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狐狸精相处的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姚大财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得月楼’吃饭可以免费到歌厅唱歌,姚远不是贪图便宜之辈,他是看着‘得月楼’老板娘漂亮,当然里面的菜也不错,服务员也很养眼,姚远把菜单恭恭敬敬送到刘情手里,“大侠请过目。课 外 书W!wΔW.んKe Wai Shu .O "R G”

    “滚,还没有喝酒就开始讲醉话了。”刘情笑着说。

    “装,跟兄弟继续装,奶奶的熊本公子到现在才知道传说里面的大侠真的存在,只是一直深藏不露罢了。”姚远兴奋地让服务员拿酒。

    “兄弟酒就免了,一会儿还要夜自习呢?”刘情提醒他。

    “还装,和尚整他,我就不信他不显山露水。”

    苏醒的绰号叫和尚,按说像他这么喜欢冲动的人应该有一个响亮的绰号,威武一点的,最不济弄个‘魔鬼’也行,不是说冲动是魔鬼嘛。

    别人的绰号都是别人取的,可他偏偏多事,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绰号,原因无他,他希望自己能够像虚竹一样有个梦姑,在学校里他在感情方面是惨不忍睹的,初中三年无人问津,高中二年无人问津,他现在对于幻想中的初恋已经深深的绝望了,干脆给自己取了和尚这么一个绰号。

    姚远的话让刘情很头痛,因为苏醒是他见过的人里面最好斗的,就像狗里面的斗狗,鸡里面的斗鸡。

    “ 兄弟之间比什么高下,万一要伤了和气以后就很难相处了。”苏醒的态度倒出乎刘情的意料,“不过你多少总是要给兄弟露一手的。”苏醒说完将手中的茶杯朝坐在对面的刘情扔了过去。刘情接住以后顺势将茶杯转了一圈,满满一杯茶滴水不漏。

    “高手啊,可是我怎么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呢,这都怪你啊哥们,你怎么忍心隐瞒我们这么多年?这还是兄弟吗?”姚远十分严肃地批评刘情。

    “这么多年来我至少为你打了十几架吧,我就纳闷了,你怎么好意思袖手旁观啊。”苏醒也不放过刘情。

    “有免费的保镖不用我犯贱啊。”刘情的回答让苏醒哭笑不得。“再说给你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机会不好吗”?

    “看来我还要谢谢你,给我一个做英雄的机会,你自己说该罚几杯。”苏醒本来想用杯的后来干脆改用碗了。

    “我求求你们高抬贵手好不好,毕竟是兄弟不是敌人。”刘情看见酒就心虚 。

    “那你告诉哥哥你的师傅是谁?”苏醒小心翼翼地问。

    “狐狸精。”刘情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真的假的?”姚远来劲了。

    “哥们你平时很聪明的人怎么突然愚蠢起来了,我还是蒲松龄呢,算了,二流子你不肯说,我也不犯忌了。”苏醒一说完姚远恍然大悟。

    一起久了三个人的口味都差不多了,一盆猪蹄子,一婉泥鳅,几个蔬菜与往日不同的是多了几**酒。

    姚远是存心想从刘情嘴里套故事的,苏醒也有那个打算,俩个人是不谋而合,一个劲地罚刘情喝酒,把过去的所有的陈谷子烂芝麻都当做罚酒的理由,一杯接一杯不停地灌刘情,让刘情突然羡慕起自己的老本家刘伶那千杯不醉的本事来。

    不过苏醒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刘情是酒喝得越多话越少。

    三**黄酒下去不见一丝效果,姚远带着哭腔对苏醒道,“哥们我可不行了,我们今天又被他玩了。”

    苏醒不能喝酒,喝一口就满面通红,像关公一样,样子老霸道了,他的酒量也不行,还没有把刘情放倒,他自己就摇摇欲坠了,“算了兄弟,只怪我们交友不慎。”

    其实刘情已经醉了,他也是第一次喝酒,只是脸上看不出来罢了,他现在看什么都是放大的,而且听别人说话很费劲,只有坐姿依然笔直。

    姚远看着他的那个姿势心就凉了半截,干脆付了账扶着苏醒下楼,苏醒的块头较大,这一路费了他不少的力气,走到楼下回头发现刘情正扶着墙壁一步一步下楼,服务员好几次想去扶他都被他拒绝了。

    “苍蝇站在蜂蜜上,你就装{蜂}疯吧”。姚远大喊。他以为刘情在演戏。

    刘情没有回答,注意力全部在脚下,一步一步下楼到酒店门口才如释重负地吐出俩个字“好酒。”

    “他妈的还跟老子装。”姚远一气之下推了刘情一把,却没有想到刘情应声而倒。

    “你这是谋杀啊。”看着倒在地上的刘情,苏醒乐了。

    “不对啊,大侠不都是千杯不醉的吗,李寻欢不是一天到晚都在喝酒吗?”姚远纳闷了,连忙放下苏醒去看刘情。

    “我看你是古龙的书看多了脑子看出毛病了。”苏醒一**坐在地上说。

    “**这家伙竟然睡着了,这可怎么办?”姚远看了以后问苏醒。

    “你问我,我问谁去?这主意是你出的,办法也由你自己想。”苏醒说完闭上眼睛。姚远没有办法只好找来得月楼的老板娘把刘情寄存在她那里,自己扶着苏醒回学校。

    姚远本来想直接把苏醒送寝室的,苏醒不让,他只要一喝酒就无法睡觉,而且喜欢热闹,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他不想被姚太师罚款。

    罚款是姚太师定的规章制度,凡是无故缺课者罚款一元,那个时候一元钱可以吃两顿早饭,买三个鸡蛋。

    夜自习有二堂课,看老师的心情,哪个老师心情好就过来看一看,他们进教室的时候,还不到上课的时间,这一对活宝相拥着找到自己的座位以后一**坐下,任谁都知道他们喝了酒。

    本来签到是刘情负责的,犯了错误以后就由学习委员负责了,那是一个黑漆漆的女孩子,长得比男孩子还难看,不过几乎读书好的女孩子其长相大都不堪入目不敢让人恭维,唯一让人称道的是她的名字,邵飘萍,和一位先烈的姓名一模一样。

    此人一向沉默寡言,从来不和别人交往,只有朗诵的时候才能听到她细如蚊蚋般的声音。

    姚远给刘情交了罚款以后拿出一部《楚留香传奇》刚刚看了一页,只见姚太师迈着鸭子步来到教室,一时之间咳嗽声此起彼落,就好像警察开车的警笛,姚远闻声将书安全转移,其实他完全不必惊慌,今天晚上第一个倒霉的一定是苏醒,他那张关公脸第一时间就出卖了他。

    “小日子过得很滋润的吗?小酒都咪上了。”姚太师揶揄人的功夫是一流的。“罚款一元。”

    “姚老师其实我哪里有钱喝酒啊,我家里为了供我读书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苏醒装可怜也是一流的。

    “有姚大公子这个冤大头在你喝茅台都没有问题。”姚太师说完朝姚远翻了翻他那白多黑少的眼睛。

    “今天这酒真的不是我请的,要不怎么说人倒霉的时候啥事都会遇见,本来我只是想请他们吃顿饭给他们改善一下生活的,谁知道遇见一伙流氓欺负一小女生,苏醒这人天生就嫉恶如仇,好打抱不平,走过去替那个女生说了几句话,无奈强龙难压地头蛇,人家一声吆喝呼啦来了一个连的人马,没有办法只好任人宰割,本来吧按照对方的意思是要灭了我们的,看在老板娘的面子上放了我们一马,不过有一个条件,每个人喝一**酒,他们二个是从来没有喝过酒,我呢还能应付,刘情是喝完就人事不省了,他还勉强支撑着。”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你当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像资本主义国家一样,有那么多为非作歹的非法分子啊,我不允许你无端的污蔑我们的法制建设。”

    面对姚太师的恫吓姚远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也许我们运气差,恰巧就让我们遇到了,你要不相信可以去问得月楼的老板娘。”姚远编故事的技术也是一流的,他写的作文经常出现在学校的校刊上。

    姚太师在察言观色这一块也算老江湖了,听他讲得滴水不漏头头是道也不好再深究,再说学校周边是经常有一些不怀好意的流氓在活动,难保他们今天点背遇到了。“教不严,师之过。我奉劝你们一句话,远小人,亲君子。”姚太师说完走到讲台用粉笔写了这六个字,丢下一句话走了,“就用这句话写一篇作文,格式不限。”

    “二流子幸亏不在,否则不气吐血才怪。”姚远笑道。

    “拿来。”这个时候学习委员走到苏醒身边向他伸出纤纤右手,苏醒第一次听她说话口齿这么清楚。  “哥们你什么意思啊?”不过他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对方问他要什么。

    “装什么傻啊,罚款。”学习委员对他是很不耐烦很不顺眼。

    “正儿八经是见义勇为的英雄,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英雄?”苏醒急了。“我今天也就没有流血牺牲,我要是流血牺牲了难道你也要问我拿罚款?”

    “算了这钱我出,我们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姚远付钱的速度和他父亲赚钱的速度差不多,毫不犹豫拿出五元给学习委员,邵飘萍还给他三元就走了。

    “ 哥们难道这钱交晚了也要算利息吗?”姚远纳闷了。

    “别忘了还有你自己的。”邵飘萍昂首而去,连看都不屑看他们一眼。

    “姚太师都没有说要罚我她竟然敢对我开罚单,乱收费是不是?这也太大逆不道了。”姚远火了。

    “收拾她还不是小菜一碟,上体育课的时候我要她跑三千米,保证让她口吐白沫。”苏醒得意地打了一个响指,他是心狠手辣之辈,不懂怜香惜玉的,何况对方离香玉相距十万八千里。

    “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幽冥之中负此同窗。”姚远说完假惺惺地抹了一下眼睛,二人相顾大笑。*************************************************************************************************************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