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永乐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张老板的送亲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雨夜过后,天难得的放晴了,到张家小姐出嫁那日,张老板的小厮早早的牵着马车到秋水芙蓉阁门口,恭候白川一行人,顺便按吩咐,把几人的账结了。』   』 课 外 书Ww*W.┡Ke Wai Shu .^O R G

    马车驶入张老板气派的高楼,停在一个别致的小院前,下人端上茶点,小心翼翼的伺候,不敢有丝毫马虎。院子外张老板吆喝众人办事的声音由远及近,很快便见他喜气洋洋的走进来,朝众人拱手打招呼。

    永乐州的边界上,围着一圈矮墙,高度只到一个成年人的腰部上下,矮墙并不是为了防御什么,只是立在那里告诉州内的凡体们,你们今生只能止步于此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有一座城门,附近是承云军的驻地,维持州内的平和。

    送亲的队伍从永乐州内张老板的宅邸一路吹打到南门,一边朝围观的众人洒下些喜糖和装有一个铜币的红包,引得众人纷纷哄抢。

    对于此次婚礼,即使没有小道消息,州内的男男女女们也是如雷贯耳。州与州之间因为凡体难以往返,嫁去邻州的事少之又少,这是其一;有多达二十人的送亲队伍走出永乐州,穿过他们只在小道消息的故事中听过的森林,这是其二;能花他们想都没法想的重金请来赫赫有名的白川一行亲自送亲,闻所未闻,这是其三;而最重要的,是他们做梦都梦不到的永乐州外的风景,是一种生在笼中对外的向往。

    前方一对高头大马,马头上系着硕大的红绸花,马上的人都穿着喜庆的送亲服。新娘子的红马车跟在后面,马车四周系着红色的流苏,张老板为了热闹,还在几个角上系了铃铛,随着马车叮当作响,应九陌坐在马车上,拉着缰绳,一副马夫打扮。

    马车后是一串驮着嫁妆的马队,红色的箱子,红色的绸花,牵马的下人也是一脸喜庆和骄傲。马队后是张老板的马车,张老板坐在马车里,正在听白川交代什么。再后面是两个骑马的护卫,另有两个护卫在队伍边上来回巡视,时刻注意周围动静。

    城门上负责镇守的几个承云军看着张老板的队伍一路高调出行,心中感慨万千,却不显于脸上,于是面色看起来有些冷淡。送亲队伍过后,留下一地的红色纸屑,为这座灰暗的清水城增添了一抹异彩。

    尾随送亲队伍而来的男男女女,最终在城门口止步,趴在矮墙上肆无忌惮的露出羡慕的神色,甚至还为了没有竞选上张老板的送亲队伍捶足顿胸的后悔,在走出围在永乐州边沿的矮墙后,应九陌突然心中一动,越过马车,越过送亲的队伍,从一片喜庆的红色中举目回头,见到矮墙内的众人,衣衫褴褛,像被捏住脖子的鸭子般拼命的把头往外伸,眼神中的渴望让他像被针刺了一样。

    为什么就不一样呢?

    行走的马车没让他多想,叮叮当当的**打断了他的思路,马不用他驾驶,自顾自的跟上前方的队伍移动。边界矮墙,伸长脖子的众人渐渐淡出视野,四周的风景跟永乐州内没有什么分别,只是少了很多建筑,也少了很多人,显得异常空旷。

    有时候路上还能看得见一些匍匐在地的尸体,拼尽全力的挣扎着想往前再爬一步,永乐州内的生活,总能逼出一些难以忍受的凡体,避过承云军的阻止,想要得到上天的眷顾,然而失败了,只能以这种方式警告后来者。

    不过困在永乐州的后来者看不到,于是离开的前人,就变成他们想要出去的动力,承云军每隔一段时间,便在城门口焚烧这类尸体,只是永乐州的人不愿去相信。

    队伍行了一段时间,灵根只到凝气一层的人开始有些不适,大口喘着粗气,脚步虚浮,脸上浮现出苍白,这是永乐州外初期中毒症状,对有灵根的人,短期内不会致死,但是呼吸间会有刺痛,若在一定时间内不能重回永乐州,则症状加剧,最终和路上的白骨一样下场。

    坐在马车里的张老板,为了打破沉寂的气氛,和白川左一搭右一搭的聊上了,白川自幼在上清修生养性,性格沉稳,没有那几个人性子怪,让张老板放松了不少。

    一个护卫走到马车前,向张老板传达凝气一层的人出现初期中毒的事,张老板吩咐后,在车内着实叹了口气。

    “唉”

    “初期中毒症状即使是修行最低的凝气一层也能坚持两个时辰,况且张老板身上应该还有让他们保命的东西,何故叹气。”

    “上尊,在下冒昧,上清修行,自有洞天知命的尊者,对如今这八十一个永乐州是什么看法啊?”

    “你为什么不会认为,这世间本来就如此?”

    “哈哈,说实在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就是觉得,世间怎么会有一些人去得,一些人去不得的地方呢。”

    “张老板倒是看得真切。”

    “在下年少时,在灵者学院灵根测试中,便是凝气五层,虽然这些年忙于生意,没有认真修行,但是在当时,从众凡体中脱离,受着他们羡慕的目光,着实感觉无上风光。”

    “凝气五层已是中阶,即使不修行也能不受多少波折的安度一生,骄傲也无可厚非,况是年少,轻狂难免。”

    “上尊说得对,可是后来,当我成亲,生了小女之后,这种世间不应该是这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能给小女喜欢的食物,喜欢的玩具,喜欢的衣裳,但却不能给她到永乐州外游玩的自由。”

    白川沉默了,他从上清下山历练已经好几年了,原本以为能参透启天殿里天书残页上的话,不想却是越来越糊涂,现如今,连天书上的字都回忆不起来了。

    张老板见白川沉默,正欲说点其他的,驾驶马车的车夫突然停下,车内随着急刹使劲晃荡了一下。

    张老板稳住身形,掀开马车帘子问车夫,“怎么了?”

    “回老爷,刚刚跑过一群兔子,马有些受惊了。”

    回到马车内,白川也正透过帘子向外望,张老板坐到一侧的兽皮垫子上,用手摩挲着上好的皮毛,“一群兔子,看皮毛成色也不错,若非今日大事,抓起来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白川望着他,忍不住笑了。

    “上尊见笑了,做了几十年皮毛生意,现在看到长毛的活物,都想着能不能扒下皮毛卖个好价钱。”

    “张老板这皮毛生意,在南边的永乐州之间真是风声水起,我们接任务时路过一些城,好些都有你家皮毛的分店。”

    “哈哈,那正是我与上尊有缘。不过虽有多家分店,这捕获饲养的成本也高,单是雇人去打猎,还有在永乐州外饲养幼崽,就基本上花掉了卖价的一半以上,还不算上对伤亡者的赔偿。再者,卖皮毛必杀生,如今,愈发不想做了。”

    “我见永乐州内带皮毛的动物不多,何不饲养些小的,卖给别人观赏。”

    “早些年做过,穷人养不起,只能卖给富有的人,开始卖得还算顺畅,可这些小东西啊,似乎天生就有感知,养不了多久,不管怎么精贵喂养,总是想方设法往永乐州外跑,后来,就鲜有人买了。”

    “万物皆有灵性,天性使然。”

    “谁说不是呢,可是啊,您看,连这些畜生都能在永乐州外自由行走,人为什么倒还不能,这老天眼中的众生,到底是些什么?”

    马车外的护卫骑在马上,警惕的观望四周,马夫牵着驼有嫁妆的马蹒跚而行,时不时悄悄发出干呕的声音,脸色苍白,神情痛苦,眼中却是满满高兴,宽阔的路面,茂盛的草木,湛蓝的天空,五颜六色的花朵,草丛间偶尔窜出的动物,都让人感觉到生命的活力,凝气一层,决不可能单独出永乐州,能出永乐州的人,也绝不会带着一个修为这么低的人出来,所以,即使痛苦,此行也值得。

    也许是此行有太多满怀期待的人,上天似乎没有太为难,在走过一片大平原之后,一座巨大的森林出现在众人眼前。树木高大挺拔,郁郁葱葱,再走近时,林间飞鸟叽叽喳喳,成片飞出,又成片飞回,在天空肆意划出轨迹。

    张老板看见森林,掀开马车窗让护卫暂停。送亲队伍停在森林前,暂时休息,分发干粮。走了一段路之后,不止是凝气一层的人,连二层三层的人都出现了初期中毒症状,面色苍白,呼吸一次皱一下眉头,但仍然坚持睁开眼睛,不遗漏周围任何一处风景,一边啃着干粮,一边抽气。

    从马车一角拿出一个箱子,白川没有猜错,这是他专门通过小道消息得到的方法,能让送亲队伍顺利的通过瘴气森林。箱子一打开,白川便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是他在上清后山深谷中经常接触的林间水,心中泛着一阵怀念。

    其实白川还有一点没有想到,林间水只对灵者有效,对于凡体没有任何保护作用,张老板不知花什么的代价,从上清丹鼎宗求得一颗丹药,给了他女儿暂时隔绝瘴气侵蚀的能力。

    喝下林间水后的众人,面色恢复正常,原本刺痛的呼吸消失不见,抵御痛苦的精力转化到欣赏四周风景上,让他们更觉得此行不虚。

    休息一阵之后,喜庆的送亲队伍进入了被绿荫遮蔽的森林,而森里的某处,几双眼睛缓缓睁开。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