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狐狸精相处的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8倒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刘情进教室的时候,苏醒正在百花丛中检阅,昨日一战成名,今日美女环绕,“这是我的师弟,往后请大家多多关照。┡Ww*W.んKe Wai Shu .O R G”一看见刘情苏醒连忙把他介绍给身边的美女。

    刘情一看来势汹汹连忙笑着说,“师傅嫌我资质愚钝,一直没有教我武功,掌门师兄人中龙凤,一直以来深得他老人家的恩宠,将来必定前途无量。”

    众多美女一听刘情的话,都纷纷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苏醒身上,直到上课的时候苏醒才得以解放,苏醒一脸抱怨地对刘情说,“以后不要再在哥哥面前说这个世界没有有福同享的兄弟,只有有难同当的朋友。我给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

    “阿弥陀佛,昔日红粉佳人,今日冢中枯骨。”刘情刚刚说完这句话嘴巴就闭不住了,那个进来授课的老师竟然是张英的舅舅。他连忙低头试图蒙混过关。

    “刘情。”黄老师显然是有备而来,开口就直奔主题。

    “到。”刘情硬着头皮起身。

    “我一直很纳闷,我也没长三头六臂,为什么你每次见到我就落荒而逃?”

    “老师一定认错人了。”刘情只好抵赖。

    “看来你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能力很强,会倒立吗?”

    “会一点。”

    “这堂课你就倒立着听讲吧。”黄老师说完刘情乖乖的倒立。

    “黄教授体罚学生是不允许的。”苏醒抗议。

    “孟子说,成大事的人要饿其体肤,劳其筋骨,。我现在正在培养他,要不你也来试一试。”

    “谢谢教授的栽培,学生喜欢做小人物。”苏醒连忙坐下。

    “ 不求上进啊,既然说到孟子,那么今天我们就来了解一下孟老夫子的为人。”一听黄老师这么说,刘情就知道他今天的确是有备而来了,          倒立本来是刘情练功的基础,不过倒立上课还是第一次,当然别的同学也是第一次发现一个人可以倒立那么久,先生也是说到做到,直到下课的时候才解放刘情,或许已经忘记了他的存在,在下课的时候就夹着讲义走了,没有让刘情恢复站立。

    “哥们你没有事吧。”苏醒在第一时间过去慰问。

    “还好,只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老先生怎么会想出这么一招来对付我,这也太损了。”刘情起身拍了拍手。

    “哥们你刚才那姿势和欧阳锋练功的动作一模一样啊。”这个时候有一个同学过来取笑刘情。

    “见笑见笑,我也喜欢看武侠小说,不过只看古龙的,所以请谅解我不知道你刚刚在说什么。”刘情昂首而去懒得理睬他,他不能忍受别人把他当做癞蛤蟆。

    “没有想到这哥们还挺有个性,来咱们交一个朋友,我叫王宇洪。”那人朝刘情伸出手。

    “对不起,朋友是来利用的,我们不交朋友。”苏醒代替刘情回答,他和刘情一样现在开始已经讨厌这个人了。

    “有意思,那你们是?”王宇洪问。

    “兄弟。”苏醒说。

    “可我听说兄弟是用来出卖的,你难道不怕被出卖吗?”

    “树欲静而风不止,哥们你刚刚坐哪里的?”刘情问。

    王宇洪指了一个方向,刘情一把抱住他,像抱小孩一样将他抱到了自己的位置放下,王宇洪看着他目瞪口呆,别的同学也是目瞪口呆,这当中他也曾经奋力挣扎过,却无济于事。

    刘情做完这一切就直接朝老地方走去,那里已经成了他的领地。他趴在草坪上脑中一片空白。。

    “你不会是在哭吧。”马静在后面问。

    “我有那么脆弱吗?”刘情趴着回答。

    “来让姐姐看看。”马静也趴在草地上说。

    刘情抬头弄出一脸惨不忍睹的样子,“这你满意了吧。”

    “讨厌。”马静说完一把把刘情的脑袋按在草地上面,刘情挣扎了一下豁然转身,这个转身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马静的手从他头上一滑落,整个人失去重心一下子趴在了他的身上,那一对丰满的胸器像一只大号的口罩死死捂在了刘情的嘴上,刘情只感觉天旋地转,举着双手像被高手点住穴位一动不敢动,马静在这个时候突然爆发,将刘情翻转身一阵猛烈的拳打脚踢。刘情抱着脑袋趴在草丛里面任凭她发泄,这一点打击对他来说只是毛毛雨。

    “你这是在谋杀啊。”苏醒笑着过来说。看见苏醒过来马静才停手。

    “要不要我帮你报警?”苏醒笑问刘情。

    “不用,马静同学说她长这么大没有打过人,想在我身上找一下打人的感觉,我就自告奋勇做了一回沙包。”刘情抬头说。

    “和尚你来得真好,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经真的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了。”马静一脚踩着刘情的背问苏醒。

    “大小姐你看我像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吗?”

    “那我就放心了,有人看上你了,要我给她保一个媒。”

    “难怪一脸喜气,原来是走桃花运了。”刘情在脚底下笑。

    “看来女人是越有文化越有眼光啊,想当年我是初中三年无人问津,高中三年无人问津,到最后连我自己都变得不自信了,拿着镜子成天想,也想不出原因,毕竟哥要高度有高度,要风度有风度,要魅力有魅力,要水平有水平,怎么就没有女人欣赏呢?原来问题出在女人身上,她们缺少认识英雄的慧眼,麻烦你告诉那个妹妹,看在她欣赏我的份上今天晚上我请客。”

    “好就这么说定了,前提是在你们打败上官飞以后。”马静说。

    “有点市侩了,难道失败就不能见面了吗”?苏醒问。

    “胜者王候败者寇,你们要是输了哪里还会有心情去吃饭。”

    “那倒也是,我会像狼一样找一个无人的地方默默地舔伤口。”苏醒说。

    “不错,你呢?”马静问脚下的人。

    “我不会失败,因为我不允许自己失败。”刘情老老实实呆在她的脚下回答。

    “不过你还是要小心,我知道上官飞的太极八卦掌已经到了第七层了。”马静说。

    “充其量也只有五层,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刘情问。

    “听说的呗,我还听说他很有可能会被特种部队挑走。”马静说。

    “这么说大学里面身手不错的还真的可以去部队。”苏醒激动了。

    “想要的单位不止一个,就看你的实力了。”

    “马静。”  这个时候王文龙从远处跑来,一只手背在身后,姿势很难看。

    "地震啦。“马静问。

    ”没有。“王文龙回答。

    “那你干嘛那么大喊大叫,一点大学生的风度都没有。”

    ”这个。。。。。。“王文龙看了看苏醒他们欲言又止。

    ”我还有事情,你们聊。“刘情终于找到机会撤退。

    ”干嘛,我让你走了吗?”马静脚上用力,刘情连忙老实。‘心想,’这妞没完没了了吗?‘

    “哥们,这要是拍一张照片,就是真正的美女与野兽了。”苏醒笑着打趣刘情。刘情恨不得挖一地洞往里面躲。

    “大小姐杀人不过头点地,大不了我以后听你的好吗?”刘情知道自己要不表一个态这一关有点难过。

    “我还以为你铁齿铜牙呢?你要是忽悠我,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马静说完放下脚。刘情连忙起身狼狈不堪到了极点。

    “恭喜大小姐收了一个小弟。”苏醒祝贺马静。

    “二流子以后哪个要是再喊我大小姐,你就替我收拾他们。”马静说完刘情毕恭毕敬答应。“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嘛,这里没有外人。”马静非常满意刘情的表现,对王文龙说。

    “我想和你交一个朋友。”王文龙扭扭捏捏地道。

    “这句话你从高中说到大学了,文龙同学你能不能不要再钻牛角尖了,人怎么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呢?一叶障目不见森林那是要不得的,我发现自己每一次和你说话都有一种变成政工干部的感觉,你要再这样我让二流子揍你了。”

    “他恐怕不是我的对手吧。”王文龙看着刘情态度很傲慢。

    “小子,你瞎眼了,敢对我兄弟不敬。”苏醒火了,伸手就推了他一把。

    “不服是不是,要不咱们练一练?”王文龙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傲。

    “别说我还真的有那个意思。”苏醒本来也想找他切磋一下,毕竟这家伙就是最好的参照物,只要自己打败了他,就有机会打败上官飞,否则一切免谈,说完他就摆了一个姿势。

    刘情和苏醒的想法一样,所以也不阻止,而马静本来就喜欢看戏,哪有拆戏台子的道理,只见她朝刘情 指一指,示意刘情脱衣服让她垫在**底下坐。刘情没有办法只好脱下短袖铺在草坪上面给马静做坐垫。

    王文龙看得眼睛都冒烟了。苏醒不管他直接就朝他进攻,根本就没有什么试探摸底之类的打算。

    二人都属于直爽型的,都喜欢用力量去征服对方,出拳都是大开大合,十几个回合以后二人不分胜负。

    观众席上面增加了一个李彤,她悄悄的来到刘情身后,不知不觉的伸手在刘情的后腰用力扭了一把。

    刘情不敢发出声音,怕惊动马静,眦牙咧嘴一脸痛苦,他本来以为李彤会松手,哪里知道这小妞扭住以后竟然一再用力,让他虚汗直冒,执着得像一条蚂蝗。

    而比武的那二个人却是热汗淋漓,看样子这二人要是分出上下的话基本上都已经精疲力尽了。

    刘情这个时候走了过去,一手抓住一个人的拳头,生生的将二个人分开,当时二个人还意犹未尽还想再打下去,所以都没有把力气卸掉,这二份力气一起作用在刘情身上,刘情轻轻松松的把它们化解了。

    苏醒一看这情况连忙松手,把手上的气力消散,而王文龙却很不甘心,还在用力,一瞬间一场比武变成了一场角力,开始的时候王文龙还能够勉强支持住,但是没有多久身子和腿脚就慢慢地往下歪曲,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扭曲痛苦,刘情在他即将下跪的时候突然卸掉所有的力气,顺便一掌托住了他的身子说,“朋友功力不错,往后请多多关照。”

    王文龙一听喜出望外连忙说,“好说,好说。”

    “不要虚头巴脑的了,文龙这中午饭就拜托你了。”马静说完朝刘情伸出纤纤素手。

    “必须的。”王文龙爽快的答应。

    刘情没有办法连忙过去扶她起来,李彤的眼里冒出了点点火星,刘情假装没有看见。拿起自己的衣服抖了一下就穿了上去。

    “等一下,二流子你这里怎么回事?"  马静突然发现刘情背后多了一处伤痕,那是李彤刚刚创造的杰作。

    “运气不好,刚刚被蜜蜂咬了一口。”刘情说完, 马静看了一眼李彤欲言又止。

    "不对啊,这分明是指甲的痕迹。“王文龙眼尖。

    ”我自己挤毒针的时候留下的指甲痕迹。“应付这样的困境刘情是绰绰有余的。

    “文龙去买几**饮料来。”马静说完王文龙答应一声喜滋滋的跑步离开。

    这个时候苏醒却在仔细的研究刘情,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和马静的距离缩短到如此的程度,“你不会昨天晚上对她做什么坏事了吧。”他趴在刘情耳边不怀好意的低声问。

    “你把我当什么了,采花大盗吗?”刘情火了。

    “那你干嘛对她这么俯首帖耳百依百顺?”

    “她威胁我如果我不听她的,她就到学校告我勾引未成年。”刘情没有办法只好扯谎。

    “这也太阴险了。”

    “要不怎么说红颜祸水呢?”

    “你们两人在窃窃私语什么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也别藏着掖着说出来大家分享一下。”马静看不下去了。

    “没什么,就是和他商量比武的事情,我手有点痒想代替他去。”刘情连忙说。

    “必须的,和尚为了集体的荣誉你就牺牲一下吧。”马静说。

    “这你放心,在大是大非面前我一定会顾全大局的。”苏醒说完对刘情小声说,“那如果她威胁要你和她上床怎么办?”

    “资产阶级腐朽落后的思想怎么老是在你的脑海出现,难道你就没有高尚的时候了吗?”

    “你就装吧,夜不归宿的伪君子,信不信 我现在就去学校领导那里检举揭发你。”

    “我现在才发现从同一阵营里面捅出来的刀子才是最致命的,哥们人民内部之间的矛盾有必要搞得这么尖锐吗?”

    “对于你,阶级斗争那根弦我始终没有放松,走吧要上课了,我可不想一开始就给老师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国家拿我们当做栋梁,我们不能辜负国家。”苏醒丢下一句冠冕堂皇的话走了。

    “和尚去‘洗心池’洗心革面了吗?”李彤纳闷了。

    “人总是有长大的时候,再不是当年的那个吴下阿蒙了。”刘情说完也走了。*************************************************************************************************************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