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圣城密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幕 景彤小区惊现月之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透明胶带在碎布条上绕了一圈又一圈,除了狄凯飞自己的指纹,什么指纹都没有提取到。透明胶贴在一个物体上再撕下来,是可以提取指纹的。难道凶杀知道了狄凯飞提前要来,提前准备好了这个诱饵?暂时无解。正当狄凯飞冥思苦想的时候,爷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了:“凯飞,你快看看这版报纸,又出新闻了!”

    狄凯飞接过报纸,只见上面写着就在昨天下午,我市景彤小区惊现被盗窃的宝石月之珠。月之珠位于犯罪嫌疑人张某的房间里。张某被警官带走,刑事拘留。目前刑侦人员已封锁现场,在张某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幅画着帆船的油画,且油画上写着187三个数字。油画背面有nw这两个字母。

    什么?!月之珠竟然惊现在一个普通的小区?!难道,枪杀富豪的人就是那个张某?那幅油画,帆船与187,究竟意味着什么?奇怪的字母nw,究竟表示什么?难道这次凶杀作案也是那么的小心谨慎?一连串的问题接踵而至,连成了一个魔圈,将狄凯飞困在了这个圈中。如果关于张某的线索更多一些,说不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第二天是星期一,狄凯飞得上学。在狄凯飞走后,爷爷突然对正坐在沙发上看他的侦探小说的李庆一说:“庆一啊,跟我一起去一个地方。”“啊,好的。”李庆一回答的很快。

    穿过好几条马路,一个小区映入眼帘。正是景彤小区!李庆一压住疑惑的心情,跟着爷爷一起走进小区。第八单元楼的门前,停着几辆警车。爷爷带着李庆一走进单元楼,走进电梯里。接着,爷爷拿出一个透明胶带,粘了下电梯的全部按键,道:“去六楼。”电梯很快升了上去。

    六楼的601室门前站着很多警察,屋里乱哄哄的,几位警察在里面走来走去。有拍照片的,有拿笔记录的,有拿着放大镜观察现场的。爷爷笑了笑,对李庆一说:“我们中午再来。”

    中午了,警察们都听见自己的肚子发出“咕噜”的声响。唉,调查一上午了也好无头绪。那么换上便衣,先出去吃饭。陈卫也离开了自己调查一上午的房间,正要走,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马上接听,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喂,是陈警官吗?”哈,不是自己那位好久都没有见到的老朋友吗。陈卫马上回答:“狄先生,我在我在。”“能不能下一趟楼,我就在楼下。”“啊,能。”

    爷爷和李庆一正等在楼下,见陈卫来了,爷爷马上对陈卫伸出右手,两只手握在一起,洋溢着久别重逢的激动。陈卫笑着说:“狄先生,您是不是要把您的推理叙述给我?不然,您怎么会在我办案的地方大驾光临。”“嗯,猜对了。陈警官,您有没有什么线索。或许,我们现在所有的线索和您的线索拼在一起,就可以破案。”

    陈卫说:“狄先生,我这里有的线索仅仅是您在报纸上读到的那些和案发背景。根据小区监控**的录像,张某于星期五晚22点14分进入小区,两手空空,步伐凌乱,走路东倒西歪,疑似醉酒。走廊里的监控录像显示张某打开自己家的房门,并没有关,进屋后一下子倒在沙发上。监控录像从始到终一直没有月之珠宝石。可在星期六上午,月之珠宝石就惊现在张某家中,小区某位居民来到张某家做客,发现月之珠后报警,才有了今天的这起案件。并且,我们在现场还发现了一条隐身布的碎片,碎片上的指纹经过化验,确凿是武功大师李乾坤的指纹。”

    “凶杀不是师傅!不是!”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李庆一突然大喊起来,陈卫不明白李庆一喊的是什么,一脸迷惑。爷爷对陈卫解释:“他叫李庆一,是李乾坤的徒弟。”没想到隐退的武功大师竟然会收徒弟,真是太出人意料了!不过陈卫并没有表现出震惊,而是安慰李庆一:“好啦,李大侠。我们刑侦大队也不相信会是李乾坤干的,所以我们正在找线索证明嘛。”

    李庆一还是很生气,但爷爷对他使了个眼色,李庆一开始说他们所有的线索:“师傅的家住在千迪市郊区,云帆路187号。师傅在三天前被绑架了,是我不知道的绑匪对师傅提出了一些什么条件,师傅就直接顺从了。师傅的家里留下一个隐身布,但上面没有指纹。”

    爷爷开始推理:“先是那幅油画,目前已经确定表明什么了,就是李乾坤的住址。星期五晚上并未在张某家中发现月之珠,而星期六才有的,那么可能星期五晚上,有人披着隐身布潜入现场,在张某醉酒并未察觉的情况下,将月之珠放到张某家中。而李乾坤的家和张某的家中均发现了碎布条,这可能是凶手的刻意之为。陈卫,你觉得呢?”

    “按照李庆一提供的线索,李乾坤先生被绑架,说明此时李乾坤一定在某个人或某个犯罪团体的手中,他或他们完全可以掌控李乾坤。张某家中发现的布条上有李乾坤的指纹,说明凶杀极有可能是把绑架李乾坤时用的布条与留在张某家做诱饵的布条调换,绑架李乾坤时李乾坤撕下来的布条被他们放到张某家中,引诱我们把栽赃者的身份转移到李乾坤身上。而那个没有指纹的布条则是凶手刻意之为,让调查者知道李乾坤被绑架了。”

    陈卫推理出了布条的问题,爷爷继续推理:“那么那幅油画背面的字母是什么意思?对了,陈警官,张某最近有没有和什么人联系?”“我们审讯过他,他没有说最近和谁联系了。但我清理现场时发现,张某房间里的日历上,9月23日被画了一个圈。”

    爷爷反复地嚼着“23日”与“nw”,这时,陈卫突然说:“狄先生,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nw是说明一个时间,23日是周三,对于19日星期六来说,23日就是下周三。下周三,英语为next wednesday。缩写就是nw。时间加地点,接着,就是要干的事情了。张某要在本周三的李乾坤家里干什么呢?难道是要……”

    “喂,我被他们识破了,怎么办?你快给我打些钱,让我避避风头。”张某此时正对着电话,“你这个蛇蝎心肠的人!可恶!我一定要把你给供出来!你给我等着瞧吧……”

    身后传来陈卫警官的声音:“看来,好不容易逃出拘留所的你,又要到监狱里呆上一段时间了。”张某回头,看到陈卫此时正拿着手枪,对着张某。张某的喉咙里发出“哼”的一声,马上大喊:“我今天到这种地步,都是他给逼的!现在,我就把他供出来!”

    “他是小区里最近新来的保安。名为范康。几天前他跟我说说有没有兴趣帮他做个事,他给了我很丰厚的报酬。我于是答应了。范康说他会在周五晚上把一个宝石放到我的房间里,让我那晚装作喝醉。之后让我带上宝石,在下周三赶到云帆路187号。我为了记住这个时间和地点,才在一幅油画上写上了数字和字母。”

    张某刚供述完毕,便被两位警官带上手铐,押到了警车里。陈卫知道,不用调查,范康一定早已离开了小区。

    李乾坤被绑架、富豪被暴毙、张某被栽赃……一系列的案件,凶杀好像是同一个人,而且,凶杀的背后好像有一个大型团体。大型团体连环作案,想必以后的千迪市,难得平静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