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永乐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章 铸剑世家的故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楼下先生的声音又响起,将应九陌从遥远的时空惊醒过来,睁开眼睛,也不知坐了多久,窗外天边有些泛白,快天亮了。『课 外书┡W?w W.ΔKe Wai Shu .O R? G先生又在楼下喊,“书楼关闭的时间到了,同学们赶紧收拾一下回去休息,明日还有早课,切莫迟到,书放在书架上,不准带出去。”

    门口小屋里的老师依旧一副严肃的样子,看着陆陆续续走出去的学生,检查带出去的东西。到应九陌时,还跟他打了个招呼,“小伙子,好久不见,是去做任务了吗?”

    应九陌朝着先生躬身,“是的,谢先生记挂。”

    “哈哈,不必客气,下阶做任务,虽然艰辛,倒也不失为一种锻炼,多学些本事,将来有好处的。”

    “学生记住了,多谢先生。”

    “好了,吃点东西赶紧回去休息吧。”

    “学生告辞。”

    走出门,依旧是一副学生都走完的景象,回到小院,应九陌拿出那块淡红色的功法玉片,举到眼前,玉片在黑暗中盈盈发光,将灵力贯注其中,发出细微的咔嗒声,储存在玉片中的功法随着他贯注的灵力回流,涌入应九陌脑海中。剑法的口诀、招式在他脑海中一一闪现,应九陌闭上眼睛,一边默记口诀,一边浏览脑海中的招式。

    这是一套名为《飞羽剑》的剑术,一共分为七层,剑式并不复杂,应九陌现在的修为,能看的只是第一层剑法,一共二十四式,记起来不难,多是些基础的招式,费不了多少灵力,但连在一起又能将已有的灵力发挥到极致,对于在凝气三层即将突破到四层的应九陌来说非常合适。

    看完第一层剑法,后面的被一股灵力阻隔,应九陌的灵力撞上去被弹回来,在他脑中嗡嗡作响,似在警告。应九陌撤回灵力,玉片上淡红色的光消失了,变成一块浅红色的玉片,静静的躺在他手上,应九陌将它捏在手里,脑中模模糊糊的想着改天到后山偷偷的练习,然后就偏过头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应九陌从出门打水洗脸,到进饭堂吃饭,再到爬那一千二百多个台阶,再到坐进学堂听先生讲学,始终感觉周围人的目光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每当他转向目光所在时,那个地方的人必定低下头围在一起窃窃私语,或是转头看向其他地方。

    白乐在旁边看着他嘿嘿傻笑,用胳膊肘捅了捅他,“怎么样,我说得不错吧,不过这些都是下阶的做法,他们不知道你能力到底如何,又不敢亲自来试,只能这样窃窃私语,等着哪个忍不住的人来正面对你。”

    先生走进学堂,将手中的书卷放下,抬起头正好看见应九陌,“这位同学可是请了不少时间的假啊,记得找其他同学补一下,学不好到考试的时候先生可不会帮你的。”

    那些学生自先生找应九陌说话时,就双眼放光,再到老师随便说了几句便没有再提跟应九陌有关事,他们放光的眼睛又慢慢变得暗淡,随后懒洋洋的挪到自己的座位上,拿出书本一边打瞌睡一边听先生在台上慢悠悠的讲学。

    “喂。”应九陌朝听课听得很认真的白乐扔了个纸团。

    “干什么?”白乐不耐烦的转过身。

    “先生说考试,考什么?”

    “就八十一个永乐州的地点,还有灵者修炼的级别,灵者学院的历史,再考一点永乐州上几方势力比如承云、上清的基本常识。这些在先生讲的故事里都有,你认真听,很简单的。”

    “一点都不简单好不好,说好的下阶灵体将来只能待在永乐州做大富人家的小厮呢,灵者学院的历史也就罢了,为什么要知道八十一个永乐州的地点,还有修炼的级别,承云、上清的基本常识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学永远也用不到的东西。”

    “当然是为了考试啊。”

    “嗯你等等,那考试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让你记住这些东西啊。”

    “这些以后用不到吧?”

    “有些还是能用到的,比如说你到我家酒楼,若是知道点天南地北的东西,不是能跟客人聊两句,客人一高兴,下次还来,或者打赏你钱,不都是好事嘛。”

    “我你算了算了,听你的课吧。”

    “啧。”白乐扬起手,做出一副要揍他的样子,台上的先生咳了两声,又乖乖的坐好,继续津津有味的听先生讲一个铸剑师家族的故事。

    “那时候,这两个铸剑世家可是不相上下,风光无限,后来,谁曾想,几百年之后,却只剩下云家一家,你们知道怎么回事吗?”

    下面的学生极为配合,拖着长长的声音回答,“不知道~~”

    “那这就是我今天要给你们讲的,唐家和云家的故事。”

    “根据记录者的记载,很久很久以前,云家和唐家的两位先辈都是灵者,一起寻找五行石,修为都很高。各自成家以后,又开始研究上古时期的铸剑之术,这铸剑之术是他们寻找五行石途中无意得到,两家都没有私心独占,于是就共同研究,将铸剑术延伸出了两派,在此基础上有了自家独创的铸剑术,很快便扬名整个大陆,前来购买唐云两家所铸之剑的人络绎不绝。”

    “这两位先辈去世后,铸剑术便一直往下传,但是后代子孙们不像两位先辈一样同心同德,再加上两个家族子孙后代愈发壮大,总不会所有人都一条心,所以,渐渐的就有人生出独占上古铸剑术的心思。”

    “这种心思一旦形成,便自然会在家族中生成赞成和反对两派,最终,两家爆发了争夺战,估计也伤了不少人。好在两家家主还遵守着先辈的嘱托,为了不再因上古铸剑之术争斗,便在一次家族祭祀上,将铸剑之术封印在了某个地方。”

    “不过两家的嫌隙终是没有完全修补,渐渐的便没有了私下来往,只在一些正式场合会面,维持着场面上的和谐。即使如此,云家和唐家的剑法,依旧响彻南北,他们铸的剑,在对抗魔族的大战中,为抵御的修者增加了不小的助力。”

    “可是渐渐的,人们发现,唐家铸的剑,变得越来越差,甚至都比不上一般人家铸的剑,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下面的学生摇摇头,眼睛直直的望着先生,等待他继续往下讲。

    “唐家自发展壮大,成为铸剑世家以后,因为一次家族继承人争夺险些分崩离析,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发生,定下了一个规矩:唐家家主,须由长房长子担当。你们知道定下这个规矩有什么好处和坏处,来,谁来说说?”

    “我,我,我,”台下几个学生非常活跃,纷纷举起手,想要回答先生的问题,白乐也在其中,兴奋的挥着胖手。

    “好,你先来说有什么好处。”先生随意指了一位坐在靠后的人。

    学生从座位上站起来,朝先生躬身行礼,然后道,“既然是为了防止继承人争夺,这条规矩正好断了其他后人想要当上家主的路,没有当家主的念想,那么就不会有争斗,说不定会将心思放在扶持家主身上,让整个家族壮大。”

    “很好,坐下,下面由其他人来说说有什么坏处,你来。”先生指向白乐。

    白乐高兴的站起来,朝先生行了一礼,道,“长房长子担任家主之职,虽免除了继承权的争夺,但之后产生的问题,却不亚于前者。并不是所有人失去继承权后都会安心扶持家主,还有可能不服从规矩,导致家族散成多方势力,削弱家族。更有可能的是,万一这个长子是个草包,将一个庞大的家族交到草包手中,不亚于自毁。”

    先生捋着花白的胡子,满意的朝白乐点头,示意他坐下,又指了指应九陌,“你也来说说,还有什么坏处。”

    应九陌站起来,朝先生行礼,思考片刻,“还有可能长房长子并不想继承家业,然而自己被困在家主位置上,而想成为家主的人也沉浸在不能成为家主的痛苦中,彼此都想到对方位置上去,最终互相仇视,岂不是两个面的人都没有得到想要的。”

    周围开始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更多的人是不理解,若是有能力坐上家主的位置,有钱有权,受众人景仰,为什么不愿意?

    “嗯,也有道理,坐下。”先生回到讲台,“几位都说得有道理,下面我接着讲。”

    “如诸位同学所讲,唐家自出了这一规定以后,便开始没落,长房长子,让庶出的后代看不到一点希望,于是暗地里便分成了几派势力,然而他们分成几派的目的,却不再是想要铸出更好的剑,而是为了让自己的长子成为派系里的继承人。”

    “主家中,有好几代都不是灵体,没有铸剑的资格,但仍然被推上家主的位置,至于他是不是愿意,我们便不得而知,唯一确认的就是,家主若身为凡体,是铸不出剑的,于是到最后,铸剑术也四处散落,所谓的主家已经没有了主家应有的气魄,便再也凝聚不出原有的辉煌,唐家,便逐渐开始没落。”

    “不过,他们在没落过程中仍然有希望再次崛起的,却被他们生生的磨灭了。在大概三百年前,唐家的一个被分出去的旁支里,出了一位铸剑的天才,那少年铸出的一把剑,在当年对抗魔族的大战中,生生的破了魔族的不死结界,从此以后,世间再也没有不死魔族。那一战,几乎可以成为一个永恒的荣耀,刻在当时在场所有人的记忆里。”

    “这似乎成为了唐家最后的回光返照,然而,本应得到重视的少年,却被当时的唐家继承人视为最大的威胁,在大战后的庆功宴上,这位继承人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反正最后,那位唐家的少年连同他手中的那把剑一起消失了,唐家对此缄口不言。于是,这位少年,连同那把剑一起,如同划过唐家历史的流星,瞬间出现又瞬间消失,这大概也是唐家命该如此吧。”

    “自此以后的岁月里,唐家没落,再到今日,很多人都已经不知道关于唐家的事,而他们现在铸出的剑和云家的剑比,已经是云泥之别。故事就暂尽于此,因为谁也不能臆断以后的事,现在,诸位明白先生讲这个故事想要告诉你们什么道理了吗?”

    “不能拘泥于规矩。”

    “一切地位都是有能者居之,若强行扶弱代强,必定引起动乱。”

    “抛开能力谈血缘继承都会受到惩罚。”

    下面的学生七嘴八舌的开始发表自己的见解,先生摸着胡子,看着下面热火朝天的讨论,露出满意的笑容。山上的钟声响起,到下课时间,先生示意众人安静,“今天就讲到这里,诸位在学业上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下课。”

    先生在学生们的恭送声中离开学堂,应九陌一边收拾桌上的东西,一边跟白乐闲聊,“云璟也姓云,难不成也是铸剑师云家的。”

    “对啊。”

    “刚进灵者学院的时候,我听人说起过,云家有专门的学校,那为何云璟还在我们这里?”

    “他家算是旁支的旁支了,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他爹已经不铸剑了,他家现在全部的重心都在他娘的绣品生意上,我娘很喜欢他家的绣品,经常去找他娘买东西,顺便学学刺绣,虽然绣得很丑。”

    应九陌无视白乐吐槽他娘的绣品,继续道,“莫非是因为旁支,然后不受重视?前车之鉴都还摆在眼前的啊。”

    “人时候能说得准了,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事还少啊,走了,不要想了,先去吃饭,少爷快饿死了。”

    白乐背着布包颠颠的往前跑,顺便还拖着个陷入沉思的应九陌,汇进往饭堂方向而去的人流。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