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独孤的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冤家路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还好独孤贱的家离农贸市场很近,独孤贱走了几分钟就回到了家里。』   』 课 外 书Ww*W.┡Ke Wai Shu .^O R G

    搬了一下午的砖,又在农贸市场里充当义务警员,独孤贱感觉到了一些疲惫。

    回到家里的独孤贱,立刻关上大门,开始运转神照经的运功法决。

    又是一轮运转完毕,独孤贱再次感觉到一身的轻松。

    “有武功在身就是好啊!再也不怕被累死了!”

    独孤贱心中不禁生出了这样的感慨。

    遥想几天前,加班累成狗的自己,独孤贱觉得,有时候命运真是变化无常!

    “咕噜!”

    独孤贱的肚子发出了抗议声。

    一天没吃饭的独孤贱,运转神照经,虽然不会感到疲劳,但是却不能让自己做到神仙那样,不食人间烟火。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何况独孤贱已经一天没有吃过饭了!

    摸了摸兜里辛苦搬砖挣来的三百块钱,独孤贱决定出去放纵一下,喝酒买醉!

    以独孤贱的消费能力,天塘市的各大高档消费场所,肯定是不会去的。

    独孤贱最喜欢,也是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天塘市的各大路边摊。

    位于辽宁路的小吃街,既便宜又实惠,是独孤贱流连忘返的夜宵去处之一!每当独孤贱加班的时候,总会和同事来辽宁路吃夜宵。

    为了省钱,独孤贱一路慢跑来到了辽宁路的小吃街。

    时间已经是晚上,小吃街的生意正是最红火的时候,每个摊位都是人声鼎沸!

    独孤贱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一家做麻辣烫的店铺

    “老板!一碗麻辣烫!”

    “是小贱来了啊!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你自己来的?你同事呢?”

    “老板,我把工作辞了。”

    “辞了?年轻人啊,你太冲动了!”

    “老板,没事的,天下之大,总有我的容身之处。实在不行,我也在这里摆摊卖麻辣烫!”

    “得了!你就算卖麻辣烫,也不能来我这里卖!我这生意已经够惨淡了!”

    “这么多人吃还生意惨淡?”

    “小本买卖,挣不了几个钱。而且。。。。。。”

    老板还没有说完,一个让独孤贱怒火中烧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板!这个月的保护费准备好了没有啊?”

    老板立刻屁颠屁颠的跑到那个人身前,哀求道,“彪哥!彪哥!您要求的保护费实在是太高了,这个月我没赚到那么多钱,还希望你能够宽限我几天!我保证把钱凑齐!”

    彪哥两眼一瞪,质问道,“没钱?”

    “彪哥,这个月的生意没有上个月那么好。”

    “呵呵,既然生意不好,那你就应该把这个好位置让出来,让给那些能够赚钱的人。”

    老板哭着哀求道,“彪哥!不要啊!我老婆卧病在床,我女儿还在读大学,全家都指着我在这里摆摊过日子了。求求你了,彪哥!宽限我几天吧!”

    “你以为我是慈善堂是不是?说宽限就宽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兄弟们!给我砸!”

    彪哥身后的几个小流氓,立刻冲向了麻辣烫的摊位,驱赶客人。

    “哎呦!真是冤家路窄啊!我们又见面了,朋友!”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独孤贱主动站了出来。

    “你是谁?”

    因为天色有些暗,独孤贱又换了身衣服,所以彪哥没有认出独孤贱来。

    “兄弟真是贵人多忘事,中午在四弄胡同带人堵我的事情,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

    “你是独孤贱!”

    一提到四弄胡同,彪哥立刻醒悟过来。

    “不错!我就是独孤贱!”

    “你!你怎么还没死?你当时不是已经死了吗?”

    独孤贱随口胡扯道,“我去阎罗殿转了一圈,阎王爷说我阳寿未尽,所以把我送回来了。”

    彪哥可没有觉得独孤贱在胡扯,当时彪哥的手下已经确认过,独孤贱的的确确是没有呼吸了。所以彪哥觉得独孤贱真的是在阎罗殿前走了一遭,然后才回来的。

    “你。。。你想干什么!”

    “你觉得我想干什么?你中午带人群殴我的事情,我可没有打算就这样揭过去。”

    “彪哥!跟这个小子废什么话啊!我们一起再揍死他一次不就得了!”

    “别胡说!我这个月刚去见过算命先生,他说我会遇到一个死过一次的男人,他会是我这辈子的明主,我当时以为那个算命先生胡说八道,揍了他一顿。但是现在,你看这小子不正是死过一次吗?”

    “彪哥,那都是无稽之谈!我们赶紧把这小子收拾了吧!如果让强哥知道,我们拿了钱没办事,那我们麻烦可就大了!”

    彪哥明显犹豫不决。

    “我让你小子再装神弄鬼!给我去死!”

    一个小流氓手拿铁棍狠狠打向了独孤贱的脑袋。

    独孤贱立刻侧身,想要避开,但是躲避不及,铁棍打到了独孤贱的脑袋上,血流不止。

    老板立刻大喊道,“杀人了!杀人了!大家快报警啊!”

    “老头子!你想死是不是?报什么警?你再敢乱喊,老子给你也放放血!”

    老板吓得立刻闭上了嘴巴。

    独孤贱在心里暗道,“我曰啊!我堂堂独孤求败的后人,居然被一个小流氓打到头破血流,以后还有什么脸出去见人啊?”

    独孤贱摸了摸头上的伤口,虽然流了不少血,但是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

    独孤贱顾不得周围那么多人,立刻盘腿坐在地上,开始运转神照经。

    “彪哥,他在做什么?怎么一**坐地上了?”

    “该不会是准备什么邪法吧?”

    “彪哥,那都是无稽之谈!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妖魔鬼怪!”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做我们这行的,不可以不敬神明!”

    “彪哥!!!!!!”

    “别说话,咱们先看看再说!”

    独孤贱身上开始冒出了大量水蒸气,把围观者们吓了一大跳。

    彪哥更是吓得魂不附体,“果然!果然!这小子在用邪法诅咒我!啊!我的头发好像掉了几根!好恐怖的邪法啊!”

    “彪哥!冷静啊!你手里的头发是刚才大保健的时候,你从某个技师头上拽下来的,看看这长度,肯定不是你的头发啊!”*************************************************************************************************************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