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帝争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神宇印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3章神宇印记

    龙元是图门家族先祖遗留下来的圣物,被图门族人供奉神龛之上,以图给家族带来兴旺。课 外 书W?wんW.Ke Wai Shu .O R +G

    听闻龙元失窃,图门列夫顿时惊慌不已,带着一大群人火速赶往一处大堂,只见大堂正中神龛上原本供奉着的龙元,已经不见踪影。

    “速速分头彻查,看看到底是谁?我图门列夫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另外,速速去请闭关的家主来主持大局……”

    “是!”众人异口同声地回答后,迅速散开了。

    这间大堂本来由图门列夫专门看护,平时少有人来,而且家族大院戒备森严,要想偷走龙元,几无可能。

    图门列夫才离开不到半个时辰,就有人来偷宝,难道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此刻,图门家族因为失窃龙元而闹得人心惶惶;方家则因为救治重伤的方远而忙得不可开交。

    再看那气若游丝的方远,已处在死亡的边缘,其父方永图正在以自己强大的气功,为儿子疗伤。

    经过一晚上的精心治疗,方永图总算用强大的力量,总算是将儿子方远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第二天傍晚时分,方远独自一人来到了大街上。

    “江凌烟,我一定要找到你……”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方远搜索着目标。

    方远走进了一个小-胡同,无意中听到有人在谈笑风生。

    “表妹,这次凡城之行,多亏那傻小子帮忙,我们才办成大事……”一个男人得意地说道。

    “是啊,没有他帮忙,我们还真办不成。”另一个女声接过话茬。

    “人傻,情痴,好办事……哈哈……”男人得意地说道。

    ……

    方远迎了上去,发现其中一人竟然是江凌烟,于是打趣地说道:“谁说不是呢?一天不见,你们好自在啊!”

    当江凌烟发现迎面走来的是方远时,脸上堆满了诧异,连忙问道:“方远,怎么这么巧?”

    “哈哈……真是巧……你答应我的以身相许呢?”方远直白且有些不悦地问道。

    “傻小子?你别痴心妄想了,表妹跟我从小是青梅竹马,怎么会看上你这个被图门列夫打残的废物呢?”江凌烟身边的男子嘲笑道。

    这男子双十年华,风华正茂盛,人也长得帅气。相比之下,方远倒是显得多了些幼-嫩。

    不过,这些并没有打击到方远的信心。

    “我想听你说……”方远并不理会男子的嘲笑,而是继续问道:“凌烟……这是真的吗?”

    “我……”江凌烟一时语塞,看着方远那坚定的眼神,她只得轻轻地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方远似乎明白了一切。

    这段在家养伤的日子,方远也多少听说了一些传闻,因为自己挑战图门列夫,导致图门家族的龙元被盗,使得方家与图门家的仇恨摆到了桌面上。当然,这肯定跟江凌烟脱不了干系。

    不愿过多与方远纠缠的江凌烟淡淡地说道:“我现在要走了……你多保重……”

    “走?”方远心如刀绞,一颗热乎乎的心顿时变得拔凉拔凉的。此刻,他几乎没有勇气再问下去了。

    “还不让开!”男子喝道,一把将方远推倒在地。

    感到无比屈辱的方远,运气凝力,准备给予对方沉重的一击,可惜体内无法凝结一丝气劲,最终只得眼巴巴地看着男子带着心爱的人大摇大摆地走远……

    这是一种刻骨铭心的屈辱,这也是深入骨髓之痛,让方远连爬起来的勇气也没有,当场去晕死过去。

    这时候,方家护卫队终于赶到,将方远抬回了去。

    夜半醒来之时,天空电闪雷鸣,还下起了暴风雨,生无可恋的方远来到家族后山的一棵大树底下,准备用一种极端的方式--以电闪雷鸣来成就自己最后一瞬的光芒。

    在电闪雷鸣中,方远歇斯底里地向天呐喊:“为什么?为什么……”

    “苍天啊……我方远究竟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珍珠般的雨点,敲打在方远那仰天而望的脸上,异常冰冷。这是无情的警醒,还是沉重的嘲讽?让方远失去了理智和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方远感觉到自己不但傻,而且还痴情,一厢情愿地爱恋的江凌烟,仅仅向自己表白了一句“以身相许”,居然也可以当然真。

    当然,“以身相许”的承诺力量实在太大,以至于方远无法抗拒,可以不顾一切。

    为了这个承诺,莫说是去挑战图门家族的大长老图门列夫的权威,就算是去挑战图门家家主,方远也会奋不顾身。

    在方远看来,自己所有的付出其实就是为了让江凌烟来兑现承诺,至于中间的所有细节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包括被人打残,甚至战死,都无话可说。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如此残酷——江凌烟当着自己的面,承认了她的心仪之人是居然是她的表哥!?

    将这样一个结果,放到方远挑战图门列夫和图门家族的镇族之宝龙元失窃事件当中,似乎有着不得不让人怀疑之处。

    这样一来,江凌烟的“以身相许”就是一个圈套。

    ……

    可惜,这世界没有后悔药可吃,也不可能从头来过,因为自己的鲁莽,造成的严重后果,给家族和父亲带来了无可挽回的损失。

    方远的两只眼眶,溢满了泪水,一片模糊,在黑夜里更是分不清东南西北,一个踉跄跪倒泥泞之中。

    此刻,方远的心已经跌落到无限深渊,曾经一腔的修行热血也降到了冰点。

    “大地啊……要怪就怪我年少痴狂,不懂得珍惜自己……我自找、我活该、我该死……如果闪电可以给我带来来生,我一定会好好珍惜、好好修行……”

    话音刚落,又现一波电闪雷鸣。方远咬了咬牙,似乎下定了决心,慢慢地从泥泞中爬起来,站到离粗大树干很近的位置,并举起了右手,等待着接引闪电。

    众所周知,打雷下雨天,要远离大树底下,防止被雷电击中,以策万全。方远的举动,无异于自杀。电光稍纵即逝,方远那视死如归的面孔,除了有些狰狞之外,还有那一抹惨淡的微笑,便如昙花一现消失在黑夜之中。

    轰隆!

    又一声惊天炸雷从天空炸响,直劈大树而来。雷声入耳之际,一道强大的电光已经从树顶射-入方远的身躯,顿时全身燃起了一阵焦糊味道……

    伴随着闪电进入方远体内的还有一个虚幻的影子,是人非人,是物非物,它迅速由大变小,最终凝聚成一个方寸大小的阴阳光环,以轻-盈快捷的方式钻入方远的右手手心,并且在眨眼之间就嵌入其中,与血肉融为一体。

    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却是充满了神奇色彩。天外之物,通过一道闪电,进入人体,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方远感到大脑嗡的一声炸开,从未有过的一阵剧痛钻入其中,如万虫噬咬一般,迅速遍及全身,接着整个人在天旋地转中跌倒,安静地躺在泥泞之中,跟一具死尸一样没有分别。

    死是一门艺术,修行者的死等于修行艺术的再生。方远希望通过这种极端的方式,成就自己留在这个世界里最后的一瞬光芒。

    在这个修行盛行的世界里,方远的选择方式的确与众不同。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呢,再说修行不易,更应该且修且珍惜。

    或许,方远的创举并不会为这个世界留下一瞬的光芒,只不过是他自己这样自我感觉罢了。

    说来也怪,自那道超强的闪电击倒方远,阴阳光环印入手右心之后,天空中的电闪雷鸣很快就停了,大雨也住了。

    这一刻,黑夜显得格外宁静、可怕。

    大树底下,方远那僵硬的身体依然静静地躺在泥泞之中。没有人在意这个生命的逝去,除了方远的父亲;也没有人在意方远以这种方式来结束自己的存在,除了方远他自己。

    大约半炷香过后,一个奇迹终于诞生了:一阵灼伤的刺痛感,自方远的右手心通过神经传导到那几乎开裂的大脑,硬硬地将已踏入鬼门关的方远给拉了回来。

    “啊……”被剧痛惊醒后,方远大喊一声,条件反射地坐了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我死了吗……还是……”方远自说自话,疑惑地感知着身上的疼痛,闻着全身飘散出的焦糊味道,觉得这有点不可思议。

    “……哦……我没死……”待到恢复完全知觉后,方远这才确定,刚才那接引闪电的危险之举,并未成就自己那最后一瞬的光芒--自己还活生生地坐在泥地上。

    感受着那灼伤疼痛之感的右手掌,方远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一个忽明忽暗的阴阳光环,在光环的中间居然还坐着一尊小金人。这尊金人,小巧-玲珑,双眼紧闭,呈盘腿打坐状,似乎正在沉睡。

    “这是何物?难道是天外飞来之物?”看到右手心中被烙印着的阴阳光环,方远抬起右手用力挥了挥,还用左手将那阴阳光环抠了抠,都没有任何反应。

    这阴阳光环和小金人居然只是虚影,但又确实存嵌入了方远的手心之中。

    随着阴阳光环的亮光逐渐暗淡下来,方远右手手掌的掌心伤痛也减轻了,很快就恢复了原状,没有伤疤,没有灼伤的印痕。仿佛这道阴阳光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其实,这是一道残缺的神宇印记,从天外飞来觅主,只是方远现在的修行太过浅薄,根本无法了解其中的深层奥秘。

    新书开张,各种求!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