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圣城密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幕 初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家里的一切和往常一样陈旧,几乎反映不出家在圣城千迪市的繁华,更看不出这是一个知名侦探小说作家的房子。狄凯飞换鞋,走进客厅。爷爷狄意文并没有拿着平板电脑敲写他的小说,而是坐在沙发上,盯着眼前的“圣城日报”,看得入神,时不时推推眼镜,邹邹眉头。狄凯飞笑了笑,爷爷就是这样,在报纸或电视上看到某些案件,总会这样认真地思考并推理案情的。毕竟他是写侦探小说的。

    走进卧室,狄凯飞打开书包,掏出一大堆本子。不愧是圣城的重点中学!布置作业,那叫一个“心狠手辣”。狄凯飞才上初二,作业就这么一大摞了。不过,狄凯飞可不像他的那群“咸鱼同学”,抱着作业叫苦不迭。他是众人眼中闪耀的学霸,嗖嗖嗖,作业马上就全部解决了。于是,每天早上收作业就变成了一道风景:那群咸鱼同学们都纷纷翻开作业本补作业,而狄凯飞这个例外则拿着这堆作业本,分批交到各科课代表手里,然后淡定地回到座位,淡定地拿出课本复习。狄凯飞淡定,其他同学可不淡定了!这样的学霸,哼!于是,狄凯飞就有点被同学们孤立,再加上自己较为内向成熟的性格,他几乎没有一个朋友。

    同学们对他刮目相看的时候,仅仅是狄学霸用自己神探的思维破了学校里一个个他们眼中的“弥天大案”时,同学们会用看着神一样的眼光看着狄凯飞。而那些案件,只是像谁砸了玻璃,谁偷了东西的小事。狄凯飞的爷爷是侦探小说的作家,狄凯飞从小就跟着爷爷学了一大堆推理案件的方法,他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一名侦探。

    作业写完,正好是饭点了。今天,爷爷在餐桌上的表情异常

    “凯飞啊,”爷爷清了清嗓子。“啊,爷爷,什么事?”爷爷缓缓说道:“凯飞,我一位朋友因为出差,他想让他的孩子寄宿在我们家一个月左右。你看行不行?”这种问题啊。狄凯飞本来是不愿意的,但是他还是皱了皱眉头,说道:“愿意。”

    这个家,从狄凯飞记事起,就只有他和爷爷两个人。父母据说是出车祸死了,爷爷一手把他带大。这十五年了,家里除了爷爷的朋友和一些类似于查水表的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家里还没有进来过什么人。而这回,这个陌生的孩子竟然会在家里寄宿一个月!唉,算了。

    晚饭就这样吃完了。狄凯飞收起碗筷,走到爷爷的书房里。狄凯飞有一个习惯,每天晚上坚持读书,读的大多数是爷爷和一些别的作家写的侦探小说。读一会再去复习和预习功课。

    第二天是星期五,忙绿的一周总算要到头了。一个课间,同学们都没有聊有关明星的八卦,而是再聊昨晚电视里报导的凶杀案。“你们知道吗?那起凶杀案真是太可怕了!一位富豪疑似被暴毙,他的身上和现场却没有留下子弹。而且,富豪家的知名宝石月之珠也被盗了!”一位女生正咋咋唬唬地描述着这起凶杀案,班里的第二推理小天王林月琳则托着下巴思考着。

    这起凶杀案,狄凯飞昨晚是听爷爷说过的。身上和现场没有留下子弹,这说明了什么?狄凯飞想出了一个较为合理的解释。就在同学们七嘴八舌地猜测子弹去哪了时,刘云天同学突然大喊一声:“别猜了,问问我们班的狄大探长,他破案可厉害了!”其他同学比较孤立狄凯飞,而这位刘同学却不一样。在狄凯飞破了班里的一起失窃案,帮刘云天找到他丢失的橡皮之后,刘云天就把狄凯飞看作大神一样。

    一瞬间,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狄凯飞身上,狄凯飞只好放下课本,抬起头,与这些目光对视。在这些目光的逼迫下,狄凯飞只好开口了:“好吧,我来分析一下这个案件。富豪疑似暴毙,新闻报道里这么说是因为富豪的喉咙上有一个圆形的疑似枪口的伤口。可以确定富豪不是被注射了毒药和刀杀,因为上述两种说法都不能形成圆形的伤口。所以只能是枪伤。而为什么没有子弹呢?现场和富豪身上都没有子弹,于是就有了凶手清理了现场这个可能。而且富豪家没有装**,无法调去凶杀现场录像。但是新闻报导上说了,富豪的管家都没有被杀死,那说明凶杀根本就没有清理现场的时间。因为当时那些管家们都不在富豪身边,而在楼上服侍富豪的妻子。管家们很快就会发觉自家老爷被杀死,快到凶手根本没时间清理现场。于是,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凶手用的手枪很特殊,杀死富豪后管家们并没有马上下楼,说明凶杀用的手枪是消声的,当然不排除凶杀扣动扳机的速度很快,快到让富豪没来得及喊叫出来,就被暴毙。而子弹,极有可能是一种特殊材质,在击穿富豪的喉咙后,瞬间消失。而这种材质,最有可能的就是冰块了。只有冰块做的子弹有一定的杀伤力,且会在击穿富豪的喉咙时融化。”

    狄凯飞只有在推理案件时才会说这么多话。同学们的表情都是大为震惊,这思路,天衣无缝!正当同学们还想缠着狄凯飞问几个问题时,上课铃就响了起来。

    放学回到家,狄凯飞刚走到客厅,就看到今天爷爷笑呵呵的,和昨晚的爷爷很不一样。“庆一,和我孙子狄凯飞打个招呼。”

    狄凯飞这才注意到,客厅里站着一位看上去和自己长得差不多的少年。少年一头红色的头发,系着红色围巾,白色t恤上有一个蓝色的“武”字,深蓝色短裤,白色的运动鞋。奇怪的地方是,他的两只手臂的前肘上都缠上了一圈绷带。看来,这就是那位爷爷的朋友的孩子了。

    那位少年害羞地低声说了句:“你好,我叫李庆一。”之后便不吭声了。狄凯飞朝这位叫李庆一的少年笑了笑,道:“我叫狄凯飞。多多指教。”

    吃晚饭。李庆一看着眼前这一桌为自己做的丰盛的饭菜,却连筷子都不拿一下。狄凯飞知道,他刚来这里,太拘束了。于是,狄凯飞伸手拍了拍李庆一的肩膀,说:“没事,就当在自己家吃饭。来,多吃点。”李庆一只好夹了一点点菜,就着饭,一小口一小口地吃下去。这顿饭,李庆一只吃了一点点。

    睡觉。狄凯飞的卧室里有上下铺床,他想睡上面就睡上面,想睡下面就睡下面。这回,要和李庆一商量喽。“李庆一,你要睡哪?”狄凯飞问。李庆一则问狄凯飞他要睡哪。无奈,狄凯飞只好说他睡下铺,于是,李庆一便睡了上铺。

    李庆一很快就睡着了,只有狄凯飞还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白天说的凶杀案还在脑中回荡。凶杀要盗走富豪家的宝石,为什么要这么光明正大地枪杀富豪呢?自己去偷不就行了吗?而且子弹还别有用心地用了冰块,普通子弹枪毙不就行了吗?反正用什么子弹枪毙结果和效果都一样。算了,明天再想吧。

    此时的李庆一,楠楠地说着梦话:“乾坤,师傅。乾坤,师傅。”

    夜,静悄悄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