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狐狸精相处的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兄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干什么呢?站起来我发现你们越来越放肆了。『Δ 课 外书  W$w W.『Ke Wai Shu .O< R G”一声断喝来自教室门口,已然洗却一身狼籍的姚太师带着一脸的蛋腥慢悠悠走到刘情的身边用他特有的腔调说,“没有想到你比武林高手还厉害,这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痛了,要不要我再镇压你一下,让你尝尝惨不忍睹的滋味。”

    “老师我错了。”刘情连忙装可怜。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在我这里你如果是龙就得给我老老实实地盘着,如果是虎就得给我服服帖帖地趴着,我是绝对不会容许你这样的小白脸来败坏我们学校的风气的。”姚太师最后那句话是敲着刘情的桌子说的,说完昂首走出了教室。

    “我是小白脸吗?我像小白脸吗?”刘情回头问苏醒和姚远,二人点点头又摇摇头。“他妈的这跟和尚打机锋有什么区别。”刘情对此很不满意。

    “你们也站起来,一丘之貉。”姚太师的头突然从门外探进来对苏醒和姚远说,他这一次突然袭击总算是有了成效。

    “我发现你不拉我们下水心里不平衡是不是”苏醒捂着嘴巴低声对刘情道。

    “还说,好,今天我给你们一个畅所欲言的机会,来,到黑板前面来。”看来姚太师今天的情绪被一个鸡蛋给打乱了,这三个不识时务的家伙刚好成为他的发泄点。就这样刘情再次走上讲台,不过这一次他并不寂寞,有两个兄弟做陪。

    “小朋友,我可真佩服你,毛都没有长齐,就想享受小家庭的温暖了。”姚太师这句话让刘情恨不得挖一地道钻进去。

    “姚老师青春期荷尔蒙发作正常现象,我们做老师的虽然不能像心理医生那么专业的劝解疏导,也能不能别错误的一味打击压制,小心闹出人命来哦。”在刘情的印象中姚远好像从来就没有怕过哪个老师。

    “怎么你想造反啊?” 姚太师看来今天心情真的很差,竟然对姚土豪大喊大叫起来,万一他老爹断了学校的赞助,恐怕校长第一时间就会找他谈话了。

    “有理走遍天下,老师我也是就事论事而已。我知道刚才那个鸡蛋谁砸的,那个人可恨你很久了。” 姚远当然不会引火烧身,立刻转移目标,不过这句话是用极低的声音在姚太师耳边说的,也就他有这个胆量,足见金钱真的能够让鬼推磨。

    姚远这一语惊醒梦中人,姚太师差点把这个忘记了,“刚刚那鸡蛋谁砸的,坦白从宽,自己老老实实出来。”

    魏小虎看着姚远那两眼都是火光,要是可以他真的想食其肉,饮其血,寝其皮啊,没有办法只好乖乖地跟着姚太师的**走了。

    三个人当中姚远永远是最不安分守己的,姚太师消失在门口不久,他就悄悄的走到门口做了一番侦察,并且用电影里面学来的侦察手语向刘情他们作了通报,回来时一扫刚才的谨小慎微昂首阔步地走到讲台前面,一**坐在老师的凳子上面,冷不丁一瞧还真的有几分为人师表的派头。

    只见他拿起一支粉笔在桌子上面轻轻的敲了敲,酝酿了一下以后起身来到黑板前面笔走龙蛇刷刷刷写下了两行字,“千古奇冤,江南一刘。美人亲睐,何罪之有?”刘情一看头都大了连忙擦掉。

    为了防止姚远再节外生枝,他和苏醒两人一人抓住他的一条胳膊生生将他固定在中间,一边低声用好话央求他,“兄弟你饶了我们吧,你是刀枪不入,可也要为我们想一想,像我们这么脆弱的心灵,已经再也承受不了敌人的轻轻一击了。”声音虽然不大还是被前排的女生给听到了,纷纷捂着嘴偷笑。

    “不就一点儿女私情嘛,哥们不要怕,任凭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你要有革命家的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要像夏明翰那样视死如归,为了同志的安全经受了敌人的严刑拷打,最后迎来了伟大的胜利。”姚远道。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几多风雨。”刘情长叹。

    “求求你们,在座的有哪位好心的妹妹来安慰一下这颗受伤的心吧。”姚远问班里的女同学。

    “切。”几乎班里的女同学都异口同声这么说。

    “给你们机会你们不知道珍惜,回家不知道写多少暗恋的日记,洒多少相思的泪水”

    “切。”女生们的回答。

    “都是一帮没有良心的白眼狼,弟兄们从明天开始我们追隔壁班的美女去,让这帮没有良心的玩意做尼姑去吧。”

    “切。”女生的回答还是这么单调。

    “哥们这姚小地主是不害死我们心不死啊。”刘情是看着苏醒都要崩溃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我就不信他姚太师能奈何我,大不了老子不读书去少林寺当和尚。”姚远不屑地道。

    “哥们你的为人我是相信的,可二流子怎么办呢?他就算披上了神圣的道袍也不像一个老实的和尚。”苏醒对姚远道。

    “我就纳闷了,我做什么了,连当和尚的资格都没有了?”苏醒的话严重**了刘情。

    “兄弟好健忘啊,半个月前在我的床上,你是不是说李彤虽然美若天仙可惜**稍大,姚月芳倾国倾城只是胸部过于平坦,邵婉萍空有绝代佳人之姿无奈皮肤黑了一点。。。。。。。”刘情听了连忙去捂姚远的嘴。他刚刚点的是三个校花的名字。那可是三朵带刺的玫瑰,不但采不得,而且惹不得。果然只见那三个女人纷纷拿起手里的东西朝刘情扔过来。

    刘情用手一一接住,像马戏团的小丑一样游刃有余,不过嘴里还是苦笑着说,“生我者父母,害我者姚远。”对此姚远朝苏醒用眼睛示意了一下,心领神会的苏醒走到刘情身边和姚远一起死死拉住了他的两只手,李彤抓住机会上前用水彩笔在刘情的脸上打了大大的一个叉,乍一看有点古时候死刑犯斩立决的味道,“我这一世的英名啊全让你们给毁了。”刘情是痛不欲生。

    “哥们你要是不听话我就继续爆料,让你在二零一班死无葬身之地。”姚远道。

    “拜托关上你们那祸国殃民的嘴巴,我现在才知道朋友是用来做什么的了。”刘情脸都绿了。

    “出卖的吗?”苏醒问。刘情点头。

    这个时候一个丰满的眼镜妹走到他的面前掏出手帕帮他把脸上的红叉擦掉,每一次见到她,刘情就有一种呼吸不畅,手足无措的感觉。

    从她来到这个学校以后这种感觉一直困扰着他,让他寝食难安。像今天这样近距离的接触二人还是第一次,刘情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整个人就突然失去意识了,呆若木鸡一般傻傻地紧紧盯着对方。

    眼镜妹比他大一岁,她的名字里面也有一个萍字,姓何名燕萍,是校长的侄女儿。

    那模样如果生活在古代一定是贵妃级别,尤其那一对胸器特别丰满独霸全校,除此之外是那一双近视大眼睛看人的时候那眯缝起来的样子人见人爱,而刘情此时此刻已经有点晕了,幸亏姚远苏醒架着他的双手,他干脆闭上了眼睛,贪婪地闻着从何燕萍身上发出的少女特有的芬芳的香味,深深的陶醉了,却忘了贵妃一般都是祸国殃民的。

    遗憾的是他的一举一动一直在姚远的掌握之中,而姚远要整人的时候是不分敌友的,刘情也不例外,只见他朝苏醒眨了眨眼睛心领神会的苏醒和他一起同时放手,突然失去支撑的刘情在陶醉中一个趔趄,幸好他反应快又立刻拿桩站住,“王八蛋你们疯掉了吗?”他破口大骂。

    “羡慕嫉妒恨,行不行?”苏醒说。

    “悬崖峭壁你们也这么松手吗?这也太不仗义了。”刘情说完何燕萍低声说了一句“活该”。将手帕往他手里一塞就走了。

    “哥们红颜祸水吖,你可千万不要忘记自己身上的伤疤还是血淋淋的,难道要她也来祸害你一次,你才心满意足。”姚远低声问。

    刘情恍然大悟指着自己的脸问,“闭上你的乌鸦嘴,给哥们看一看有没有擦干净?”

    “这里好像还有一点。”姚远指了指刘情脸上的部位趁刘情不注意在他脸上刮了一下道,“修已知道你,你却不知羞啊。”*************************************************************************************************************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