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狐狸精相处的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9胜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下午的比武,苏醒就显得很低调了,把自己的唐装穿在了刘情身上,和王文龙老老实实做起了后勤,给刘情**端水,如此变化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 课 外 书Ww*W.┡Ke Wai Shu .^O R G

    和昨天的比武不同的是,今天整个球馆是座无虚席,而且还来了很多学校的领导,黄教授也在其中。

    对此李彤笑着说,“二流子我看你好像有点心虚啊。”

    “有点冤家路窄的味道。”刘情自己也感觉有点尴尬。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们女同胞。”李彤笑。

    “我也是有冤无处伸啊。”刘情苦笑。

    “见过**的人没有见过你这么**的。” 李彤说。

    “对即将上战场的人来说,你这句话太不吉利了。”刘情说完跳进了擂台。

    “你们放心,除了我没有人是二流子的对手。”苏醒大言不惭地安慰她们。

    “说明你比他脸皮还要厚。”马静说完苏醒一把握住她的手激动地说,“知己难得,红粉知己更难得啊。”

    "可怜我的手啊,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肮脏的东西啊。“马静连忙甩开。

    “和尚我发现你们一点都不关心二流子,人家在前方浴血奋战,你们却在后面打情骂俏。”王文龙对此是十分反感。苏醒知道理亏,红着脸没有说话,马静可没有那么想,抬腿就给了王文龙一脚。王文龙默默地承受了。在他眼里除了眼前这场比武什么都不重要了。

    上官飞带着一脸的傲气走进了擂台,看着苏醒一脸鄙夷地道,“你不玩了吗”?

    “杀鸡不用牛刀,我师弟可以对付你。”苏醒坏坏的笑着说。

    “哈哈哈,还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这辈子没有见过你这么厚颜**的人。”

    “学长大哥小弟给你提一个醒,找一个腿脚勤快一点的人,到最近的医院为你定好床位吧,不要到时候住在医院的走廊上就难堪了。”苏醒的话让上官飞有一种冲过去暴揍他一顿的想法,“等我收拾了二流子再送你去医院。”

    “哈哈哈,你做梦吧,我在这里等着你倒下,等着你倒下,看那倒霉样。”上官飞听着苏醒的歌声差点吐血,不过他很快调整好心态,把所有的愤怒都转移到刘情身上,在裁判喊开始以后就对着刘情毫不留情的开始攻击。

    对此刘情皱着眉头用一只手一一挡住,任他进攻如潮水,始终用一只手化解,神定气闲的像是在和小孩子玩。

    “二流子还真的不简单。”马静看了以后笑了。

    “这只是冰山的一角而已。”苏醒说完开始专注比赛。

    “不吹牛你会死啊。”李彤笑骂。

    “这妞吃错药了吗?怎么老是和我作对。”苏醒纳闷了。

    “也许她喜欢你了,要不我给你们牵一下线。”马静说完李彤白了她一眼。

    “可是我爱的人是你。”苏醒半真半假的来了一句。

    “你还是恨我好了。”马静的话让苏醒有一种撞在墙上的感觉。

    “奶奶的凭什么老子每次都是这样,还没有开始进攻就面对失败。”苏醒暗自神伤。

    “想发财不?”这个时候王文龙神秘兮兮的问苏醒。

    “做梦都想。”

    “你只要把钱给我,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一本万利。”

    “行,但是兄弟我可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敢忽悠我,小心老子打你的土豪分你的土地。”。

    “你放心,输了算我,不过你可要告诉二流子,让他打得精彩一点,不要赢得太快。”

    “这没有问题。交给我了。”苏醒说完从口袋里面掏出所有的钱。

    “就这点啊,这还不够吃一顿饭呢?男子汉大丈夫赌就赌大的,千金散尽还复来,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王文龙看着手里那几百元钱对苏醒道。

    “奶奶的,就冲你这句话,倾家荡产老子也干了,你先别急,我和李彤说一下,立马带你去取钱。”

    第一回合结束,胜负未分,刘情回到休息的地方没有见到苏醒王文龙心里很纳闷,马静给了他一**水,李彤拿毛巾给他擦汗。“和尚呢?”

    “不知道,他让我告诉你,不要太早结束战斗。”李彤说。

    “为什么?”刘情问。

    “不知道,他说要精彩一点,要对得起所有观众的呐喊。”李彤说。

    “不会吧,我怎么听出职业拳坛经纪人的味道来了,这家伙不会在背后搞名堂吧。”刘情这么想就这么说了。

    “好好打你的比赛,别胡思乱想,说不定这里还有部队的领导在看你们的比赛。”马静说。

    “关我什么事情,反正我是不会去当兵的。”刘情说完马静给了他一个耳刮子,虽然很轻还是把眼前几个人都怔住了,刘情也懵了愣愣的看着她,马静也感觉很尴尬,幸好第二回合的锣声很及时的响了起来。

    刘情连忙起身走到擂台中间,尽管不知道苏醒在做什么,但还是不折不扣地照着苏醒的话去做了,那三分钟他和上官飞就好像在打一场表演赛一样精彩纷呈,博得了观众的一阵又一阵的掌声。

    第二节结束的时候,他不敢回去坐下,怕马静不知道又搞出什么小动作来。“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对此马静朝刘情发火。

    刘情没有办法只好回去,心想,“我是不是又遇到克星了。”

    “我发现你出息了,竟然敢和教练作对。”马静说完刘情纳闷了,“拜托大小姐你什么时候成我的教练了。”

    “亏你还是一个习武之人,连拳坛的规矩都不懂,一般在擂台上面给你端水拿毛巾的人就是你的教练,不要小看这小小的水,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对手钻了空子给你下了药。”马静说。

    刘情抱着脑袋喊了一声,‘天。’他知道自己今天就算赢了比赛,也败在了这个女人手里。

    “去吧,小伙子给我好好打,别丢了师父的脸。”顺便她又拍了几下刘情的脸蛋。

    刘情气得差点吐血,这一节他没有按照教练的意图好好打,故意卖了很多破绽给对手,让对手打的很得意,自己招架得很狼狈,愣是把马静她们看得提心吊胆。鸣锣的时候他故意装出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走到休息凳前一**坐下。

    “二流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马静焦急地问。

    “不行这家伙太厉害了,我支持不住了。”刘情气喘吁吁地回答。

    “真要这样干脆就扔毛巾算了,赌命没有意思。”马静说。

    “不行啊,哥们你要输了我们都要喝西北风了。”苏醒这个时候出现了,刚才的战斗看得他也很忐忑不安。

    “怎么了?”刘情大吃一惊。

    “我把咱们所有的生活费都押在这一次比武上了。”

    “阿弥陀佛,和尚你变坏了。”

    “哥们我也想让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啊。”

    “靠歪门邪道吗?我不屑”。

    “有种你输。”苏醒说完走了,刘情无语摇头。第四节一开始他就主动出击,一点机会都没有给对手,上官飞在他连绵不绝的攻击下接二连三的倒在擂台上面,只见他气得脸色都变了,拍着胸脯敲着擂台大喊,“再来。”

    裁判站在二人中间,抓住二人的手及时终止了比赛,“鉴于双方实力相差悬殊,请求比武到此结束。”坐在擂台旁边的学校领导点了点头表示默许,整个球场一片宁静,显然都不敢相信这样的结局。

    刘情在体育老师宣布他胜利以后跳下擂台一言不发地走了,一任身后山呼海啸,直奔他的那一方安静天地。

    马静在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他,没有说一句话就默默地躺在了他的身边,看着天上的飞鸟。

    “幕天席地的感觉如何?”不知道过了多久苏醒过来一脸坏笑地问。马静翻了个身没有理他。刘情是看都懒得看他。“哥们,兄弟我错了,检讨书晚上我交给你,字数一定超过一万。”

    “滚,下次你要再这样,就等着我的绝交书。”刘情说完自己就忍不住笑了。

    “虚心接受,坚决不改。”马静说。

    “玩笑玩笑。不义之财从今往后兄弟再也不取了,当然我也是看在他们太过嚣张的份上才出手和他们打赌的。你想既然是赌博就一定要赌大一点,否则他们不知道痛,当然不管怎么说赌博都是不对的,在此我作出深刻的检讨。”

    “狗改不了吃屎,你的检讨鬼才相信,不过不义之财如流水,晚饭就交给你去安排了。”马静说。

    “那是必须的,不过你答应给我的那个小妮子呢?你可不能言而无信。”

    “鉴于你的本质太坏,我现在要好好考虑一下,我不能把一个良家妇女往火坑里面推啊,否则我会一辈子都内疚的。”

    “那个人不会是你自己吧。”

    “你的自我感觉实在太好了,信不信我让二流子收拾你?”

    “求求你饶了我吧,重色轻友的事情我做不出来。”刘情连忙说。

    “你们两人不会是**吧。”马静问。

    “还没有前卫到那种程度。当然他要是有生孩子的功能,我可以考虑。”苏醒说完马静追着他打,刘情看着他们笑。

    “你不会爱上她了吧。”李彤悄悄地的走到刘情身后问。

    “你当我陈世美啊。”刘情皱着眉头说。

    “这么说你已经有爱的人了。”

    ‘你把我绕进去了,习武之人对男欢女爱的事情其实看得是很淡的。”

    “那你有没有想起过我?”

    二人沉默。

    “其实不用问我就知道,可是我却一直在想你。本来以为离你远点也许会忘记你,谁知道心里越痛苦。”

    ”谢谢你,在没有工作之前我还不想考虑个人问题。”刘情一听头都大了,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一句话,“没有人喜欢和有很多人喜欢,都一样让人感觉痛苦。”

    “你们在说什么呢?”马静一看到李彤出现就立刻回头过来。

    “说你漂亮。”刘情连忙回答。

    “信不信我扯烂你的嘴?”马静非常生气的说。

    “祸从口出啊。”刘情仰天长叹。

    “ 为了庆祝我们的胜利,一起去看电影怎么样?”苏醒过来替刘情解围。

    “你要不说我还差点忘了,今天我姐给我送来一部发哥的最新影片《赌神》,不过你不能看。”马静对苏醒说。

    “为什么?”苏醒纳闷了。

    “ 我怕你误入歧途。”

    “我自己都不怕,你怕什么?”

    “万一你要因此学坏了,回头我们也难辞其咎。"

    " 难得有人对我这么好,哥们你说我是泡呢,还是不泡?”苏醒问刘情。马静一个耳刮子过去,苏醒闪开以后返身就跑。

    “不泡禽兽不如,泡了不如禽兽。”刘情说完马静给了他一脚,他闪开以后也跑了。*************************************************************************************************************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