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狐狸精相处的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检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刘情站在讲台旁边两眼漠视着前方,面无表情地做着检讨,前面是高二《一》班的全体同窗。』   』 课 外 书?W?w*W.┡Ke Wai Shu .?O R G

    按照班主任姚梦笛的要求这篇检讨书是一改再改数易其稿,经过**次的精雕细琢,他已经毋需借助原稿,闭着眼睛就可以倒背如流了

    凭心而论他这一次是被冤枉的,不过和历史上诸多冤假错案一样,刘情是纵有万千嘴巴长在身上,也无法让老师相信他的清白。

    班主任在他的抽屉里面发现了一封女生写给他的表白信,和大多数情书一样,女生在信的开头和结尾都用极具代表的字作了录款---想你的萍。让人啼笑皆非的是整个高二班四个年级一共有将近30个女生的名字里面带“萍”字。

    据说当时为了挖出这个潜伏的萍,几乎所有的老师都加入了侦破小组,然而那封信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从头到尾没有一个汉字,一水的英语写的。

    男人的字七鳞八爪各有不同,女人的字就不一样了,不管你什么个性字体几乎千篇一律个个相仿,除了娟秀还是娟秀。

    尤其是英文你要想分出笔迹来恐怕就只有去做鉴定了。

    眼前的老师玩了一辈子的文字,第一次有一种被文字玩了的感觉。

    可是又不能将带萍的女生一个个找来谈话,万一发生意外那么责任谁都扛不起了。

    现在看来只能怪姚梦笛当时过于冲动,缺少斗争经验了,他如果来一个守株待兔以静制动,情况就不至于像现在这么被动了。

    这一篇检讨书不但用尽了他平生知道的贬义词,而且还从字典里面找了不少陌生的词汇来骂自己,以至于他每修改一次就对自己的人格增加一丝怀疑,直到最后连他自己都感觉自己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只见他机械地背完了足有两千字的检讨书后,回头看了看坐在后面的班主任---姚梦笛,那是一张冷漠的脸,沧桑的脸,布满皱纹的脸,苦大仇深的脸,在那张脸上你是终年找不出一丝笑容来的,也不会留一丝笑容给学生,严酷与冷漠是他的代名词。

    在对待学生早恋的问题上,他的手段和白色恐怖时期的老蒋一样冷酷无情。‘宁可错杀三千,不能放过一个。’也是他的口头禅。

    为人和《倚天屠龙记》里面的灭绝师太有一拼,但是贵为男人,同学们不能叫他师太,文科班人才济济不乏才思敏捷之辈有人将师太倒过来变成太师,于是乎姚太师的绰号就这么隆重的诞生了。

    按照程序当事人检讨以后是班主任批评教育,最后由校领导总结。只见他阴阳怪气地走到讲台中间,低着头有气无力地说,“事情不管大小,关键在于态度。”那表情和神态好像他在检讨一样。

    刚说完这句话学生中有义愤填膺之辈振臂高呼了一句:“打倒刘情。”话音刚落一枚鸡蛋犹如带了导航仪一般精准地飞向了刘情,刘情眼疾手快将飞蛋一拨,改变方向以后的鸡蛋以极快的速度啪的一声砸在了姚太师的脸上,如同画家泼墨一样,一张脸顷刻之间变成了一幅山水画,蛋黄的颜色恰如晚秋的山色,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一向稳如泰山的姚太师也一下子懵了。

    “要文斗不要武斗。”这个时候又响起了一声大喊,大喊声中一个人咕咚倒在了地上,这是刘情的死党苏醒,他刚刚用黑拳击倒了坐在前面的魏晓虎,那个用鸡蛋袭击刘情的人,他不喜欢做君子,擅长动手动脚又动口。

    “这位同学说的好。”刚刚的两声口号让教导主任恍如回到了那个不堪回首的年代,对于喑尽牛鬼蛇神滋味的他,深深地了解被人误会被人冤枉的滋味,何况眼前还仅仅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

    只见他起身示意六神无主的姚太师出去整理那一身的狼狈不堪,接着姚太师的话往下说,“我认为刘情同学今天的态度是诚恳的,检讨是深刻的,犯错误不可怕,可怕的是知错不改,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陷越深。没有谁能够保证自己一辈子不犯错误,犯错误不要紧,关键要有承认错误的勇气,和改正错误的决心。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是我们一贯的宗旨,衷心希望刘情同学从现在开始放下包袱轻装前进,同时也希望在座的同学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的讲话完了下面请班长组织自学。”教导主任说完示意刘情回到座位,自己则在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中挥着手一脸慈祥地走出教室。

    那一阵热烈得有些过分的掌声把倒在地上的魏晓虎给拍醒了,他摸着麻木的后脖起身大喊,“他妈的谁暗算老子?”

    “如果按照古代的标准我们现在都已经是举人了,你就算是流氓说话也能不能文雅一点,否则怎么对得起举人这个名号。”苏醒提着他的耳朵像长辈一样语重心长地道。

    有人说世界万物相生相克,他们两人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

    苏醒是体育委员,在田径场上那是所向无敌,一身家传的武功让他的身体比同龄的人都显得更加结实,从小到大他除了打架没有别的爱好,让对手俯首称臣是他的终极目标。

    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他曾经多次强烈要求刘情和姚远一起去少林或者武当,在二个人毫不犹豫的无情的拒绝之下洒泪放弃,于是乎他把学校当成了武林,把那里的那些所谓的强人都变成了他挑战的对象,而他就像西门吹雪一样将他们一个个无情地放倒在自己的脚下。

    这里面他还是做了一件比较侠义的事情,把那些仗势欺人收别人保护费的同学每次都打得哭爹喊娘,为此教导主任对他是青眼有加,就算有时候苏醒做的事情有点出格,他也只是将手里的惩戒棍高高的举起,轻轻的落下。

    魏小虎就是其中之一,他是多次饱经苏醒的折磨,实实在在的在他年少的心灵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不但让他少收了很多保护费,还给家里增加了不少的负担,因为苏醒是从来只管施加伤害,不负责修理费用的。

    记得那一年电视里热播霍元甲,不知道魏小虎是吃错了药还是脑子短路,竟然在寝室里面穿着**狂妄地说,‘我是霍元甲’。

    这让已经全校无敌的苏醒感觉很是不爽,一山不容二虎苏醒立刻针锋相对地喊,“我是达德洛夫,霍元甲你过来吧。”

    就这样两个人在寝室里面打起了擂台,结果是霍元甲奇迹般地输给了达德洛夫,但愿霍大侠在九泉之下不会知道,否则他一定会死不瞑目的。

    当然魏小虎也不是善罢甘休之辈,在校外请了几个混混想为自己讨还一点公道,不幸都被苏醒无情地用拳脚放倒了,从此他就彻底断了在校内报复苏醒的念头。

    魏晓虎和刘情本来是无怨无仇的,自从何燕萍出现以后这仇恨就自然而然有了,他对何燕萍是落花有意,而何燕萍对他是流水无情。

    于是乎他把这一笔账记在了刘情身上,好像刘情是第三者一样 ,至于刘情是不是第三者姑且不论,不过他是一个冤大头那是毋庸置疑的,如果不是苏醒罩着他,他的脸恐怕早就被老魏修理成了猪头,不过在老魏眼里他一直就是猪头,每次看见他就恨得咬牙切齿的,奈何有苏醒这个邪神在那里摆着,他不敢放肆,但也架不住内心的邪火,用刀在凳子上刻了刘情的名字,恶狠狠地用屁猛烈地崩他。

    看到刘情回来,苏醒放下魏晓虎的耳朵起身拥抱欢迎落难的弟兄平安回归,坐在身后的姚远也上去与两人紧紧拥抱,这三个人打从小学起就一直形影不离情同手足,私底下自称三剑客,遗憾的是这么多年来剑客的形神时始至终都不具备,相反却离贱客相去不远。

    “兄弟能不能和你商量一个事情,我现在对你的姓很不满意,你能不能照顾一下哥哥的感受,离我们远一点。”刘情对姚远的话让全班的同学听了以后忍不住哈哈大笑。

    “人从宋后少名桧,我到教室愧姓姚。姚太师害我呀。”姚远的文才一直不错,脱口成章不过是小菜一碟的事情,而且擅长篡改古诗。

    “历尽劫难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兄弟你就看开一些吧,他现在是老师生杀予夺的大权在他的手里,我们就当一次大丈夫能屈能伸吧。”苏醒劝刘情。

    “不错风物常宜放眼量,我们要向前看,向好处看,今天晚上我请客在得月楼为你压惊不醉不归。”姚远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他的父亲是镇上有名的老板,他的手里有大把的闲钱,再加上这小子读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父母自然就更加有求必应了。

    “我现在就算是吃云南白药也无法弥补内心的疮伤了。”刘情仰天长叹。

    “兄弟啊,你可不能倒下啊,要坚强地活下去,**员是特殊材料造成的,我们共青团员也一样。”姚远说完魏晓虎大笑。

    苏醒立刻赏了他一巴掌。

    “老大,怎么了,难道我笑一笑都不行吗?”魏晓虎哭丧着脸问。

    “可惜你笑的不是时候啊,你知道从古到今有多少人是死在笑上的吗?宋朝的蔡确就因为写了一句带笑字的诗倒霉了,纸屏石枕竹方床,手倦抛书午梦长。睡起莞然成独笑,数声渔笛在沧浪。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看了以后在皇帝面前说他的笑不怀好意,就这样他被无缘无故贬了三千里,你现在运气好只挨了一个巴掌,没有把你发配三千里,你应该为此感到庆幸啊,当然三千米我看行,老规矩放学以后你到操场自罚三千米,要自觉,否则不要怪我不近人情。”苏醒的话让魏晓虎绝望的无语。这魏小虎每次和苏醒斗,其结果往往是被发配三千米,这小虎同学虽然长得五大三粗偏偏缺少英雄气概,居然每一次都老老实实执行。

    “谁说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总是读书人,谬论。”刘情对苏醒大加赞赏。*************************************************************************************************************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