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狐狸精相处的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1请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一路上再也无话, 那气氛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Ww%W.ㄟKe Wai Shu .O R %G

    直到马静走到一家高档的大酒店门口停下,苏醒才惊慌失措地对刘情说,“哥们,咱们刚刚脱贫,这妞是想用一顿饭把咱们再次打回原形吗?”

    “不会吧,她和咱们无冤无仇的,你不要胡思乱想。”‘皇冠大酒店’刘情看着酒店的招牌说,那是一家4星级的酒店,一共有十八层。

    “不是说红颜祸水嘛,不可不防,回头进去文龙点菜 ,尽量往家常蔬菜方面下手。”苏醒说。

    “为什么是我点?”王文龙问。

    “组织考验你的时候到了。”苏醒说话间三个人硬着头皮跟着马静进酒店。

    马静似乎对这家酒店很熟悉,进去就直奔一个包间,里面的装修相当豪华,不单单具备餐饮的功能,竟然还拥有k歌的条件和自弹自唱的乐器,本来苏醒头就大了,一看到这种设施更加六神无主了。

    刘情也感觉自己身上的汗水出来了,连忙说, “马大小姐咱们能不能找一个比较符合我们身份的地方吃饭,我是贫下中农只求吃饱,不求吃好。”

    “不义之财如流水,我今天只要 他们二个吐出刚刚赌博赢来的那份钱,超出一分算我的。”马静笑着说。

    “怎么这里面还有我的事情啊?不是苏大哥请客吗?”王文龙做梦都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姓王的,赌博这主意如果不是你出的,我跟你姓,你们王家一门赌棍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十三岁的时候曾经帮助你父亲赢了五千多,那可是轰动校园的事情啊。”马静冷冷的说。

    “哥们没有想到真正的赌神竟然在我们身边。”苏醒对刘情说。

    “老大你就不要埋汰我了,全凭运气。”王文龙低着头说。

    “那我就不客气了,咱也奢侈一回。”刘情笑眯眯坐下。

    “千金散尽还复来,小意思。”王文龙倒也洒脱。

    “没错,身外之物而已,只是能不能细水长流一点,俗话说的好,‘一等人吃山珍海味甲鱼汤,二等人吃鸡鸭鱼肉三鲜汤,三等人吃白菜萝卜豆腐汤。我是农民的儿子,咱们还是勤俭节约为本吧。”苏醒笑着说。

    “可以啊,那把你们二人今天的收入乖乖的拿出来。”马静说。

    “这丫头片子我估计也就姚远才能够治得她服服帖帖的了,你我都不是她的对手啊。”苏醒对刘情低声说。

    “事到如今你就认栽吧,让我也享受一下贵族的生活。”刘情的脸都笑开花了。

    “哥们别忘了这里面还有你的一份子啊。”苏醒提醒他。

    “我视钱财如粪土。”

    “窃窃私语什么呢?掏钱吧。”马静说。

    “这也太猖狂了。”苏醒很不情愿的把厚厚一叠钱放在桌子上面。基本上都是百元大钞。足足不下三千,王文龙看见苏老大带了头,也乖乖的把自己的那一份放在桌子上面,也有二千左右。

    “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打土豪分田地,爽。”马静毫不客气的把钱用塑料袋装起来。

    “这妞上辈子是强盗吧。”苏醒差点哭出来。

    “淡定,淡定,男悲歌曲,女悲哭。兄弟陪你去唱歌,你用歌声征服她。”刘情安慰苏醒。

    “用迈克杰克逊的billie jean吗?没有装备。”苏醒对刘情说。

    “这你放心,回头我让服务员去找,我就不相信这么高端的地方找不到一顶帽子。”刘情说。

    “二顶,你和我一起上,今天我要彻底征服她们。让她们知道谁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宰。”苏醒的情绪很激动。

    “我就算了吧,你一个人在上面像鲜花一样盛开多好啊。”刘情说。

    “组织现在需要你。”苏醒说完刘情投降,“他妈的有你这么当老大的吗?老是用这一招来压我们。”

    “国乱思良將,家贫思孝子。姚远要是在那该多好啊,我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孤掌难鸣。”苏醒感慨。

    “二流子我听说你们可是多才多艺的,现在离吃饭还早,是不是来点才艺展示。”马静说。

    “想看经典的吗?”刘情问。

    ”当然。”马静的胃口立马给吊了起来。

    “看过迈克,杰克逊的bille  jean吗?”刘情问。

    “看过。”马静回答。

    “想不想看现场直播?”刘情问。

    “你们会?”

    “只要你给我们去找一点道具,二套西装二顶帽子二双四十一码的皮鞋我包你满意。”刘情说完马静按了一下墙上的一个呼唤按钮。

    门外进来一个年轻漂亮的服务员,彬彬有礼的来到马静身边,马静只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二句话,那女孩便悄无声息的走了,很快就拿来了所有的东西。

    “我喜欢观众多一点,那样才有**,能不能麻烦你留下来,一会儿,只要一会儿我会让你记住一辈子。”苏醒起身问那服务员,那女孩看了一眼马静,腼腆的一笑,点了点头默许了。

    苏醒心满意足的和刘情一起到屏风后面换衣服。马静也没有闲着起身给他们点好歌曲。

    当屏幕上面出现迈克儿杰克逊高大身材的时候,苏醒他们已经换好装束走到舞台中央,二个人像精于此道的老手一样面无惧色,在音乐的节奏中和巨星一起翩翩起舞。

    如果说迈克儿杰克逊的舞蹈已经融入灵魂,他的身体已经和音乐融为一体,那么苏醒他们也已经达到形似了,尽管如此给在场的人带来的视觉的冲击感,依然可以用秒杀来形容。

    一曲终了的时候在场的人都忘记了鼓掌,仍然沉浸在行云流水般的舞蹈中不能自拔,“第一次没有人送花给我们,二流子你感觉失望吗?”苏醒一边脱衣服一边问刘情。

    “我是宠辱不惊。”刘情说完进了屏风。

    “你不吹牛会死吗?我叫苏醒他叫刘情请问你叫什么名字?”苏醒脱下西装问那女孩。

    “李萍。”那女孩怯生生地说。

    “刚才那一段舞蹈是我专门献给你的。希望你喜欢。”苏醒像个精于此道的老流氓一样满怀深情的对她说。

    “谢谢你。”李萍感觉非常开心。

    “其实应该是我感谢你,谢谢你用极大的耐心看完我们蹩脚的演出。”苏醒说。

    “没有,真的很精彩。”李萍连忙纠正。

    “和尚你就不要欺负人家了,否则等会我罚你喝酒三杯。”李彤说完苏醒连忙进入屏风更衣,他学什么都得心应手,就是喝酒屡战屡败。

    “老大我来给你拿衣服。”王文龙已经彻底被他们二个征服了,现在的他恨不得有办法能够让自己直接加入组织。

    “看来哥几个还真的不是欺世盗名之辈,以后就都跟着我吧。”马静满怀喜悦地说。

    “不可能的,我这个人有一个脾气,宁为鸡口不为牛后。”苏醒斩钉截铁的拒绝。

    “人各有志我也不勉强了,二流子你呢?”马静问刘情。

    “咱们弟兄二个向来焦不离孟,尤其在大是大非面前向来同进共退。”苏醒在屏风后面替刘情回答。

    “二流子我问你呢?”马静冷冷地问刘情。

    “都是中国人团结就是力量。”刘情笑哈哈地说。

    “不许和稀泥要立场分明。”马静大声说。

    “我可以选择保持中立吗?”刘情犹豫不决。

    “不行。”马静说。

    “能不能等我吃了饭再告诉你们?”刘情问。

    “那好,王文龙你跟谁?”马静问。

    “我和苏哥在一起,我生是组织的人死是组织的鬼。”王文龙挺了挺脊梁回答。

    “这就是觉悟啊,文龙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组织的人了。”苏醒对王文龙关键时候的表现非常满意。

    “姓王的从今往后你就别再出现在我眼前了,李萍麻烦你叫下面的姐妹上菜吧。”马静说。

    “静静别这样,我们一码事归一码事好不?”王文龙没有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严重。

    “二流子。”马静喊刘情。

    “老板什么吩咐。”刘情这个时候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

    “从今往后你要是听见谁再这么喊我,就给他一个大耳刮子。”马静冷冷的说。

    “难道这也属于保镖负责的范围吗?”刘情纳闷了。

    “他从精神上伤害我了。”马静说。

    “哥们她是诚心诚意想把你栽培成为重色轻友的小人啊。”苏醒对刘情笑着说。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刘情也很无奈。

    “叛徒,我到现在才看清楚你的真面目。”苏醒破口大骂。

    “哥们你干嘛老是给我上纲上线,就不能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吗?”刘情笑着说。

    “你该不会有什么把柄掌握在别人手里吧?”苏醒一脸坏笑的问刘情。

    “哪能呢,我身正不怕影子斜。”刘情连忙说。

    “别激动,让我猜一猜你想掩饰什么。”苏醒盯着刘情的脸说。

    “服务员呢?再不上菜饭店要饿死人了。”刘情大喊。

    “桌子上不是有糕点嘛,你可以先垫一下肚子。”马静笑眯眯的说。

    “这对狗男女要是没有问题我跟你姓。”苏醒压低声音对王文龙说。

    “我早就看出不正常了,这家伙下手也太快了。”王文龙眼睛都冒出火花了。刘情听了他们的话,感觉夹在二人中间很是不自在,干脆起身坐得远远的,“怎么样心虚了吧。”

    “**,一离开老子的视线就不老实,我都不敢再相信他了,真不知道这家伙还有多少故事瞒着我。”苏醒望着远离他们的刘情咬牙切齿。

    这个时候李萍拿着一张碟片进来,“这张碟片我们老板看了不下十遍,希望你们也喜欢。”

    “在我眼里只有发哥的《英雄系列》才有这样的魅力。”王文龙说。

    “它就是发哥的《赌神》,不过这部电影里面除了发哥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看点,就是里面有一个香港真正的**老大,在演绎一个杀手的角色。”李萍说完一座目瞪口呆。

    王文龙立刻上前迫不及待的帮她放影碟。也许有了李萍开头这句话的铺垫,看片的时候嘴最闲不住的苏醒时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而且眼中还有晶莹的泪光闪烁,好几次都用手悄悄地擦干。服务员上菜都没有注意到。

    "哥我发现你们的心理素质也太差了,一场电影下来,流下的泪都够洗一次澡了。妇人之仁。”王文龙看完电影之后看了看刘情苏醒的眼睛说。

    “我们这算什么,你知道吗?毛爷爷第一次看战争的电影也是泪流满面,从那以后他再也不看战争题材的电影。伟人都这样何况我们。”刘情一边吃饭一边说,他是吃饭看电影二不误,而且吃饭的动作很快,用狼吞虎咽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看来还都是重情重义之人。”马静笑着说的问题。

    “不好意思,我已经吃饱了,还有事情先走一步,你们慢用。”刘情刚现在只想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当然另外也是怕张英着急,如果他没有算

    错的话,那丫头一定已经在学校门口等他了。

    “这么着急有约会吗?”马静问。

    “刚刚找了一份家教,开头几天表现要好一点,给人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就不会被别人炒鱿鱼了。这事苏醒也知道。”刘情拿苏醒做挡箭牌。

    “我知道什么呀,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个时候想起我来了晚了。”苏醒一口回绝。

    “哥们,我这都是为了你们啊,难道你没有发觉我现在是在给你们创造机会吗?”刘情走到二人中间低声说。

    “你把我们当做什么了,拾人牙慧的事情我从来不做。”苏醒对男女之事向来敏感,在他看来刘情和马静一定有问题了。

    “老大我看这家伙蛮上路的,要不给他一个机会。”王文龙说。

    “兄弟,你幸亏在我手下,否则就凭你刚才那句话要是在别人手下混,不死也残废了,原则问题绝不让步,这家伙现在可是叛徒啊,你能够对一个叛徒给予同情吗?”苏醒火大了。

    “老大我可是一贯奉行,‘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威武不能屈的。你放心任沧海桑田我对组织的忠心不移。”刘情这句话让苏醒听了如沐春风,起身就给刘情一个熊抱,“兄弟恭喜你没有在美人计面前倒下。”

    “我们共青团员和**员一样也是特殊材料做的。”刘情说完朝马静李彤挥挥手大步而去。

    “大哥谢谢你接受我加入组织,我敬你一杯。”王文龙说完起身给他倒酒。

    “别跟我玩虚头巴脑的东西,还是随意好,我们都是务实的人。”苏醒说完给自己倒满了和王文龙的杯子撞了一下。

    “不会喝酒的人都这样,最怕别人敬酒,因为他怕喝醉啊。”对刘情的离开马静心里本来就不爽,现在刚好借题发挥。

    “老大我去会会她?”王文龙这一次算长进了,先请示一下。

    “还是算了吧,好男不和女斗。”苏醒说这话很淡定。

    “要不我一人喝你们二个。”马静是打定主意要拿他们做出气筒了。

    “最能喝你也不能参加奥运会。”苏醒说完自己也感觉有点脸红。

    “哥们你们学校的男生脸皮都这么厚吗?”马静问李彤。

    “他们是另类。”李彤说完王文龙拿着一**酒走到马静身边,“也别一对二了,今天我来陪你练一练,不就是个醉字嘛。”苏醒一听王文龙这么说,心里就知道要坏事情了,这是不自信的表现啊。

    王文龙酒量虽然不好,但是喝酒很霸气,啤酒**盖一开就对着**口吹,一**完了就又拿起一**,在别人看来是豪爽,在苏醒看来是悲壮,有点黄继光舍身堵枪眼的味道。三**一下去,他抬头用手在脖子上面比划一下对苏醒说,“哥喝到这里了。”在他的旁边马静也已经神定七闲的喝了三**。

    “算了,能喝个惺惺相惜就不错了,不一定要分一个高下。”苏醒连忙说。

    “要不你替他接着喝。”马静说。

    “我自知不敌,哥们为了保存实力我们还是撤退吧。”苏醒说完去扶王文龙。王文龙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马静傻笑,苏醒知道坏了连忙將他架在肩上离开。

    “哥们你这酒量什么时候练出来的?”李彤问马静。

    “俗话说女人天生三分酒量,喝他们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马静笑着说。

    “原来如此。”李彤恍然大悟。*************************************************************************************************************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