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永乐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章 无何有之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嗖!!”

    云璟的剑划过应九陌手中的树枝,直直的指向他的脖子,虽未接触到身体,但从剑身上传来的凉意让他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Δ 『Δ』课 外书ΔWw┡W.*Ke Wai Shu .^O R G

    云璟收回剑,坐到火堆旁,应九陌手中树枝又碎成了粉末。他抖抖衣裳,跟着坐过去,穆铃央见两人过来,又往火堆上加了几块干柴,笑盈盈的对两人道,“今晚也是十一胜,零败。”

    应九陌盘腿坐在火堆边,一手撑着下巴,望着火焰若有所思,干柴在火堆中发出噼啪的声音,不时溅起火星,顺着热气摇摆上升。云璟在跟他切磋的时候,向他说起过自己的剑法,云家的基础剑法,对云家本家来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平时练剑的时候也用过,招式简单,没有多少花样。但是,在对上应九陌的时候偏偏就是这些简单的招式,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

    “唉~”

    “没事,这段时间你输了才不到两百次,没关系的。”穆铃央拍拍他的肩膀,笑着安慰道。

    “他这套剑法我见过,几年前在酒楼遇到一个特别嚣张的人,因为一些事情打了一架,那个人用的就是这套剑法,当时我觉得揍他跟玩儿似的,怎么现在能被打得这么惨。”

    “你我的剑法有些相似,招式都极其简单,符合初练者的情况,你的甚至更加古拙。”

    “如此说来,倒也真的不假。”应九陌回忆自己学习的招式。

    “父亲曾说过,云家剑的招式,大多是从简单到繁复,最后又归于简单。”

    “大巧若拙。”穆铃央点点头道。

    “是这个意思。”

    “那难怪你现在这套剑法用得如此厉害,莫非已经到了拙的境界?”应九陌来了兴趣,目光闪闪的问道。

    “不是,从简单到繁复后又归于简单,并不表现在一套剑法上。我现在练的这套是云家学童时期学习的剑法,他们以后还会学习更复杂,也更厉害的,再往后,通过自身悟性还有更高阶的剑法,才能真正领略到巧拙的意境,我现在,还差得远。”云璟将手中长剑横放在腿上,认真道。

    “那你这种应该叫什么?”应九陌偏头问。

    “你知不知道有个词叫熟练啊,笨。”穆铃央戳着他的头道。

    还没等应九陌回答,云璟又道,“你练的那套剑法,基本的招式你已经记住,一个人练的时候也很流畅,但不知为什么,跟我切磋的时候我总感觉那些招式并不能很好的贴合你自身,你甚至还会迟疑,像是在想下一招应该怎么打,这样在比赛的时候是很吃亏的。”

    应九陌双掌伸开又捏合在一起,“我也有这种感觉,这套剑法我用起来非常迟滞,有时候明知道你的剑已经挥过来了,但身体就是跟不上,全身都受剑法控制,而不是我在控制剑法。”

    “那就是不熟练,你最好再多挑些时间好好练练,现在差不多了,明日再来。”穆铃央打着呵欠,连着好几日的晚睡,让她这几日上课的时候总打瞌睡,已经被先生盯上了,若是再这样,估计先生要单独给她补上一课了。

    “嗯。”剩下的两人点头赞同。

    踏着月光回到小院,四处和往常一样,俱是寂静,夜间的鸟儿扑棱棱的飞来飞去,在树枝间穿梭,草丛里的蟋蟀叫得甚是开心,应九陌走在路上,随意的将路边一块石头踢进草丛,叫声戛然而止,待他走过,叫得更加肆无忌惮。

    那个地方似乎永远不会天黑,而那个人似乎也永远不会休息,或是站在树下遥望远处,或是坐在树下打坐玩耍,活动的地方就是大树覆盖下的那片小丘。至于那片四季颠倒的旷野,跟他仿佛两个世界。

    应九陌这次从旷野走向那片土丘时,树下并没有那个人的身影,风吹过四周泛黄的草丛,发出干燥的沙沙声,他坐在铺满厚厚绿草的草地上,背靠着浓绿的树荫,看着远处秋意正浓的原野,心中漂浮着一股莫名的情绪,茫然而荒凉。

    啪嗒!

    一片树叶从上方掉下来,小声的打在应九陌身边,他抬头往上看,就见树上的程抱一手里拿着一本书,正朝他挥手微笑。他今天穿了一件纯白色的外套,头发束在头上,插了根还带着小片树叶的树枝当做发簪,他跳下树,把书放到一个树杈上,风吹起他的白色长袍,竟有些仙气飘飘的样子,如果忽略掉他因爬树蹭到上面的五颜六色的灰尘。

    “你那边应该是半夜吧,你最近老是挑这种时间过来,小孩子不好好睡觉是长不高的知道吗。”

    “我们来打一架怎么样?”

    那人愣了一下,又眯着眼睛笑道,“什么事情这么想不开,来找我打架?”

    “飞羽剑的招式我都记住了,可跟别人切磋时就是不能使出来,我想你应该也练过这套剑法,不如我们两个用一样的招式比比?”

    “我倒是练过,很久之前的事了,”程抱一拍着身上的灰尘,一边问应九陌,“那你想我用哪一层修为跟你比?”

    应九陌吞了口唾沫,他虽然听说过隐藏这件事,但即使是在他丹境时期,仍然没有见过,他对于隐藏修为的人的想象,跟永乐州内抱着小道消息的故事集想象他们寻找五行石的情景几乎一样,“那就凝气五层或六层吧。”

    程抱一身上散发出一层红色的光,逐渐变暗,最后变成浅红色隐入身体。他转身从树上摘了一片叶子,手中的叶子变成了一把长剑,周身散发着灵气,看着手中的剑,又看了应九陌一眼,“像我一样,自己找一把喜欢的剑吧。”

    应九陌指指树上的叶子,又指指自己。

    程抱一点点头。

    树上的叶子摸起来凉凉的,但就像活物一般,有什么东西在叶片中流动,他拉过头顶的一根树枝,小心翼翼的扯下一片叶子,叶子静静的躺在他手心,没有动静,应九陌有些疑惑的看着程抱一。

    “你将自己的灵力输进去,然后随意想像出一把剑。”

    手中的叶子散成无数条细小的线,逐渐延伸,最后汇聚成一把剑的形状,应九陌只感觉自己手中一沉,一把精致的长剑已经被捏在手中,剑身修成,周身刻着细小的纹路,细看时,竟然是第一天学堂上瞌睡时梦到的那把剑。

    “颢日剑?”程抱一的语气充满探究,拿剑的手微微颤动,“许久没见过了。”

    “你认识?”

    “多年前有过些缘分,抵御魔族大战中,这剑也是给了持剑之人无数的助力,可惜”程抱一将手背在身后,目光望向无尽的原野,长长的叹了口气,接着道,“我倒是比较好奇你怎么知道这把剑的。”

    “做梦梦到的。”应九陌拿着剑左右端详,用手小心的拂过剑刃。

    “来吧,让我看看你究竟练得怎么样了。”程抱一拿起手中的剑,眼神变得凌厉,自他脚下起升起一阵小小的风。

    应九陌敛气凝神,身体下沉,摆出应战的姿势,脑中的招式开始闪现,他右腿用劲,朝对面而去,脚下的泥土因为用力,陷下去一个小小的坑。他尽量将身体调整至与招式契合,保持流畅性,身边的树叶被舞动的剑带动,随着起舞。

    程抱一看着有些张牙舞爪扑过来的应九陌,手中长剑一转,侧身闪过刺过来的剑,剑身对着应九陌一拍,就将他拍到了地上。

    “你对招式虽然知悉,但仅仅停留在表面,是招式在带你走,这并不是练剑的目的。”

    应九陌爬起来,从嘴里吐出一段杂草,拿起手中的剑朝程抱一挥舞而去,对面的人拿着手中的剑,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击中他的手腕,剑被高高挑起,直直的插入大树不远的泥土中,然后程抱一一脚将应九陌踢到树上,撞上之后又骨碌碌滚到那把剑的面前。

    “你这样不行啊,这么好的剑,被你用成这样,晚上它会来你床头哭的。”

    应九陌从地上坐起来,似在沉思,插在泥土中的剑泛着冷光,静静的在一边。

    “你太心急了,虽然记住了招式,但你并没有把它全部使出来,一招刚起势,下一招就来了,你看着,我打给你看。”

    程抱一说完,拿起手中的剑。在那片枯黄与深绿交汇的土丘上,白色的身影在应九陌惊艳的目光中舞动,古朴中透着苍凉,在那片无边无际的旷野上,剑影划下上挑,每招每式不疾不徐,如天空缓缓流动的云,几片绿叶从树上飘落,在剑影中散碎一地。应九陌沉醉其间,跟着白色身影的翻飞停滞在时空里。

    “喂!”程抱一停下来,朝着他喊。

    “啊?”

    “看清楚了吗?”

    “剑势太过缓慢的话,打斗起来岂不是自己吃亏?”应九陌问道。

    “那刚刚到底谁输了?”程抱一将剑收回,“你现在不像是要去跟别人打架,而是准备去哪里舞剑,想想自己的目的。”

    应九陌蹙着眉头想了半晌,嘴里碎碎念叨,“若将打赢对方视为目的,招式简单最好,这个飞羽剑正好契合,就是说,我在打斗的时候还跟以前一样就行,那么”

    程抱一看着应九陌在一边嘀嘀咕咕,拿起插在旁边的颢日剑端详,将上面沾上的泥土抹去,眼中尽是怀念。

    应九陌嘀咕完,心中有了些底,抬头看程抱一,见他正对这那把剑出神,“这把剑确实是好剑啊,拿在手中不重不轻,挥舞起来又灵活,剑刃既不锋利也不钝拙,铸剑师必定当世无双,却不知道当年拿着它的都是些什么高人了。”

    拿剑的人笑了,“这是用树叶变成的,比真正的颢日剑,不及万分之一。”

    “这棵树是不是什么都能变出来?”

    “若是你想,只要不是活物,都行。”

    “吃的也行?”

    程抱一点头,止不住的笑,“问题是它本质还是树,吃起来也一样,不信你可以试试。”

    “那还是算了吧。”应九陌摆摆手。

    “我们继续。”

    “来。”应九陌拿起剑,眼中的迷茫逐渐散开,跟着白川一起大杀四方的感觉正在逐渐流回身体。

    程抱一看着他的样子,挥剑指向对方。

    剑刃碰撞到一起,发出金石之声,交接处,一股无形的气流蔓延而出,应九陌踩着树干回身朝着程抱一而下,就在剑快要刺向他肩膀时,程抱一收起剑,用手掌握住他的剑刃,“等等。”

    应九陌一惊,连忙收回剑,细看程抱一,发现他手掌并未受伤,“你干嘛?”

    “你今天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跟平时一样,坐在床上打坐啊。”

    “赶紧回去,有人进你房间了,你到这里之后,肉身形同尸体,没有呼吸的,现在尽量别让人知道这个地方。”

    “那这剑?”

    “等你一走它自然回变回原来的样子,真的剑可不在这里,你若想要,日后自有机缘。”

    “还有一件事。”

    “说。”

    “这里是什么地方?”

    程抱一将两把剑并排放在树下的矮几上,剑身缩小,变成了两片干枯的叶子,他一扬手,枯叶在风中飘到那片深秋的原野里,和枯黄的干草融为一体,他看着应九陌道,“这里,叫无何有之乡。”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