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狐狸精相处的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2报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一晚和平常很多秋天的夜晚一样,天空中繁星点点,马路边街灯闪烁,人行道上人来人往一派祥和的样子,二个女孩走在街上都有一种想即兴朗诵诗歌的感觉,二个人走走停停心情像花儿一样美丽。┡Δ』ΩΩ┡ΔW#w W.Ke Wai Shu .O? R G

    就在那个时候苏醒扛着王文龙像丧家之犬一样朝她们跑来,背后是二三十个手拿着自来水管的小年青,像疯狗一样追着他们乱打。

    “和尚怎么回事?”马静在这个时候犯了一个低级的错误,竟然和苏醒打起了招呼。

    “他妈的滚一边去,大爷没空陪你。”苏醒装作不认识,扛着王文龙跑自己的路,那二个不知道好歹的女人竟然跟着他跑。他一看头就大了。“奶奶的不是说胸大无脑吗?我看你们胸也不大啊。”

    “和尚你敢骂老娘,你活腻了吗?”马静怒火中烧,直接由跟着跑变成了追着打。

    身后是一连串暧昧**的笑声,“九哥意外收获啊。”

    苏醒一听到这句话就知道麻烦了,他真的很想给马静一个耳光,于是干脆停下来说,“这下把你自己也卷进去了,你满意了吧。”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难道他们敢杀人?”马静也停下来环顾四周,说话间他们就被包围了。

    “不要把我们都说的这么灭绝人性,我们最多也就和你们探讨一下物种的起源和人类的繁衍。”其中有一个比较伶牙俐齿的人笑着说。

    “妈个比真当老子是病猫了吗?”王文龙从苏醒肩膀上一骨碌下来,他刚才被苏醒扛在肩膀上面跑了那么多路,喝进去的东西基本上都已经被颠簸出来了,人也清醒了很多。再说也就是一点啤酒而已。

    “九哥这年头大学生说话怎么这么粗野啊,我都纳闷了,咱们之间究竟谁才是流氓啊?”刚才那家伙手里拿着一个大哥大嘻皮笑脸的说。

    “金山,看来是我们流氓的素质上去了,他们文化人的素质却没有提高。悲哀啊。”九哥面无表情地说,金山在他身边点头哈腰。

    “文龙一会儿你带着他们往前面冲,我断后,进刚才那家饭店后把二流子给呼过来,老子今天要不灭了他们,我就跟他们姓。”苏醒说完王文龙就大喊一声挥手大杀四方。

    这家伙一身的蛮力再借着酒劲还真的有所向披靡的感觉,二个女孩跟着他倒也安全,苏醒在她们的后面倒退着慢慢地走。

    “有意思,先把这家伙给我围了。”九哥一发话所有的人弃了王文龙他们,就直接将苏醒围在中间。

    “九哥你发现没有这家伙现在就好像被围困的野兽一样,而你就是古代围猎的王公贵族。”金山的奴颜婢膝让苏醒很反胃。

    “ 趁你还没有被打死之前,让我最后瞻仰一下你的遗容。”九哥看着苏醒懒洋洋的说。

    苏醒露齿一笑,笑得很阳光,他知道今天有点凶多吉少,只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今天刚刚看了江湖之类的片子,自己就阴差阳错的进了江湖。

    九哥看了他灿烂的笑容以后,挥挥手转过身去,就好像和他告别了一样给了他一个背影,身后是没有呐喊的打斗。

    “快快。”王文龙将马静她们送进饭店以后,一边催促马静打电话,一边回身朝苏醒那边冲。

    还没有走出多远,口袋里面发出了滴滴的声音,“**。”他知道麻烦了,刘情不知什么时候将传呼机塞在了他的口袋里面,他手里拿着传呼机朝饭店里面大喊一声,“在我这里。”

    “该死。”李彤一直躲在玻璃后面观战,一看见王文龙手里拿着的东西就什么都明白了,快步跑到前台对马静说,“不要打了,传呼机在王文龙那里,还是报警吧。”

    “等一下。”这个时候从楼上下来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冷冷地说,她是马静的表姐钟燕,看上去才将近三十,竟然有超出她年龄的沉着冷静。

    “姐,再不报警,我朋友就完了。”马静看着那个女人万分纠结地说。

    “极乐堂的事情还是不要参与的好,水太深了。”钟燕一脸无奈地说。

    “我不管,就算倾家荡产我也要救我朋友。”马静说完拿起电话。

    “动静那么大,你当警察是聋子吗?要来他们早就来了,我看你朋友还经打,让他们先抗一会儿,我再给‘极乐堂’的老大金龙打个电话,也许效果更加明显。”钟燕站在门口淡淡地说。

    马静没有回答,连忙跑到门口,只见苏醒王文龙虽然在围困之中,但是情况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面对着二十多人的围攻倒也应付有余。

    “住手。”这个时候外围有人大喊一声,整个场面立刻安静了下来,马静顺着喊声一看是刘情,心里那个激动无法用言语形容,只见她一把拉开玻璃大门快步跑了出去。“冤家宜解不宜结,哪位大哥给小弟指一条明路。”刘情双手各拿着一根自来水管,身上血迹斑斑。

    “看来我的那二十个兄弟都已经被你放倒了。”九哥看着他冷冷地说。

    “我只是给他们二个选择,要么乖乖的离开,要么安静的留下。他们选择留下。”刘情也是冷冷地说。

    “听说你很能打,没有想到这么能打,现在你还要我做选择题吗?”九哥盯着他的眼睛问。

    “我只想大哥给我们一条活路。”刘情放下手里的家伙说。

    “只要你吐出今天得到的东西,我可以考虑。”九哥毕竟是老江湖,直接找了一个对自己非常有利的理由,毕竟那二十个人的战斗力他很清楚,眼前的形势对他来说很不乐观,识时务者为俊杰嘛,西楚霸王还是让别人去做吧。

    “没有想到就为了那一点钱,大哥居然会劳师动众,钱财本来就是身外之物,我可以给你,但是恳请大哥以后不要再为难我们。”刘情说完朝马静使了一个眼神。

    马静连忙将手里的一个黑色塑料袋交给刘情,刚才虽然情况危急,但是这袋钱她始终拿着。刘情看也不看将钱扔给了九哥。

    “就这一点?”九哥看了以后一脸怀疑。

    “大哥的意思难道我们刚刚抢了银行?”刘情这一下也有点不乐意了。

    “九哥不要生气,钱我有,只要九哥开个价。”钟燕不失时机地走过来说。

    “钟老板我们极乐堂虽然不是富可敌国,但是还不至于会穷到去做打家劫舍的小毛贼,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九哥说完只是挥了一下手,所有他的手下包括伤员都立刻无声无息地走了,来得快去的也快。

    “看来整件事情和上官飞他们脱不了干系了,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和**有关联。”苏醒摸着被打疼的手臂说。

    “先别忙着分析了,到里面洗个澡换了衣服再说。”钟燕说完若有所思的走了。而刘情却一句话没有朝回去的路飞奔。

    “二流子。”马静说话间追了上去,钟燕一把将她拉住,“算了今天晚上就都不要回去了,先在我那里住一晚上。”

    “老大看来咱们这一次赌出祸来了。”王文龙附在苏醒耳边说。

    “是福不是祸,事到如今后悔也没有用了,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大不了从今往后不再走出学校一步,我想他们不至于追到学校里面来吧。”苏醒说完也朝刘情的方向追。

    "他们这是要去干嘛啊?“马静问。

    ”还能干什么,看他的小情人呗。“李彤说完,马静心中一团无名火起冲王文龙大喊,“拿出来。”王文龙心情沮丧地将传呼机还给了她。马静拿了就走。

    “文龙听姐姐一句话,离她远一点,你再要接近就真的很有可能变成炮灰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独恋一枝花。”李彤笑着提醒王文龙。

    ”要不我追你?“王文龙笑问。

    “滚。”李彤的回答让他感觉颜面扫地。

    在另一间房子里面,马静低着头听着她表姐的教诲,“以后离他们远一点,我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否则我立刻打电话给舅舅。”

    “拜托咱们都已经长大了,打小报告之类的游戏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了吧。表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就替我想个办法摆平二流子。”

    “他欺负你了?”

    “伤心往事不堪提啊,本小姐花容月貌摆在这里,谁知道这家伙竟然瞎了眼睛,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想想都伤自尊啊。”

    “那不刚刚好吗?你就不要再自作多情了。三只脚的蛤蟆难找,二只脚的男人到处是。”

    “什么话呀,我们马家的人只能站着死,不能倒着生。别说我不能接受这样的失败,如果我的亲人知道了也不允许我做逃兵。”

    “他不会在吊你胃口吧。”

    “那倒好了,我也不必如此伤神了。”

    “他有喜欢的人了?”

    “唉,回答正确可惜不能给你加分,姐啊,你说 我人生当中第一次有了那种实实在在的归属感,可惜人家是名花有主啊,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啊。”

    “横刀夺爱啊,该出手时就出手。”

    “我也是这么想的,你说我要是想办法把他弄到我哥的部队去,那妞还能跟着去吗?”

    “你自己都已经把办法想好了,干嘛还问我,是不是想警告我,不能得罪你,否则你的报复会让我意想不到?”

    “没有想到尔虞我诈的社会会把一个清纯可爱的美女锻炼成一个疑神疑鬼的老狐狸,我也就那么一说,不过难道你没有发现吗?事情正在朝我想象的方向发展,而我却什么都没有做,你说是不是冥冥之中有神灵在帮助我呢?”

    “说谁老狐狸呢?我发现你很欠揍,不过有一句古话我要告诉你,多情女子负心汉,历来如此。”

    “负就负吧,宁可天下人负我,不可我负天下人。”

    "不过平心而论我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好的,你说他要有唐僧那么帅气也值得你这么做。问题是他没有。“

    "你那蹩脚的审美观早就过时了,奶油小生不吃香了,现在流行阳刚。”

    “ 我对你的性取向一点都不感兴趣,开门见山告诉我,你说了那么多废话究竟想干什么。”

    “帮我在传呼机里面安一个**。”说完马静将传呼机交给钟燕。

    “你要监视他,这倒是一个好主意,不过那可是犯法的。”

    ”我就纳闷了你当初监视自己男朋友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那是犯法的,为什么我要用的时候你却想起了法律?“

    ”傻瓜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表姐当初就是因为这样才失去了自己心爱的人,难道你也要步我的后尘?“

    “  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你是否帮助我。”

    “ 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逼良为娼”。

    “ 哈哈哈这可是你说的。”

    “ 那又如何, 我和她们最大的区别就是完事以后不收分文。”

    “ 生活的可怕之处,就在于能够把一个天真烂漫的人变成十恶不赦之徒。”

    “算了这忙我帮不了,你另请高明吧。"钟燕说完把传呼机还给马静。

    " 不会吧,这点打击你就受不了了,我一直以为你是刀枪不入的呢,别这样对我,我们毕竟血浓于水。"

    " 你这态度也太不诚恳了,哪有这种夹枪带棒恳求别人的方法,算了不和你计较了,但是我可警告你在没有嫁人之前保护好你的处女膜,否则你会像我一样后悔莫及的。”

    “不是可以修复的吗?”

    “ 松松垮垮的**会出卖你的,我的大小姐。”

    “这都什么年代了,男人对这个早就集体无所谓了。”

    “哈哈哈,你错了,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小肚鸡肠的动物,尤其在这方面,就算人类社会再进化一万年,他们依然如故。”

    “谢谢你为了我不惜把自己当做反面教材,你真不愧是我的好表姐。”马静说完在钟燕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不过你这东西不保险,容易丢失,等哪天他来了我们把**安装在他的腰带里面,保证万无一失。”钟燕把bb机还给她。

    “高,实在是高。”马静用《地道战》里面那句经典的对白做总结。

    “你要真的为你和家人着想,我劝你还是离他们远一点,极乐门会让他们尸骨无存的。”

    “哦,真的有那么恐怖吗?你不会看见过他们杀人吧。”

    “我看见过他们把活生生的人用绞肉机绞碎了喂鳄鱼,就因为那个人不肯付保护费。”

    “那你赶紧想个办法帮帮他们啊。”

    “我也没有办法,一直以来我们也是在他们的压迫底下过日子而已,他们不找我们麻烦就算烧高香了。你知道吗那个极乐门是我见过的**里面最专业的组织了,他们有一整套的经营模式,有专人负责公关,有专人负责网罗各种各样的人才,有专人经营各种各样的公司,还有专门负责修理人的部门。一旦与他们为敌那是苦海无涯回头无岸啊。”

    “这话你回头和他们去说,另外再润色一下,那效果会更加明显。”

    “你不会当我是在讲故事吧。”

    “你说呢?”

    “天哪,这世界还真的有老虎追到身边还要回头看一看雌雄的家伙,你脑子没有病吧?”

    “我是没有那个胆量,不过我估计二流子有,顺便问一下有极乐门的资料吗?”

    “不会吧,难道你们还敢和他们针锋相对。”钟燕拿出一本笔记说。

    “同志生而为人,要有和坏人坏事做斗争的勇气和决心。”马静说完拿着东西走了。

    刘情光着膀子一口气跑到出租房的时候看见张英平安无事,悬着的心才踏实,那个时候那个丫头正对着一桌子的菜发呆,看见他回来立刻欣喜若狂,一边给他盛饭,一边嗔怪着问,“干嘛**衣服,有辱斯文。”

    刘情不好说上面有血被自己脱了扔了,抓着头皮说,“这都拜你舅舅所赐啊,他说我是衣冠禽兽,穿**衣服都无所谓,我一气之下就脱了。”

    “他对你做什么了?”

    “伤心往事不堪提啊,你知道吗,他竟然让我对着全班同学的面倒立了整整一堂课,而且还威胁我,不能再和你在一起,否则让我毕业无望。”

    “他这是滥用职权啊,我回去就收拾他儿子去。”

    “更倒霉的还在后头,昨天晚上我夜不归宿,被他查到了,他不但体罚我,还警告我从今往后不准再出校园一步,否则立刻发配原籍。我现在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来向你通风报信啊。”

    “还真的有点麻烦了,这个黄鼠狼他可是说话算话的,现在怎么办?”张英也乱了方寸了。

    “要不干脆把房退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几个学期弹指间就过去了,我就不相信等我们毕业的时候他还能奈何我们。到时候我要带着你去他们家,气死他。”对此张英是欢呼雀跃,一下子扑到了刘情怀中,对着刘情的脸狂吻。刘情皱着眉头一一承受。

    而一直在外面偷听的苏醒对此十分佩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技术已经炉火纯青了。”他带着这样的想法回到了酒店。李萍一看见他就拿着麦克风用很嗲的声音央求苏醒,“苏大哥求求你唱歌给我听好不好?”

    "要我唱歌可以,不过每唱一首歌你要吻我一下。”苏醒有些不怀好意。

    “你不会对我有想法吧”

    “怎么可能呢你那么高贵我自惭形秽。”

    “用词不当,我一个服务员怎么可以用高贵这个词语。”

    “让人尊贵的不是身份而是心灵。”苏醒说完大大方方地吻了一下李萍的香颊,拿起话筒唱了一首《吻别》。

    “老大,你这么做让我有一种,‘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hou庭花。’的感觉。”对此王文龙给以无情的抨击。

    “文龙啊,和哥相比,你知道自己缺少什么吗?”苏醒笑问。

    “我除了年纪比你小,长得没有你帅气,其它都比你强。”

    “无知者无畏啊,我们之间最大的差距就是你没有哥哥我这种,笑对一切艰难险阻的乐观主义精神,哥没有麻木啊,难道说诸葛亮坐在城楼上面弹琴也是麻木不仁吗?哥们那可是大智慧啊。”

    “这么说你已经胸有成竹了?”

    “天机不可泄露,也许他们的确很强大,但是这一次我敢打赌他们一定选择错误了。”苏醒说完又点了一首张学友的歌。

    “他不吹牛会死吗?”王文龙问刚刚到门口的李彤。

    “你不赌博会死吗?”李彤反问,王文龙彻底无语。*************************************************************************************************************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