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永乐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章 学院后山,赛前训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学院,后山。『Δ 课 外书  W!w W.『Ke Wai Shu .>O R G

    应九陌拉着气喘吁吁的白乐到达后山那片空地时,云璟和穆铃央已经到了。云璟盘腿坐在空地上,背靠在一块岩石上,正用软布拭擦手中的剑,剑刃在月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他拿起剑,对着月光比划。穆铃央则坐在一边,将练功的绑腿绑牢,铃铛随着手腕的动作叮当作响。

    白乐一**坐在地上,“你们练,我休息一下。”

    应九陌踢了他一脚,“不要作出一副你刚刚正在练功的样子好吧。”

    穆铃央站起来,走到应九陌旁边,“今天下午我去问了徐师兄,他跟我说了高诚现在的修为,金属性,凝气五层,练的是一般的自创剑法。”

    “自创剑法就是可以到武器店买到的功法玉片,”云璟将手中的剑收入剑鞘,起身道,“这些剑法是修者寻找五行石的途中自创,参差不齐,但也不乏精湛的剑术。不过我曾经见过高诚跟别人交手,普普通通的凝气五层,剑法也很普通,比不上世家传习的剑法。”

    穆铃央抬手撑着下巴,“你进灵者学院时的修为是凝气三层,若是细算下来,跟他差距挺大的,你有把握吗?”

    应九陌笑笑,“不知道,只是我刚进灵者学院的时候,偶然得了一份功法,适合下阶练的那部分能将体内的灵气短时间内提升一到两层,姑且先试试吧。”

    穆铃央好奇心大涨,“有这种剑法吗,提升修为的剑法我只记得要到丹境以上才有,给我看看嘛。”

    应九陌递过一块浅红色的玉片,穆铃央握在胸前,丝丝缕缕的蓝色灵气从她身体里冒出来,钻进她手中,片刻,她睁开眼睛,摇摇头,“这上面有禁制,我打不开,算了,等你练好了再给我看吧。”

    云璟跳下休息的空地,到下面更宽阔的地方,对应九陌道,“你挑战的高诚跟我一样是金属性,等你剑术练好,可以跟我切磋,找到感觉,比赛的时候顺手一点。”

    应九陌点头,云璟没有再跟他们说话,兀自在月光下挥舞手中长剑,一招一式,简洁明快,颇有些爽利的味道。穆铃央站在上面,盯着下面舞动的云璟,右手绕着垂到肩上的细碎头发,“我们以后找一个可以开出花的木属性队友,然后在云璟练剑的时候把花开在他身边,你看看这身段,简直美死了。”

    云璟的剑反射着月光,从穆铃央眼前掠过,晃得她往后退了一步,她放下手使劲一跺脚,“开个玩笑嘛,小气鬼。”

    说完忿忿的走到一边,手腕上下翻动,地面升腾起乳白色的水汽,在她手中凝结,变成一颗**的泛着蓝光的水珠,右手一挥,水珠往旁边一颗树飞去,啪的打在树干上,留下一个新鲜的坑。然后她又吸起地上的水,凝成水珠,将眼前的水珠分成两颗,再分成四颗,力道没控制好,四颗水珠哗啦啦的掉到地下,浸入土中。她咬咬嘴唇,继续重复刚才的动作。

    应九陌找了个避风的地方,盘腿坐在里面,在脑海中反复熟记飞羽剑的口诀和招式,然后拿起一根树枝,开始练习。

    月亮穿过云层,又从云层里出来,夜深了,后山丛林里,夜习生物活跃起来,丛林里不时传来蟋蟀的叫声,偶尔还有双眼闪着夜光的猫,倏忽钻出来,又跳到另一堆矮木丛里。应九陌身边是树枝抽打空气发出的呼呼声,打完前八个招式,手中的树枝啪擦一声,碎成粉末。

    斜靠在旁边的白乐已经睡着了,砸吧着嘴,偶尔冒出一个意义不明的音节。应九陌拍拍手上的灰,在周围捡了些大小不一的树枝,堆在白乐面前,燃起一个小小的火堆,又从储物玉片中拿出学院斗篷,披在他身上,然后随意捡起火堆旁的树枝,继续练习。

    穆铃央凝聚的水球渐渐的能分成六颗,随着她的指挥呼呼的飞到对面的树上、岩石上,砸出小小的坑洞。下方的云璟,剑势越来越快,整个人灵动的上下翻飞,在月光下衣袂飘摇,很是好看。应九陌的飞羽剑已经学到的第九式,脑中涨涨的,双手有些酸软,身体发出不能继续往下学的警告。

    手中的树枝再次崩散成碎末,应九陌停下来,坐在火堆旁,从储物玉片片中拿出水壶,大大的喝了一口水,靠在身后的岩石上,闭目休息。

    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眼睛,穆铃央和云璟也已经练完,跟他一样坐在火堆旁,云璟喝完水,将水壶放在身边,摩挲手中的长剑,眼神柔和,火光照进他漆黑的眼仁里,闪闪发光。穆铃央取下手腕上的铃铛,拍打沾在上面的杂草。

    白乐从细碎的铃铛声中醒来,望着眼前的三人嘿嘿笑,“你们说,这样像不像做任务露宿在外的修者啊?”

    应九陌回忆起他和白川一起露宿在外的场景,还有和徐子荣等五人在外的二十天,“有点像,不过还差一块烤肉和一碗茶水。”

    “下次带。”白乐乐呵呵的说。

    “你下次还来,你不是经常说晚睡不好吗?”云璟道。

    “没事,只要开心,晚睡多久都是好的,哈哈。”

    云璟低下头,抱着手中的剑盯着火堆。

    穆铃央像是想起什么,对应九陌道,“你练习的是剑法,你的剑呢?”

    应九陌想说自己的剑自被夺走五行丹之后,就被别人拿走了,但转念一想,多说不如少说,便道,“还没有,我都是用树枝在练习。”

    “普通的树枝哪里能承受得了五行之力。”

    “嗯,确实碎了不少,改个时候去武器铺淘一把。”

    “以我们现在的修为,用不上太好的剑,兵器铺里普通的铁剑就够了。”穆铃央道。

    “我想要把玄铁剑,一般的剑怕不太顺手。”应九陌道,他在还没遇到白川之前,用的就是玄铁剑,然后才是云端剑,用惯云端剑后的某一次他又试了一次玄铁剑,感觉根本不顺手,这大概就是用了好的就再也不想用次的。所以,连玄铁剑他都嫌弃,更不用说是普通的铁剑。

    “云家的剑铺在清安城就有,找不到的话沿途可以问人,但不知道铺子里还有没有货。”云璟淡淡道。

    “这么抢手?”

    “玄铁剑虽是云家普通的剑,但就整片大陆来说,算是上品武器,世家大族还有承云上清这样的势力用得比较多,一般的修者,若没到丹境或更上层修为,是不会想到要去买玄铁剑的,一来普通剑已足够,二来,便是玄铁剑既贵又难买。”

    “云家不是本来就卖剑的吗,老缺货岂不是不太好?”

    “这些年云家铸剑的人正在慢慢变少,所铸玄铁剑都有意不卖给丹境以下修为的人了,主要供给几处较大的势力。现在你在铺子里看到了,都是云家弟子练习时候铸的剑,质量参差不齐,运气不好就会买到又贵又难用的,建议你不要买。”

    “若是玄铁剑都这么难买,云端剑岂不是”

    “所有云端剑都是云家家主所铸,不卖。”

    应九陌盯着云璟手中那把云端剑,“那你这把也是?”

    不是说云璟家是不受重视的旁支吗,为什么还会有云端剑,应九陌在心里默默的想。

    “他那把是他自己铸的。”白乐在旁边骄傲的说,仿佛铸剑的不是云璟,而是他。

    应九陌和穆铃央都有些惊讶,仔细端详云璟手中的剑,那里面散发出的浓郁的灵气,确实是云端剑无疑,两人异口同声道,“这么厉害。”

    云璟抚摸着剑上的花纹,低头不语。

    “借借来看一下可以不?”旁边两人流着口水道。

    云璟将剑递过去,“口水,收一下。”

    剑上的花纹细看的话,确实跟云端剑有些区别,没有那么繁复,但胜在简朴大气,重量似乎要更轻一点,如此便增加了剑的灵活性。剑身修长,应九陌虽然说不清楚材质,但从散发出的柔和光泽便能推断并非凡品。两人一边感叹,一边像流氓一样在剑身上摸来摸去。

    “喂,你们两个。”云璟气笑了,一把将剑拿过去。

    “这把剑可是云少爷十五岁的时候铸成,花了快一年的时间,怎么样,厉害吧。”白乐笑呵呵的说道。

    云璟将剑放在身边,“其实也不全是,要不是我爹从远处带回来的一块上品铸剑石,这剑可能只是把玄铁剑。”

    “得了吧,你也不用谦虚,云家本家有多少用上品铸剑石铸不出一把玄铁剑的草包,比如最近几次来你家那个。”

    说起那个人,云璟眼中的愤怒一闪而过,白乐见状不再提,问道,“你们谁有吃的,有些饿了。”

    “别吃了,你看夜已经深了,还是回去休息,明日还要上课,今天就散了吧,明晚再来。”穆铃央站起来,拍拍粘在身上的尘土。

    从那天起,三人每天夜里都悄悄的到山上练习,白乐有时候也会跟着来,带上些吃的,在火堆边打着瞌睡陪他们,等到练习结束后,又跟着聊两句。

    穆铃央凝成的水珠慢慢的可以分成细碎的很多颗,噼里啪啦的打到远处,也有些威力了;云璟学习的剑法似乎只有那一套,但被他练得如行云流水般,他和穆铃央切磋过几次,到后来能精准的用剑挡住她飞来的所有水珠;应九陌练习了二十多天后,崩裂了无数根树枝,终于能顺畅的将飞羽剑的第一层二十四个招式完整的打出,只是不甚熟练,跟云璟切磋过一次,被完虐。

    不知不觉又过了一个多月,距离灵者学院挑战赛,还有十天。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