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狐狸精相处的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法海和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刘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宿醉没有给他带来一丝不适,只是不知道身在何处,起身的时候发现脚底下竟然躺着一个女人,一头秀发遮住了整个脸庞,看不出是谁,只是那件粉红色的连衣裙让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对此他的心跳骤然加快,放眼全校那么多女同学,他想不通为什么偏偏就对她有这样的感觉,他小心翼翼地起床,蹑手蹑脚地准备出门开溜。课外书阅读网

    “站住。”何燕萍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不好意思我走错房间了。”刘情说完落荒而逃。

    “他脑子被酒精烧坏了吗?”何燕萍心里这么想着,翻身起床连忙去追。

    刘情跑出饭店后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抚着砰砰乱跳的胸口想,“这妞胆子也太大了,万一让姚太师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啊。”还没有等他平息心跳,何燕萍再次出现在他的视野,他只好一边跑一边回头双手合十乞求对方放他一条生路。

    那个时候路上人少车就更少,就在刘情一路乱拜的时候,一个二楞子骑着摩托车轰的一声,从弄堂里冲了出来笔直地撞向刘情,刘情没有心慌,他倒慌了一脚把油门当做刹车飞一样朝刘情冲去。

    何燕萍是在尖叫声中眼睁睁看着刘情从摩托车主的头顶翻过去的,像体操运动员一样稳稳地站在原地。

    “伤到没有,快走二步给我看看。”顾不得落荒而逃的骑士,何燕萍拉着刘情的手喜极而泣。

    “我现在没有事情,不过你老是这样跟着我,我马上就会有事情了。”刘情感觉像被电击了一下甩手就走,他现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苏醒一向有早起晨练的习惯,而且风雨无阻,他刚刚打了一组太极拳,就看见刘情如风一般从他身边跑过,连一个招呼都不打,这让他心里非常不舒服,“小子是不是眼睛瞎了,老大在这竟然也不喊一声。”没过多久又看见何燕萍气喘吁吁从同一条路而来,这心里的问号就越来越多了,都快赶上《十万个为什么》了,拳也无心打了,也心急慌忙跟了过去。

    当时姚远还在睡觉,他用力将姚远推醒以后附在他的耳边低声道,“二流子出轨了。”

    “哪来的鬼?”姚远迷迷糊糊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何燕萍的鬼。”苏醒干脆将错就错。

    “真的?”姚远突然暴睁双眼,一下子神采奕奕。

    “在这方面我和悟空一样也有一双火眼金睛。”苏醒为了让姚远充分相信自己的判断,不惜将刚才的事情添油加醋,在这方面他编故事的能力丝毫不亚于姚远,在他看来刘情他们昨天晚上已经像亚当和夏娃一样偷吃了禁果,而刘情此时此刻躺在床上的反常举动也验证了这样的怀疑。

    “我发现你将来最适合去当记者。”

    对于姚远这样的评价,苏醒是一万个不喜欢,小心翼翼地问,“不会是狗仔队吧。”

    “你别多心,我那是由衷的褒义词。不过敌人现在越来越狡猾了,要想他们自己争取坦白从宽,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二流子,那是典型的死猪不怕开水烫,典型的顽固派,我们要不分昼夜地跟踪他们,直到取得第一手资料”。姚远的话让苏醒无比兴奋。

    二个人为了给他创造机会,故意远离他,吃饭不在一起,下课不在一起,放学不在一起,可是鱼就是不上钩,一连三天刘情没有反常的举动,生把二人急得像悟空一样抓耳挠腮。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星期五的早自习让他们看出了端倪,何燕萍假装和身后的陈悦聊天,一双眼睛却有意无意地朝刘情张望了一下,那一下胜过千言万语,当时刘情那一张喝酒都不会红的脸立刻像关公一样满面通红。

    二个人假装没有看见,漫不经心地看着书唱着齐秦的《大约在冬季》。

    何燕萍起身的时候看着刘情,刘情干脆趴在桌子上面装睡,对此姚远用鲁迅先生的话作经典的点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苏醒听了哈哈大笑。

    刘情一气之下干脆用手捂住了苏醒的嘴巴,窒息的苏醒连忙用力抵抗,突然发现自己再怎么用力都是徒劳的,都无法将刘情的手推开,只好暴睁双眼松手在空中胡乱摆动,刘情放手后继续趴在桌子上装睡。

    “奶奶的你这是谋杀啊”。苏醒大口喘气,一张脸已经变成猪肝色了。

    这个时候何燕萍拿着语文书朝他们走了过来,将书朝刘情的桌子上一扔,“背书。”

    “拜托大小姐你不是我管的。”刘情纳闷了。

    “你就当做尽义务。”

    “对不起,他向来只行使权力不尽义务”。苏醒替刘情做了回答。

    “姚月芳要我告诉你下午体育课不见不散。”何燕萍压低声音对苏醒说完转身就走。

    “这幸福来得太快了,我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啊。”苏醒手抚着胸口仰天憧憬,低头的时候发现刘情的书本里面多了一只千纸鹤,不用说那是何燕萍刚才留下的鸡毛信,“多么聪明伶俐的女孩呀,就好像穿梭在白色恐怖里面的地下交通员那么机智勇敢。”苏醒手快趁刘情没有发现悄悄地把千纸鹤捂在了自己的手掌里面,他现在心里的那个激动啊,无法用语言来描绘。

    只见他低声哼着潘越云的《野百合也会有春天》将千纸鹤悄悄地转移到桌子底下,慢慢地打开,“这些天总是有很多话想对你说,但对你的思念扰乱了我所有的思绪。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怎么说说心里话,那天晚上我很快乐很幸福。。。。。。。”

    苏醒刚刚看到这里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直取那封信,他的反应也很快,胳膊用力一挡起身拿着信就跑。

    刘情没有想到他的反应这么快,连忙去追,姚远一把抓住他的外套,情急中他快速地脱了衣服紧追不舍,“他妈的还真的是深藏不露的大侠。”姚远看着那件外套发呆。

    在教室门外苏醒真正领教了刘情的身手,二个人一共交手了**个回合纸条就到了刘情的手中。

    “好”。不远处有人大喊了一声。刘情的心悸动了一下,不敢回头匆忙走向厕所。

    “站住”还是那个声音,中气充沛,只是略带沧桑感。

    刘情知道躲不过去了,只好将纸条塞进了口中,苏醒一看也知道闯祸了连忙说,“张老师我们是闹着玩的,你就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吧。”

    “不错,不错。叫什么名字啊?”这是他们学校的体育老师,曾经还是省拳击队的教练,姓张名勇,六十多岁,短小精悍,像看牲口一样绕着刘情转了一圈。

    “我叫刘情,老师好。”刘情使劲将干巴巴的纸往喉咙里面吞咽。

    “不错不错。”张老师又绕着他转了一圈。

    “老师我也不是太阳,你别老围着我转好吗?”刘情被他看得心里很慌硬着头皮说。

    “告诉那个老东西,这一次他要是再跑了,我就打断你的腿。”张老师压低声音在刘情耳边说。

    “张老师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一句话都听不懂。”刘情知道自己闯祸了,不过脸上还是不动声色。

    “半空里挂麻袋你装疯是不是,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废了你的武功。”老张显然有点不耐烦了。

    “张老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想干什么呀?”苏醒站在他的身后笑眯眯地问。

    “怎么路见不平想拔刀相助吗?你还嫩点。”张老师头也不回地道。

    “拳怕少壮,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吗要不我们找个时候找个地方练一练,这大庭广众动手动脚有损我们尊师重道的好名声。”苏醒的英雄情结一下子被张老师给点燃了,不过他很清楚在学校动手到最后倒霉的还是他们。

    “不错,不错如果你要是愿意拜我为师,我可以放那老贼一条生路。”张老师对刘情说。

    “老师您喝酒了吗?我们一直是你的学生啊,老师再见。”刘情说完拉着苏醒走了。

    “他妈的这家伙哪庙的和尚啊,说话也太牛了,要不是老师看老子不弄他个半死。”苏醒咬牙切齿地道。

    “拜托这件事你能不能别管。”刘情现在还真的有点怕他乱来。

    “你放心毛爷爷教导我们,‘中国人永远不先开第一枪’,我会在有礼有节有理有据的前提下发动战争的。”苏醒拍着刘情的肩膀说。

    刚刚发生的一切何燕萍是一览无余,她现在恨苏醒是恨得咬牙切齿,也就刚才她突然想起古龙的一句话:‘一个人的名字也许会取错,但是一个人的绰号却不会错。’苏醒不愧是一个和尚,不过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和尚,而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和尚,法海一样的和尚,刚才就差一点坏了她的好事。本来她打算约刘情下午体育课的时候去对面山上的,现在看来一切似乎成泡影了。*************************************************************************************************************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