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圣城密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幕 李乾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刚说完这句话,狄凯飞便混入了茫茫人海中,他要跟踪一下这个人。李庆一也看到了那个人,直觉也告诉他,那个人很不正常。李庆一于是不回他的寄宿的家了,他也跟上了狄凯飞的脚步,去跟踪这个人。

    李庆一终于看到了狄凯飞的身影,此时狄凯飞站在一个红绿灯底下,焦急万分。红绿灯此时是红灯,狄凯飞只能停下,而那个怪人,早已穿过马路,越走越远了。“狄凯飞,让我去追吧。”刚说完这句话,李庆一便跃到了后面一个房屋的窗台上。又是迅雷不及掩耳的几跃,李庆一消失在了小巷的尽头。圣城千迪市的道路很复杂,那个怪人也只能绕来绕去,李庆一手上拿着千迪市的地图,他知道,自己在这个小巷子里转就行了,凶杀会转到这个巷子里来的。

    李庆一在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房顶上飞跃,穿梭,在一个胡同里,黑衣人映入了眼帘。哈哈,追到了!这是一个死胡同,李庆一正要看看,那个奇怪的黑衣人往哪走。于是,李庆一蹲在这个胡同两排房子的一个房顶上,这里视线正好,完全可以看见黑衣人的下一步

    黑衣人停了下来,对胡同上空喊道:“喂,偷看的小鬼,别藏啦,我早就看到你啦。”被看到了!李庆一知道黑衣人看到自己后,也不躲藏了,跳下了自己蹲着的屋顶,落在了黑衣人对面。黑衣人带着墨镜和黑色口罩,手上还戴着白色手套。所以,李庆一根本就不知道黑衣人的具体长相。黑衣人冷笑了一声,开口说了话:“哦,原来是李乾坤先生的徒弟,李庆一啊。李乾坤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威震八方啊。啧啧,大名鼎鼎的乾坤大师竟然培养出这样的徒弟,嗯。”黑衣人不说话了,可李庆一却莫名其妙地大喊起来:“你是怎么知道我和我师傅的?我师傅到底和你有什么关系?!”“非常的抱歉,我,无可奉告。”黑衣人一说完,便放下手上的提包,朝李庆一冲了过去。

    李庆一跳起来,躲过了黑衣人的冲撞,接着,他又朝黑衣人冲过去,黑衣人两只胳膊相互交叉护在胸前,挡住了李庆一挥来的拳头。就在这时,李庆一却甩出一个扫堂腿,黑衣人没有仿住脚下,被这扫堂腿一击中,一下子瘫倒在地。正当黑衣人想要站起来时,李庆一已经将一只手架到他的脖子上了。黑衣人知道,现在的李庆一随时有可能用手掐住他的脖子,然后让他窒息而死的。就算不弄死他,李庆一也会把他交给警察,如果被交给警察,后果不堪设想!黑衣人藏在墨镜下的眼睛眨了眨,想出了一条脱身妙计。

    “喂,武功大师。”黑衣人对李庆一说:“这样吧。你放过我,我告诉你李乾坤在哪。”李庆一把架在黑衣人脖子上的手拿了下来。黑衣人松了口气,答道:“李乾坤现在在我们的一个分部。具体是哪,无可奉告。不过,他最近生活得可好了。我们把他照顾得很好,这你就放心吧。就说这么多了,以后我们还要接着玩。这次,就先再见喽。”

    黑衣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从地上站起,那起他的提包,往楼顶上一跃,消失在了李庆一的视野里。李庆一跳上屋顶,想再去追那个黑衣人,可惜的是,那个黑衣人早已不见踪影。

    晚饭时间,爷爷回来了。爷爷的表情很是轻松愉快。不过,李庆一好像很伤心的样子,他把自己关在阳台上已经一个下午了。狄凯飞和爷爷都用充满忧虑的眼神看着阳台方向。这个晚饭,狄氏爷孙都吃得很不愉快。晚饭后,狄凯飞回卧室写作业,爷爷拿出很久不碰的笔记本电脑写小说,李庆一继续在阳台上看月亮。

    狄凯飞把功课预习完了。他打开卧室门,朝阳台跑去。阳台连接着爷爷的卧室,中间有一道门隔着。狄凯飞敲了敲门,门仍未打开。李庆一肯定有心事!狄凯飞朦朦胧胧地想到,昨天晚上,李庆一睡觉时说的梦话:“乾坤,师傅。乾坤,师傅……”乾坤?!一个人影从狄凯飞的脑海里冒了出来。

    李乾坤,世界知名武术大师。他的武功,可以说是出神入化,无人能敌了。他已经连任一年一度的世界武术大区丹南区武术大赛好几十年的总冠军了。可是在十四年前,这位武术大师却隐退了。从此,武坛再也没有他大展身手的身影。

    这位武功大师,真的和李庆一有关系吗?李庆一的身手也很好,可是这也太牵强了吧……不过,李庆一的梦话却让狄凯飞隐隐觉得,那位武功大师和李庆一,有一种神秘的联系。难不成,李庆一是李乾坤的徒弟?狄凯飞也被他自己的猜想吓了一大跳。

    李庆一真的很想哭,很想哭,虽然他的师傅告诉他,他是一位男子汉,男子汉永远不可以流泪。但,此时的李庆一,内心已经接近了绝望的边缘。

    “李庆一,我可以进来吗?”传来狄凯飞的声音,“李乾坤和你,有没有什么关系?”难道,狄凯飞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秘密?

    李乾坤是李庆一的武学师傅,也是收养李庆一的人。十四年前,李乾坤在自己家门口发现了一名弃婴,看那名弃婴可怜,就收养了他。弃婴都是没有名字的。李乾坤将这名弃婴取名为李庆一。随自己姓李,庆一是庆祝自己有了一个孙子的缩写。从此,李乾坤便将他的武学知识传授给李庆一。李庆一脖子上的围巾,是唯一一个李乾坤没有给他的东西。在李乾坤捡到李庆一时,那块围巾便系在李庆一的脖子上。这块围巾,是李庆一对自己那未知的亲生父母,唯一的牵挂。

    可是就在一个星期前的一个早晨,李乾坤那奇怪的言行,却在李庆一的心里留下了一个待解之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