具应声碎裂,而自己的胸膛部位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血窟窿。

    他捂着鲜血淋漓胸口,茫然无措地看着四周,身体一个趔趄,整个人栽倒在水池之中。

    看似波澜不惊的静水池一旦入水,却瞬间变成了波涛汹涌的大海。袁柏沉入水中几乎快要窒息死去,求生本能催动之下,他闭上眼睛奋力挣扎,最终一举冲出水面,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海水和宫殿都已经消失,自己正躺仍然躺在一张床上。

    一缕温暖的阳光透过木窗镂空的缝隙,铺洒在床榻上,照得他有些刺眼。等这股刺痛感觉过去后,他坐起来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间充满古韵的静谧书房里。香炉里散发的袅袅香烟充溢四周,营造出一股淡雅的氛围。

    身旁桌案上,书册整齐有序的排列成行,署名皆是工整的汉隶字体。离自己最近的床头处,一盆幽兰色的月季花静静摆放在那里,清晨的水露凝聚在花枝上,似乎刚刚摘下没有多久。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就算是阴曹地府,也不该是这个样子啊!瞧着屋中摆设,分明就是一个大户人家。

    他用手捂着头,从醒来到现在,脑子里面仍然在嗡鸣作响,风陵村血淋淋的画面依旧不时地在眼前闪现。明明这些事情才刚刚发生,却像是过了很久似得,宛如是许多年前的一场噩梦。

    头部此时大多数位置已经被缠上布条,某些位置仍然在隐隐作痛,不过都已经经过药物处理过。看样子,这一次不仅没有死,反而被某个大户人家救了。

    袁柏正想要下床,不巧让门口守候的仆役看到了这一幕,后者激动不已,口里不知在叫喊些什么,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他一头雾水。

    大人?哪个大人?总不至于是在说自己吧!

    再次挠头后,这一回,他突然发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自己穿越过来的时候明明是一个寸头,可现在却是长发及肩。

    原地呆怔一会儿后,袁柏猛然意识到什么,三步作两步跑到妆台前,抱起铜镜打量镜中的自己。

    当镜子里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时,袁柏“啊”地失声惨叫,把镜子甩到一边,一**坐在地上。

    面白无暇,剑眉凝霜,额心点痣,五官齐整,这t不就是阎圃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