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永乐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章 演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乐望着一脸茫然的应九陌,白了他一眼,“你不知道学院挑战赛你还去跟人挑战。『课 外书┡Ww? W.ΔKe Wai Shu .O #R G”

    “挑战赛听起来跟约架差不多吧。”

    云璟道,“嗯,其实就是约架,不过是学校允许的。”

    旁边的穆铃央跟着点点头。

    白乐拉过应九陌,“你别听他们的,我跟你说,学院挑战赛在灵者学院每年举行一次,相当于期末考试,分为试卷考和挑战赛。”

    “我懂了,就是文试和武试。”应九陌点点头。

    “你懂个屁,学院规定,试卷考之后,学院会安排挑战赛,挑战赛有下阶、中阶、上阶的赛场,在学院安排出来之前,同一阶的学生可以自行选择挑战对象,当然,必须双方同意。”

    “哦,那我挑战别人也是可以的嘛。”

    “你有没有听我说,我说的是同一阶,同一阶知道吗?你现在还是下阶,你去挑战个中阶,这是越阶挑战。”

    “以前没有越阶挑战的?”

    白乐摇摇头,“至少最近没有。”

    “学院有规定不能这么做?”

    “这个倒没有。”

    “那不就得了,反正战书都已经下了。”

    “我跟你说啊,越阶挑战可不是闹着玩的,之所以将学生分为三个阶,就说明修为在这之间有很大的差距,所以没人去试。你这样贸贸然去,别说受伤,死都有可能。”

    “不会,我有分寸的,只要学院没有规定不能越阶挑战,我就一定会让他把那桶饭吃下去。”

    “还有,你今天越阶挑战的事,估计不会等到明天就会在整个学院传开,说不定过几天就上小道消息的故事集了。”

    应九陌挠挠头,这倒是有些麻烦。

    穆铃央走到石阶口,对几人道,“那就今晚后山见,别忘了。”

    山下小院,确实如白乐所说,有人总是有意无意的朝应九陌看过来,但眼神中已经不是原先的鄙视,而是****的愤怒,见两人走过来,有意识的拉开距离,隔得远远地,眼中的愤怒更加肆无忌惮。

    跟他们住在一个小院里的学生正在收拾东西,一副要搬出去的样子,其中一人见他们回去,将手中的东西重重的砸来砸去,若不是旁边有人阻止,恨不得直接将东西砸到应九陌脸上。

    学院挑战在灵者学院很普遍,但越阶挑战,特别是一个下阶向一个中阶下战书,的确是非常罕见的,因此,还没等到晚上,这件事就传开了,而且版本越来越多,于是一些以往还跟他打招呼的人,见到他大多狠狠瞪他一眼,然后像躲瘟疫一样离得远远的。

    下阶学生在灵者学院被一些中阶上阶的学生嘲笑惯了,一举一动都符合低微的身份,在绝对的优势面前,只能低头接受,如今应九陌第一个站出来挑战中阶,不论结果如何,必会让下阶受到不小的震荡。

    同院的其他人忿忿的走了,应九陌长叹一口气,白乐望着他笑得很开心。

    “笑什么?”

    “我在想,你这次越阶挑战,即使输了,也会名声大噪。”

    “这有什么好高兴的,况且我也不一定会输。”

    “是是是,少爷也赌你赢,我现在就去下注,买你赢,说不定还能赚一笔。”

    “下注是什么意思?”

    “你不在的时候,我经常去找上一级的师兄师姐们聊天,他们告诉我,学院挑战赛会有学生偷偷下注,买一方赢,你这次的事这么轰动,怎么可能没有人下注,你有钱吗,我顺便帮你一起下?”

    白乐跟他扯了半天,将他拉进房间,鬼鬼祟祟的关上门,从一块储物玉片中掏出几个**子,摆在桌上,“话虽如此,还是要做两手准备,我并不是不相信你,只是在我的认知中,下阶和中阶,确实难以逾越,这些是我爹给我的药,可不是路边上那些药铺骗人的药,这是天医门姜家的疗伤药,说夸张一点,比如这**,起死回生都有可能。”

    应九陌拿起白乐手指的一个细长药**,打开**塞,里面装着两颗药丸,散发着蓬勃气息,“你一天哪来这么多宝贝?”

    白乐双手叉腰,仰着头很骄傲的道,“我爹说了,天下的宝贝都比不上我,这些俗世的东西算什么。不过话说回来,姜家的药是真的管用,虽然并不希望你能用到,但是有备无患总是好的,跟做生意一样。”

    应九陌点点头,将**子放回原处,拿起另一个黑色的罐子,里面装满了小粒的黑色药丸,“这是什么?”

    “这是泻药,治拉肚子特别有效。”白乐努力憋笑。

    “我说,其实你更倾向于我输吧。”应九陌罐子准备揍他。

    “哈哈哈,没有啦,真的,我就是想像一下你吃坏肚子的样子,应该挺搞笑的。”白乐捧着肚子,围着桌子躲避应九陌,小短腿跑得飞快。

    应九陌坐在桌边,“以防万一,我还是去学院问问高诚的修为吧。”

    “这有什么难的,拿着钱去找小道消息呗。”

    “小道消息始终是学院外,最了解他的,应该是灵者学院的人,而且小道消息肯定很贵。”

    白乐歪着头想了一下,“把你从后山送回来那位徐师兄怎么样,现在虽然还是学生,但已经内定为学院先生,肯定能知道不少学生的情况,你去问问。”

    “我也这么想,等过几天去找找他。”

    应九陌说完,看着一直没停止笑意的白乐,“你干嘛这么开心。”

    白乐气喘吁吁的坐在凳子上,对应九陌道,“说真的,你成为修者当然更好,若成不了,一定要来我家酒楼啊。”

    “为什么?”

    “你每天都在搞事情,才来学院一年不到,你看,风风火火的搞了多少全校皆知的事,你这样子的若是到我家酒楼,必定也会让我家酒楼的名气高得一塌糊涂。”

    “来来来,肯定来,顺便把你家吃垮。”

    “你这种食量,能把我家吃垮,太小看我家酒楼了。”白乐手撑在桌上仰着头晃来晃去,打了个呵欠,“不行,我要睡了,等一下你自己去饭堂吃饭,不用管我,还有,晚上走的时候别忘了叫我。”

    应九陌回到自己房间,盘腿坐在床上,闭眼调息,来到那片广漠的原野。程抱一正用地上的树叶在面前的矮几上搭房子,见应九陌过来,手一抖,已经快成形的房子哗啦啦散成一堆树叶。

    “我记得你昨天刚来过,怎么这么快又来了?”

    “这里的时间和外面是一样的?”

    “不一样,可是我知道外面的时间,算一算还没到一天。”

    应九陌找了块草地坐下,远处的积雪变薄了,逐渐露出残雪下面枯黄的草,“我参加了学院的挑战赛,挑战了一个中阶。”

    “越级挑战啊有意思,很早之前倒是普遍,不过近百年来,各个阶的差距越来越大了,下阶挑战上阶,恐怕在现在很出人意料吧。”

    应九陌点点头,“很多人都将我的失败看成定局。”

    “那你自己呢?”

    “我并不认为我会输,但其实我也不了解下阶和中阶到底有什么差距,我之前是丹境,跟着白川四处做任务,别人败在我手里时,从来没有认真去感知别人与我的差距。”

    “嗯,这样,我帮你认识一下从凝气一层到九层的差别,看好啊。”

    程抱一站离应九陌一段距离,抬起右手手掌,身体里丝丝红线萦绕其上,连蓄灵池中飘散的灵气都变成了红色,“为了方便你看,我将身体透明化,你现在看到的就是我体内流动的灵力了。”

    身体里的灵力逐渐变得稀薄,蓄灵池里空荡荡的,只有些白色雾气在其间时隐时现,红线从蓄灵池中飘出,游走在腹部上一点,“这种差不多是凝气一层,这时的修为,体内的五行之力没有多大作用。”

    随后,白色雾气颜色加深,有些淡淡的浅红,游走的灵力飘散到整个身躯,停在四肢中段,“这是凝气二层,拥有的五行之力能够隔绝一部分瘴气,但灵力不能外放,只能起到强化身体的作用,但已经比普通凡体的体质好了很多。”

    白色雾气完全变成浅红色,灵力游走到指间,有一些散发在体外,“这是凝气三层,这时候的灵力是可以外放的,但没有多少攻击力。不过你的不太一样,你体内的灵力跟现在你看到的这个蓄灵池里的一样,但颜色已经跟丹境前期的一样了,也就是纯度更大,像这样。”

    程抱一打了个响指,一束火花在他指间闪现又熄灭。

    “接下来就是凝气四层,”程抱一打了个响指,树下一堆还泛着绿的落叶轰的燃起来,烧成灰烬,“四层较三层来说,变化很大,也是下阶和中阶的分界,因为这时候的五行之力,已经可以应用到战斗中,不过因为不强,所以还是能找到克制之法,比如普通的水,你的修为,现在大概就在这上下。”

    程抱一掌心冒出火苗,一挥手扔到远处的雪堆上,融去一片残雪,“这是凝气五层的,手中的火可以扔出去。”

    蓄灵池中的浅红色逐渐变深,雾气也变得浓稠,程抱一手中的火苗变成火焰,他拿出一把短剑,将火焰萦绕其上,往外一挥,雪地上留下一道焦黑的印记,“这是凝气六层,可以强化你的武器,再往后威力逐渐增大。”

    直到凝气九层,蓄灵池中的雾气已经变成了深红色的液体,隐隐有凝成丹的迹象,程抱一将手中的火焰往外一挥,变成一条鞭子打出去,轰隆一声,四周的雪融化了一大片,连下面枯黄的草也跟着燃起来。

    “再之后的丹境,我以后再教你,今天就只给你看这些。”

    “嗯那若是对方是金属性呢?”

    “金属性啊,”程抱一身体仿佛分成了两半,一半流动金色的灵力,一半流动红色的灵力,“所有属性下阶都差不多,我就不说了,金属性的中阶全是强化,没有外放的技能,所以这时候,功法招式最重要,诶,你发什么呆,在听我说话吗?”

    应九陌收拢张大的嘴,吞了口唾沫,“一个人,不是只有一种属性吗?”

    程抱一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流动的两种灵力,“那只是你们认为的,以后有的是时间跟你解释,现在好好听我说啊。”

    应九陌艰难的点点头。

    “你说你挑战的是中阶,是在凝气几层?”

    “五层。”

    “嗯,五层,”程抱一左手又拿出一把短剑,一层浅浅的金色覆盖在上面,和右手上的短剑来回比较,“金属性凝气五层的极限,火属性四层。”

    两把短剑相互碰撞,右手上的火属性短剑没几下便出现了裂痕,“正常情况就是这样。你现在跟那人比,肯定是必输无疑,但若是练好我给你的剑法,将凝气短时间提升,也不是不可能赢的。”

    应九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程抱一收起手中的短剑,将灵力隐藏,大大的喘了口气坐在草地上,“好久没这么用了,累死我了。”

    应九陌正要对着他道谢,被抬手阻止,“行了,不要道谢了,回去好好练剑,我要休息了。”

    坐在床上的应九陌睁开眼睛,望着虚空若有所思。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